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四十五章决战将起

  河西,灵寿城!
  一身戎装的史万岁,站立在城头之上。
  这座城池他很是熟悉,因为这是他第二次领兵攻占此城了。
  上一次是几个月前,他领兵千里袭杀西楚之虎王成。
  也是因为这一战,他史万岁的大名,得以闻名西楚和大秦。
  这次他再度领兵攻陷这座城池,是因为秦羽下达的收复河西之令。
  “将军,西楚联军已然逼近灵寿!”
  一名面色坚毅的军中斥候,正拱手向他汇报军情。
  史万岁兵入河西的第一天,便惊动了兀乐脱这只老狐狸。
  自从上一次吃了一个闷亏之后,兀乐脱便在也不敢小觑史万岁。
  所以这次他一听说史万岁来了,他便集结西楚所有部队,和陈蔡两国联军,以雷霆万钧之势,向史万岁压来。
  “命令下去!”
  “全部鹰扬骑士,随我出城迎战!”
  面色冷峻的史万岁微微颔首之后,沉声发布命令。
  大多数系统将领都没有守城的习惯,对于他们来说最好的防守,便是凶猛的进攻。
  秋州城之战时的李嗣业如此,灵寿城中史万岁亦是如此。
  “诺!”
  军中斥候沉声应命,然后转身大步离开。
  对于史万岁的命令,鹰扬骑士中没有一个人敢怠慢。
  “魔躯刚好需要,这些蝼蚁来洗礼!”
  身着铠甲的史万岁,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凶戾。
  踏入通神六重之后,他便觉醒了其本身功法自带的神通。
  号之为“魔躯!”
  据说此乃天生的斗战之躯,拥有者可在战斗中爆发出,数倍于已的实力。
  …………
  一柱香之后!
  一万名身负玄铁盔甲,手持精钢马槊的鹰扬骑士,从河西重镇灵寿汹涌而出。
  张扬的大秦黑龙旗迎风鼓荡,脸色冷峻的史万岁,纵马于队伍的最前方。
  虽然知道敌人是自己的数十倍,但史万岁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胆怯之意。
  “踏,踏,踏!”
  整个鹰扬骑兵队伍异常沉闷,好似他们身上沉重的盔甲,封印了这些骑士的情感一般。
  在笔直的河西官道之上,只有如同暴雨般的马蹄声,和骑士们不经意间发出呼吸之声。
  “将军!”
  就在这时一道嘹亮的马嘶声响后,一名负责探路的鹰扬骑士,身影利落的翻身下马。
  “有何发现?”
  史万岁沉声开口,冷峻的脸上尽是肃杀之意。
  “将军,卑职看到了西楚联军的部队!”
  “距离我部,不过数里之遥!”
  鹰扬骑士朗声回禀,自己探知到的情报。
  “全军听令!”
  “准备冲阵!”
  史万岁闻言脸色一正,挥手让骑士归队之后,便大声宣布了作战的命令。
  数里对于在平原上,驰骋的鹰扬骑兵来说,刚好是一个完美的冲刺距离。
  “诺!”
  万余名鹰扬骑士齐声开口,声音仿若能撕裂苍穹一般震撼。
  数万柄闪着寒光的马槊,被他们的主人紧紧的握在了手心中。
  “踏!”
  史万岁一骑绝尘而去,身后数万鹰骑紧紧跟随。
  …………
  “嘶!”
  西楚统帅兀乐脱,看着前方卷起的巨大烟尘,眉目不由变得十分凝重。
  他身后数名西楚万骑统领,皆脸色冷峻的看着远方。
  他们这些人从小生活在草原之上,自然明白能卷起这么大烟尘的只有骑兵,而且还得是重型骑兵。
  “刻佗,也真!”
  兀乐脱收回目光,沉声发令。
  虽然重骑兵不好对付,但根据情报,这些隶属于史万岁麾下的,重型骑兵不过万余。
  而今日他集结的西楚联军,坐拥西楚骑兵五万,陈蔡两国精锐步兵七万。
  总兵力达到十二万,没道理吃不掉一个史万岁。
  “末将在!”
  兀乐脱的声音刚刚落下,两名脸上刺着怪异花纹的彪形大汉,便拍马走出。
  “你们二人,领本部万骑!”
  “冲击,史万岁军阵侧翼!”
  兀乐脱脸色凝重,语气也是极为严厉。
  “遵命!”
  刻佗和也真皆拱手领命,然后二人便领着本部万骑,向前方疾驰而去。
  “其余所有军队将领,随本帅正面决战!”
  兀乐脱看到刻佗和也真离开后,便接着发布命令。
  他是一个极其铁血的统帅,刻佗和也真的万骑,说是冲击史万岁的侧翼,其实明白人都看的出来。
  就是让这两个倒霉蛋,那命给大部队争取到足够的准备时间。
  “遵命!”
  十余万人齐声呐喊,而位于这股声音正中心的兀乐脱,却是面色不变。
  两柄硕大的金色铜锤,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兀乐脱手里。
  兀乐脱虽然以智谋周密见长,但是一身武道修为也是惊天动地,他三年前便踏足通神九重,距离宗师不过一步之遥。
  可是由于身躯老迈等诸多原因,使他无缘宗师。
  可是即便如此他的一身战力,还是没有人敢小觑的。
  两柄金花铜锤曾经威震东灵,打的西楚周围诸国,抬不起头来。
  当然这抬不起头的诸国中,也包括以往的大秦。
  上任秦皇时期的悍将刘三刀,曾经率军踏过边境,找兀乐脱挑战。
  结果兀乐脱只打出三捶,便将其活活砸成肉泥。
  至此之后大秦谈起兀乐脱之名,皆是脸色惊慌。
  在西楚诸多将帅中,也只有这个年逾花甲的老头子,做到了以一人压一国。
  “大帅,您要亲自出手吗?”
  一名眼尖的西楚将领,目光惊讶的看向了兀乐脱,手中的金花铜锤。
  在西楚可能有人不知道,西楚人皇的名号,但绝对没有人会不知道,关于金花铜锤的传说。
  “史万岁,是员虎将!”
  “值得老夫亲自动手!”
  兀乐脱眼神平静,脸庞之上也看不出任何喜怒。
  这位征战了大半辈子的统帅,自然看出了史万岁身上,蕴含的巨大威胁。
  在正面对决中,以几乎无损的兵力,吞掉了他西楚一个万骑。
  自此之后兀乐脱便下定了决心,史万岁必须死!
  纵使以自己的性命来换取也在所不惜,他不能让这个大秦将领,继续成长下去。
  他必须要将这个刚刚露出爪牙的猛虎,摁死在大秦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