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三十三章以汝之血,慰吾同袍.

  “给我死来!”
  挣脱了束缚之后,李嗣业嘶吼一声。
  全身气势勃发,此时他的武道境界,经过陌刀大阵的加持,已然到了宗师之境。
  手中陌刀快如流星,所过之处汾阳精锐无不毙命。
  “賊将,猖狂!”
  这时赶至此处的王都,自然也就一眼看到了李嗣业,他也不废话。
  手中大斧携着无穷巨力,向李嗣业脑袋上招呼。
  “铛!”
  踏足宗师之境的李嗣业,全身都得到了大幅度强化,在巨斧将将就要落到他头顶之际。
  他手中陌刀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抵住了蕴含无穷杀机的巨斧。
  同时对面的王都,也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
  还没待他收回巨斧,只见李嗣业的陌刀,已然从侧面斜砍了过来。
  其速度远不是他可以抵挡的!
  “嗤”
  陌刀划过,血光迸射而出。
  王都直接被李嗣业腰斩。
  跟随王都而来的汾阳精锐,看此情形无不胆寒。
  自家将军可是通神三重的武者,却在这个人手上,连回合都没有走过,就被整整齐齐的砍成了两截。
  “随本将军杀过去!”
  收回染血的陌刀之后,李嗣业出声命令还幸存的百余名陌刀军士。
  “诺!”
  陌刀军士齐声怒吼之后,便随着李嗣业向王都带来的汾阳精锐冲杀而去。
  以一百敌三千!
  “嘭!”
  李嗣业速度极快,好似猎豹一般,冲击到汾阳军士面前之后。
  陌刀挥起,溅射无穷血光。
  紧跟其后的陌刀军士,也直接冲入敌阵,抡起陌刀就砍。
  一时竟杀的人头滚滚,双眼血红。
  最疯狂的李嗣业,手持一柄已然卷刃的陌刀,从阵头杀到阵外,沿途无有人敢挡。
  然后有从阵尾杀到阵头,几番来回之后。
  汾阳军士崩溃了,宗师境界的人参与到这种战争,简直就是犯规。
  汾阳兵退却之后,场上还站立的陌刀军士,不过三十余人。
  其余的尽皆战死,身披数十道伤口的陌刀军士,比比皆是。
  “沿途通知,所有分散各部!”
  “给我将阵中,敌人全部格杀!”
  李嗣业声音冰冷似寒铁,手中的陌刀更是有了好几个豁口。
  “诺!”
  …………
  随着李嗣业命令下达,整座陌刀大阵,变成了简易而又高效的杀戮机器。
  所有分散的陌刀小队,也开始疯了一样进攻汾阳精锐。
  “将军,兄弟们顶不住了!”
  在陌刀军的疯狂进攻之下,汾阳军开始呈现溃退之势。
  就连王秀亲自督战的区域,也出现了大批心理崩溃的汾阳军。
  “撤退吧!”
  扫了一眼身旁,各个惊魂未定的将领之后,王秀好似骤然苍老了许多一样。
  自己的军队正面,完全被碾压,唯一的希望王都,到现在也没有任何消息。
  八成也是凶多吉少了,在种种的外部压力下,这位沙场悍将妥协了。
  “撤军!”
  四周的汾阳军士,听到这个命令只后,皆有一种大难余生的感触。
  他们到现在都怀疑,和自己对砍的陌刀军士,是披着人皮的妖魔。
  三万还幸存的汾阳军士,如败家之犬一般,惶惶不可终日的向阵外狂奔。
  …………
  “追!”
  重新换了一柄陌刀的李嗣业,冷冷的开口下令。
  他怎么可能让这些丧家之犬,从他的手上脱逃那。
  他陌刀军要用这些人的鲜血,奠定秦羽的无上宝座。
  “诺!”
  五千余名陌刀军士,从大阵各处走出。
  这些人身上煞气冲霄,手里的陌刀也尽是鲜血。
  这一战陌刀军阵亡四千多人,这四千多同袍亡魂,只有对面所有人的鲜血才可以告慰。
  雪亮的陌刀绽出的寒光,就是太阳在他面前也黯然失色。
  黑色的大秦黑龙旗,也在此刻迎风飘扬。
  五千名杀气腾腾的陌刀军士,以一往无前之势,向溃退如丧家之犬的汾阳军冲击而去。
  “杀!”
  撤退的命令很仓促,所以汾阳军并没有跑多远,所以很快他们就被疯虎一般的陌刀兵追了上来。
  “铛!”
  最末尾的汾阳军士,只能被迫迎战,双方再次厮杀到了一起。
  一个气势如初升之日,炽烈无边,一个犹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
  结果自然不言而喻,很快接战的汾阳军就呈现出了溃退之色。
  他们这么一退导致前面的汾阳军,也受到了影响,让原本有序的撤退,变成了毫无章法的溃退。
  “饶命啊!”
  战场的一角。
  一个被追上的汾阳士兵,惊恐的向陌刀兵乞降。
  可他得到的回应,却是雪亮的陌刀。
  对于陌刀军来说,只有用这些人的鲜血,才能祭奠已经死去的同袍。
  换句话来说就是陌刀军不要俘虏。
  只有死了的敌人,才是一名好敌人。
  而李嗣业的速度更快,他只带着数十名陌刀军士,便纵马冲入了敌阵之中。
  靠着几十匹抢来的战马,李嗣业等几十余人,冲入到了汾阳军的主力之中。
  汾阳军虽然溃退,但王秀率领的八千余人,还勉强保持着建制。
  这只要得益于王秀,先前在汾阳军中积累的巨大威望。
  可现在李嗣业却在其中,来往纵横马蹄踏过之处,无人敢掠其锋。
  “小子,欺人太甚!”
  王秀怒喝一声,忍无可忍。
  拍了一下自己身下的骏马之后,便挺枪直奔李嗣业而去。
  他身边的将领,互相对视了一眼,也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
  马急枪快,红缨耀眼!
  一杆雕刻着白虎的大枪,只刺李嗣业腹心而去。
  王秀是真的怒了,他从军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
  正面打不过你陌刀军就算了,可现在你竟然敢带几十个人,冲击老子本阵,你们这些昏君的爪牙,真的把老子当成泥捏的了吗?
  “砰!”
  李嗣业反应极快,整个人从马上腾空跃起,在落下之时也用出全身气力。
  向王秀横压而去,一时刀光耀眼,气浪勃发。
  位于这股压力中心的王秀,眯了眯眼然后横枪高举过头顶。
  死死的抵住了将要把他劈成两半的陌刀。
  战场搏杀,就是这么凶狠直接!
  一招一式,皆朴素无华,但却是最有效率的杀人招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