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八十七章斩克落

  子时,深夜!
  好似弯钩一般的银月,挂在天际之上。
  “时间差不多了!”
  沙哑的声音从华雄嘴里发出,此时的他手持一柄血色长刀,双目直视正前方的克落大营。
  他身后万余名西凉健儿,更是犹如雕塑一般,默默矗立在原地。
  他们在三个时辰之前,便抵达了此处,但华雄为了减少麾下儿郎的死伤,便采取了最为保险妥当的夜袭战术。
  “儿郎们,随我马踏敌虏!”
  华雄再次暼了一眼,天空中那轮惨白的弯月后,便沉声下达了夜袭的命令。
  “诺!”
  随着华雄的命令,万余名西凉健儿,纷纷拔出雪亮的弯刀,然后嘶吼着冲向了克落大营。
  在惨白的月光辉映之下,此时的西凉铁骑,仿佛化身成了一匹匹凶悍的草原巨狼。
  “什么人!”
  一队值守的西楚骑兵,很快就发现了冲击大营的西凉铁骑。
  他们举起火把,想要辨认身份之时,一柄柄雪亮的弯刀,已然划破了他们的脖子。
  “啊!”
  殷红的鲜血,瞬间点亮了漆黑的夜晚。
  “杀入大营,一个不留!”
  脸色凶残的华雄,一边出声怒吼,一遍挥起手中血色长刀,猛击克落营寨的大门。
  血色刀芒呼啸如风,接连不断的砸在寨门之上。
  “嘭!”
  终于在一声巨响之后,寨门直接被砸成了碎片。
  华雄身后万余名西凉健儿,则趁机杀入克落大营。
  如同暴雨般的马蹄声,骤然响彻在了大营之内。
  无数被惊醒的西楚士卒,还没搞清楚状况,便直接被雪亮的弯刀,割去了头颅。
  殷红的鲜血肆意流淌,凄厉的惨叫犹如蝉鸣。
  “刷,刷!”
  脸色凶残的华雄,手中血色长刀呼啸飞舞。
  不过盏茶的功夫,便有数十名西楚骑兵,倒在了他的马蹄之下。
  “去死吧!”
  就在这时,一名西楚偏将挺着一把长枪,便向华雄杀了过来。
  长枪仿若毒龙一般,直刺华雄腹心而去。
  “哼!”
  脸色蜡黄的华雄,冷哼了一声。
  手中血色长刀爆起一阵寒芒后,直接迎向了向他刺来的长枪。
  “嘭!”
  一阵金属摩擦声响起后,那名西楚偏将,直接被华雄手中血色长刀,压的双膝跪了下去。
  虽然他和华雄同为通神六重武者,但是战力却不可同日而语。
  身为橙色品质的华夏人杰,华雄可以在他这个境界,斩杀通神巅峰强者,如果他身旁有西凉士卒,为其凝聚煞气的话,宗师他也不惧。
  “蝼蚁之辈!”
  华雄嘴角微撇,然后手中血色长刀猛然抬起。
  “嘭!”
  血色长刀猛然落下,一股无匹的巨力,瞬间爆发了开来。
  “啊啊啊!”
  那名西楚偏将顿时惨叫出声,他的半个躯体直接炸开,他根本就承受不住,华雄爆出真气之后的恐怖巨力。
  “你找死!”
  此刻早已惊醒的克落,目睹了这惨烈的一幕之后,不由暴怒开口。
  一身通神巅峰强者的气势,瞬时在他身上爆开。
  他挥舞一柄森寒巨斧,向华雄腰腹之间斩去。
  巨斧所掠之处,空气都发出了不堪的爆鸣声,要是华雄被这一斧头砍中,那绝对是要死翘翘的。
  “嘶!”
  华雄目光一凝,连忙催马倒退,同时手中血色长刀,竭力抵挡那横扫而来的巨斧。
  “嘭!”
  刀斧相交之时,一股庞大的气劲,猛然在二人周身炸开。
  “给我死开啊!”
  华雄怒吼一声,全身的真气在次凝聚爆发,手中血色长刀更是接连爆出寒芒。
  砰!
  又是一阵闷响声后,持着森寒巨斧的克落,连连倒退了数步之多。
  就在刚才他只觉得一股无穷巨力,猛然从血色长刀之上爆了开来。
  “秦国人,你很不错嘛!”
  微微喘了两口气后,克落语气阴森的开口说道。
  “你也很不错,但也就仅仅不错而已!”
  华雄语气嘲讽,手中血色长刀拖与地面之上,一股股恐怖的气势,不断在血色长刀上汇聚。
  “眼尖嘴利的秦国人!”
  克落冷哼一声,手中森寒巨斧,再一次以雷霆万钧之势,向华雄砸了过去。
  巨斧这种东西,本就属于重兵器,此刻加上克落的真气增幅,这一斧头的力道,已然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脸色蜡黄的华雄,眼睛微微一眯,然后纵马倒退而去。
  这一斧的力量太过巨大,他要是正面硬刚的话,怕是没有他好果子吃。
  “嘭!”
  一道轰然巨响炸开,只见华雄刚刚策马所立之地,出现了一道恐怖的裂缝。
  “在来!”
  克落怒吼一声,手中巨斧接连挥出,庞大的气劲在他周身之外肆虐。
  一道道恐怖的裂缝,好似丑陋的伤疤一样,在他周身的地面上形成。
  他就好像一个压路机一般,破坏着坚硬的地面。
  而拖刀倒退的华雄,也没有反击的意思,任由巨斧在他身旁肆虐,他只是不断的往血色长刀中汇聚真气。
  他在等,等一个机会!
  等克落露出破绽之时,他手中的血色长刀,便会直接取了克落的性命。
  “呼呼!”
  一连挥击出上百斧,就算是克落这样的通神巅峰强者,此时也稍稍有了些疲惫之意。
  他巨斧砸于地面,口中气息也稍稍有些紊乱。
  就是现在!
  华雄见此情形,眼中爆射出一阵精光。
  手中血色长刀,猛然间于地面上挥了过去。
  一道恐怖刀芒瞬间形成,一股浓郁到极致的杀意,死死的锁定住了克落。
  拖刀计之下,没有人可以生还!
  “这是什么妖术!”
  克落此时只感觉心头震恐,一股莫大的恐惧,瞬间笼罩在了他的心头之上。
  他的真气仿佛也受到了惊吓一般,变得软趴趴无力至极。
  “铮!”
  一道铮鸣之声传出,然后便见血色长刀,瞬间就贯穿了克落。
  “我不服!”
  随着这一道不甘的怒吼声,克落的躯体直接被斩成了两半。
  拖刀计,回马枪,杀手锏,这些秘传之技,皆是战场搏杀大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