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三十四章兵伐天下

  “兵伐天下!”
  见攻势受阻之后,李嗣业收回陌刀,全身的气势在次凝聚。
  一道道灰蒙蒙的气息,在他的身后显现。
  然后在场的众人,便听到了一阵阵,古老而又苍凉战歌。
  紧接着一辆装载着甲士的青铜战车,猛然从李嗣业的身后飞出。
  驭车的战马,仰啼嘶吼!
  装载的甲士,面目冷酷!
  在滚滚的车轮声中,这辆战车竟直直的向王秀撞击而去。
  这是李嗣业所修功法《兵伐决》,中的大神通!
  据传这兵伐决练到登峰造极之后,挥手间能召出万辆兵车,将对手碾成粉尘。
  只是李嗣业现在修为太弱,只能勉强唤出一辆。
  “真气凝形!”
  “你是宗师高手!”
  王秀看着滚滚而至的古老兵车,不由惊恐出声。
  真气凝形乃是宗师手中的大杀器,不入宗师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挡住这种由真气凝聚而出的形体。
  如果说蜕反和通神的差距,只是婴儿和成年人的话,那通神和宗师的差距,就是蚂蚁和天神了。
  两者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了,宗师在东灵是堪比核弹头的存在。
  也是通神武者毕生的追求,毕竟整个东灵域明面上的宗师,只有四位。
  “砰砰砰!”
  在一阵撞击声中,只见汾阳军中的一号人物王秀,被古老的青铜战车撞成了血雾。
  “宗师!?”
  “我虽不是,但我可杀宗师!”
  李嗣业脸色豪迈,手中陌刀更是爆出凛凛寒光,将他衬托的好似天神一般威武。
  …………
  王秀一死,汾阳军最后的一道心理防线也被攻破。
  这场血腥的战争,在持续了两个时辰之后,才终于落下帷幕。
  秋州城一战!
  汾阳军士的尸体,几乎铺满了整个秋州地域,猩红的鲜血更是染红了流经秋州的汾水。
  地上到处都是,失去主人的战马,和未曾熄灭的篝火。
  当然最多的还是一具具,临死都还在厮杀的军人尸体。
  此战陌刀军阵亡四千多人,重伤一千多人,这支军队的战斗力直接锐减了一半。
  但惨重的伤亡背后,他们取得的战绩,也是极为逆天的。
  汾阳军十一万精锐被斩杀,校尉以上官职者被杀一百三十余人,其中还包括汾阳军的灵魂人物王秀。
  毫不客气的说汾阳,在这一战之后,已经被彻底打废了,青壮几乎全部打光,中上层军官更是全部阵亡。
  他们要想在现王秀刚出师时的盛况,最起码需要三十年的时间。
  …………
  长宁府,西凉铁骑驻地!
  脸色蜡黄的华雄,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之上。
  他的下首位置,坐着数名西凉校尉。
  “将军,大离人又越界了!”
  “这是这个月的第三次了!”
  开口的是一名西凉校尉,他身高八尺面目粗豪,腰间还挂着一把雪亮的西凉弯刀。
  “事不过三!”
  “他大离人敢做初一,就别怪老子做十五了!”
  听到属下的禀告之后,脸色蜡黄的华雄,双眼里闪过一抹凶残的光芒。
  这些时日以来,他的耳旁总是听到史万岁和其麾下的鹰扬铁骑,如何如何了不起。
  和史万岁同殿为臣的华雄,但不至于嫉恨,而是身为武人,他内心里就有一股骄傲。
  毕竟自古以来都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他华雄要让世人知道,他并不逊色于史万岁,他的西凉铁骑同样也不弱于鹰扬骑兵。
  “将军,你的意思是……!”
  那名西凉校尉,脸上浮现出惊喜的神色。
  自从他们来到长宁之后,便被三令五申不得与大离擅自开战。
  而且离开龙城的当晚,同为西凉人的李儒,也亲自去军中拜访了华雄。
  数次告诫他,不得与大离轻启战端。
  “明日正午,全军于大营集结!”
  “目标,大离永春关!”
  华雄微微颔首,如老虎一般的眸子,扫视了一番坐下的诸人。
  “诺!”
  几位西凉校尉皆起身拱手,他们脸上的表情,也皆都跃跃欲试。
  鹰扬铁骑的大名,这几日他们都快听腻了。
  他们要让世人知道,大秦骑兵之中,我西凉铁骑不比鹰扬铁骑弱。
  至于华雄口中的永春关,则是大离边境上的一道关卡。
  常年驻守在此处的大离官兵,约有一万多人,守关的将领名叫陈言,实力也就凑合。
  据说前年才勉勉强强的踏入通神境。
  大离与大秦交界地方的防守,并不严密,甚至可以说是十分薄弱了。
  因为大离人根本就不信,大秦敢向他们伸爪子。
  自从大秦建国以来,面对大离都是被动的防守,导致大秦人对大离有一股从内心里的敬畏。
  可现在的问题是,要打他们注意的华雄,可不是本土的大秦人。
  而是有着炎黄血统的华夏子孙,他怎么可能会畏惧一个土著建立的国家那。
  前几天没动手是给李儒面子,现在你大离人主动送脑袋过来,那就别怪我华雄下手狠了。
  “犯我边境三次!”
  “那我华雄便血屠你三城军民!”
  华雄声音沙哑,令人听着极其不舒服。
  但他的话语却没有人敢小视,凭借西凉铁骑的超强机动性,在加上华雄这位杀伐无敌的将军。
  大离人的边境,恐怕就要永无宁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