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四十六章风

  “杀!”
  史万岁冷声下令,手中马槊更是横于胸前。
  身后万余名鹰扬骑士,得令之后便纵马,迎向了冲击而来的西楚万骑。
  “嘭,嘭,嘭!”
  第一波的冲撞之中,毫无例外敢阻挡在鹰扬骑士面前的人,统统被撞的粉身碎骨。
  几十斤重的玄铁盔甲,在加上系统骏马的冲击之力,岂是那些半民半兵的西楚人可以抵挡的!
  “啊!”
  一名西楚骑兵头部,直接被马槊砸成了浆糊。
  而他拼死挥出去的马刀,则在他的对手铠甲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白痕。
  马槊这种重型武器,配合上有先天修为在身的鹰扬骑士,简直就是完美搭配。
  西楚人的骑兵主要是靠拉扯,慢慢拖垮敌人。至于正面交兵,他们的战斗力其实是很成问题的。
  士卒普遍是牧民,没有接受过正统训练,兵器也是极为简陋,而且并不统一。
  至于身上的防护措施,就更可笑了,大部分西楚骑兵,连个像样的皮甲也没有。
  至于说修为,你指望前一刻还是个牧民的人,能有多高的修为。
  当然西楚也有职业的骑兵,那是他们的王牌骑兵,号称为魇甲重骑。
  当初重创河东骑士的就是魇甲重骑。
  “踏,踏,踏!”
  正面接触的战场之上,处于巨大劣势的西楚骑兵,并没有溃退。
  反而是犹如草原上的野狼一般,一遍又一遍的冲击鹰骑军阵。
  虽然可笑但是他们的悍勇程度,确实令人称道。
  “砰,砰,砰!”
  后至的数千鹰扬骑士,如同一头头疯狂的野牛一般,在西楚骑兵队伍中横冲直撞。
  任何敢于阻挡的人,都会被撞个粉碎。
  两个西楚万骑那自己的性命,活生生的拖住了鹰扬骑士。
  “兀乐脱,必胜!”
  一名名西楚骑士喊完之后,便带着决死之心,冲向了鹰扬骑士。
  整个正面战场极为惨烈,倒毙的尸体和碎成肉泥的战马,随意的堆砌在一起。
  猩红的鲜血顺着官道上,因干旱裂开的口子,流淌的到处都是。
  “史万岁,受死!”
  脸色狰狞的西楚统领刻佗,一眼就看到了穿搭于普通鹰扬骑士,不一样的史万岁。
  他沉声怒吼过后,便挥动手中巨斧,朝史万岁挥砍而去。
  他本就天生神力,在加上通神五重的武道修为加持,此时一斧劈出,力道何止万钧。
  “铛!”
  史万岁面目闪过历色,手中马槊亦是分毫不让,直接硬顶巨斧而去。
  双方接触的刹那,便爆出了骇人的气浪,和无数在跳跃不断的火花。
  “小子,有一把子力气啊!”
  史万岁手中用力竟将刻佗的巨斧,缓缓的压了回去。
  而对面的刻佗则是脸色涨红,心里更是如同翻江倒海一般。
  他自幼天生神力,能在单纯气力上稳压他一头的,只有西楚的传说兀乐脱。
  而现在他竟然被一个,大秦人正面给压制住了。
  “可惜,战场厮杀不是,光有一把子力气就行的!”
  史万岁语气平静至极,脸庞之上竟还带着些许可惜之色。
  言语说罢,他抽出马槊一个闪身之后,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刻佗心腹处横扫而去。
  这一击横扫无敌,这一刻血光灿烂。
  系统将领一旦修为高过对方,就极其容易触发秒杀效果。
  虽然史万岁仅仅高了刻佗一重,但无论修为还是气力之上,都不是刻佗可以比拟的了。
  向来悍勇的刻佗,中了这一槊之后,胸腹之处是血肉模糊一片。
  他想开口说些什么,但他没有机会了,他的所有脏器,在那一击之下,早已化作了齑粉。
  就是大罗金仙下凡,也救不了他!
  “扑通。”
  在一声闷响之后,刻佗的尸体从马上掉落,随他一起掉落尘埃的还有那柄巨大战斧。
  “碾压过去!”
  史万岁面目清冷,将马槊上的污血甩出之后,便冷声下达了命令。
  “诺!”
  鹰扬骑士们沉声应命之后,便不在攻击西楚骑兵,转而奋力纵马向前冲击而去。
  至于说西楚人的攻击,那顶多就是给他们挠痒痒。
  “踏,踏,踏!”
  好似钢铁巨兽一般的鹰扬骑士,再次动了起来,大片大片的西楚骑兵,被直接震飞了出去。
  “呜呜呜!”
  就在这时,苍凉的号角声响起!
  西楚联军的主力,在兀乐脱的带领下,正式加入了战场。
  数十万人普通一股巨大浪潮一般,向鹰扬骑士覆盖而去。
  “风,风,风!”
  史万岁面目之上闪过兴奋,亲自带头唱起了古时的战歌。
  而他身后的鹰扬骑士们,也一个个齐声吼了起来。
  苍凉的战歌声中,鹰扬骑士挥动了手中马槊,迎向了如同狼群一般的西楚骑兵。
  曾几何时他们的先祖,也是吼着这个苍凉的战歌,将一个个敢于向中央天朝挑衅的游牧民族,打垮乃至灭族。
  我们生来高贵,我们是华夏子孙!
  “嘭,嘭,嘭!”
  双方互不相让,战斗从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鹰扬骑士凶猛如虎,往往一人便能横扫数十联军军士,坚固的盔甲锋利的马槊,配上远高于联军军士的修为。
  让他们化身成了这个战场之上,最为完美的杀戮机器。
  但是毕竟对面人数很多,鹰扬骑士一个不小心,也会阴沟里翻船。
  那些不怕死的西楚人,用命把鹰扬骑士逼下马后,便有数十柄马刀挥舞而至,连同那名西楚人一起砍个稀碎。
  “嘶!”
  一道惨烈的马嘶声后,一名西楚人飞扑着,将鹰扬骑士撞下了马。
  然后在鹰扬骑士惊讶的目光中,数十柄锋利的马刀挥舞而至。
  鲜血染红了这名骑士的铠甲,这些殷红的鲜血里,不但有些他的血,还有那名西楚人的血。
  “啊,啊,啊!”
  远处的数名鹰扬骑士,目睹了同袍的惨烈死状之后。
  皆仰天怒吼,然后解除身上重甲,持着一柄精钢马槊,在加上一股子血勇之气。
  “给我死!”
  马槊挥舞如风,没了铠甲的桎梏,他们的杀戮效率更快了。
  只是也容易被砍杀至死,他们也是血肉之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