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七十八章韦陀临世

  凉州,凤鸣大营。
  “苏伯伯,义父让我一切听您的!”
  脸色稚嫩的秦用,扛着两柄黄铜倭瓜锤,站在一身戎装的苏烈面前。
  他凭借坐下神驹,用了不到一天时间,便从长安赶到了凉州。
  “大帅!”
  “大离先锋部队,已然迫近卧虎城。”
  还没等苏烈回话,一名脸色坚毅的凤鸣校尉,便从营帐外大步走了进来。
  “有多少人?”
  “具体距离是多少?”
  闻言,苏烈顿时将注意力,转到了凤鸣校尉身上。
  “约莫有一万人。”
  “距离卧虎城大概有二十里。”
  凤鸣校尉将具体信息,一一如实禀报给苏烈。
  苏烈听完之后,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现在伍云召兄弟俩闭关,导致他连个能用的将领也没有。(史万岁已经押送俘虏前往幽州了)
  “苏伯伯,您只需给我三千士卒。”
  “用儿,替你摆平这个大离先锋。”
  就在苏烈眉头紧锁之际,一脸亢奋之色秦用,便率先开口了。
  “好!”
  苏烈闻声看向了秦用,紧紧皱起的眉头也不由舒展了开来。
  虽然秦用年纪尚小,但苏烈却不会对他有半点轻视之心。
  “苏伯伯,您且稍待。”
  “用儿,这就替你取了这大离先锋的头颅。”
  秦用温声开口,一点不将那个大离先锋放在眼里。
  “本帅,拭目以待。”
  苏烈脸色含笑,并取出调动兵马所用的虎符,交给了秦用。
  …………
  一个时辰之后。
  狭长的凉州官道之上,忽然卷起了巨大的烟尘。
  一万多名浑似铁皮人的大离狮骑兵,正由此处狂奔而过。
  “砰!”
  就在这时,一柄飞锤突然砸来,数名狮骑兵直接被砸下马去。
  “是谁?”
  智力有些缺陷的田元可,怒目圆睁大声呼吼。
  整个狮骑队伍也在此刻停了下来。
  “是我!”
  秦用扛着两柄黄铜倭瓜锤,从官道侧面纵马驶了出来。
  与他一同出来的,还有三千名全副武装的凤鸣军士。
  “你?”
  待田元可看清秦用相貌之后,不由捧腹大笑。
  “大秦是没人了吗?”
  “派你一个小毛孩子来送死?”
  他虽然智力有缺陷,但大人和小孩还是能分清的。
  他身后的万余名狮骑,此刻也是一阵骚动。
  “大傻子,你笑谁那?”
  秦用勃然大怒,手中两柄黄铜倭瓜锤更是高高举起。
  大傻子!
  听闻这个词之后,田元可瞬间就爆发了,他双眼通红无比,鼻子更是不断的哼哼出气。
  这个词是他的禁忌,上次一个蛮人宗师骂他是大傻子,结果被他活活锤死。
  “小屁孩,你找死!”
  田元可说话之间,便挥舞起了那柄青色巨锤。
  巨锤翻动如飞,带起阵阵恶风,然后直接向秦用当头砸去。
  “玩锤?”
  “小爷可是祖宗!”
  秦用冷笑一声,连真气他都懒得动用,直接以肉身力量,挥动手中黄铜倭瓜锤,向青色巨锤迎了过去。
  “嘭!”
  烟尘飞扬,气浪翻滚。
  只见两柄黄铜倭瓜锤,直接砸中了青色巨锤。
  那一瞬间,田元可如遭雷击,整个身体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手中持着的青色巨锤,也直接被打落了下去。
  “这怎么可能?”
  他看着血红一片的双手,不由惊恐开口。
  仅仅只是反震之力,他的双手就被震成了这样。
  “吼!”
  看到自家殿下如此神武,凤鸣军军士们不由出声狂吼。
  “大傻子,滋味如何?”
  秦用面色倨傲,以手中倭瓜锤指向田元可。
  对于他来说似田元可这等人物,他翻手就可震杀。
  “上!”
  田元可虽然傻,但不至于去白白送死。
  他知道自己不是秦用对手后,便起了围杀之心。
  随着他的命令,一万大离狮骑兵,顿时就如山崩海啸一般,向秦用扑了过去。
  “将士们,跟在本殿下身后。”
  秦用面容之上毫无惧色,沉声怒吼了一句之后,便持锤纵马直接杀了过去。
  “嘶!”
  当他快要与狮骑兵正面相撞之时。
  座下赤焰炎龙驹高高跃起,然后直接跳入了狮骑军阵之中。
  “嘭,嘭,嘭。”
  趁此机会,秦用手中黄铜倭瓜锤,翻动如飞轮。
  不消片刻,便有百余名狮骑兵被他屠杀一空。
  将近四千斤的倭瓜锤,那可真是碰到即死,沾上就亡。
  大片大片的狮骑兵被他锤成肉泥,他所过之处狮骑兵竟向退避。
  “来啊!”
  秦用仰天长啸,座下赤焰炎龙驹,更是高高奋起马蹄。
  四周狮骑闻声皆惊恐后退,无一人敢上前。
  一人之威,以至与斯。
  三千名凤鸣军士也受此鼓舞,与狮骑兵进行了惨烈的肉搏战。
  双方在狭长的官道之上,来回进行拉锯作战。
  “滚开!”
  秦用随意挥起双锤,砸落一名名挡在他面前的狮骑。
  巨锤砸中之时,狮骑兵立时就四分五裂。
  坚固的重甲在黄铜倭瓜锤之下,跟纸糊的一样。
  殷红的鲜血顺着倭瓜锤,流淌的到处都是。
  秦用单人独骑,与大离狮骑阵中来往厮杀,如入无人之境。
  “小杂种,去死!”
  趁乱摸到秦用身后的田元可,奋力挥动手中青色巨锤,直冲秦用后背砸去。
  “嘭!”
  秦用冷笑一声,头都没有回。
  周身真气勃发于身,手中黄铜倭瓜锤,直接就往身后挥去。
  但凭恐怖的战斗直觉,秦用都能确定青色巨锤的位置。
  只听一声爆响,青色巨锤顿化碎片。
  而他的主人田元可更是不堪,除了一颗脑袋还算完好之外,其余的身体部件,已然化成了一摊烂泥。
  刚才他能接秦用一锤,完全是因为秦用想和他玩玩。
  一旦秦用认真起来,高达宗师九重的恐怖修为,和堪称怪物般的无穷神力,田元可只可能会被一天摁死,就像现在一样。
  “賊将已死,众将士随我破敌!”
  秦用面英且伟,仿若韦陀临世。
  现在出声暴喝,更让人觉得振聋发聩。
  “诺!”
  凤鸣军将士齐声嘶吼,然后竭力向狮骑厮杀而去。
  自家殿下如此英武,我等怎能拖其后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