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二十二章镇杀王成

  虽说骠骑营突然遭到袭击,但到底是精锐之师,在偏将的号召下,还是勉强集合起来了五千多人。
  其余的三千多人不是被杀,就是还没搞清状况。
  “将军,集结完毕!”
  偏将在手持黑色巨剑的,王成身边轻声开口。
  “随本将军冲杀出去!”
  王成微微点头之后,便大声开口宣布了他的命令。
  “吼!”
  将乃兵之胆,处于慌乱之中的骠骑营,看到自家的将军之后,便彻底放下心来。
  他们皆高举兵器,狂吼着西楚部落之间的方言。
  “勇士们,冲锋!”
  王成怒吼了一声之后,当即翻身上马,向骠骑营驻地口狂奔而去。
  他身后的五千骠骑营将士,也一个个脸色狂热的,跟在他的身后。
  被马蹄卷起的巨大烟尘,几乎遮蔽了半个天空,轰隆隆的马蹄声,如雨点一般密集而富有节奏感。
  …………
  与此同时,驻地门口的厮杀,依然惨烈。
  双方都是骑兵,可在这么短的距离内,已经没有可能,在次发起冲锋了。
  鹰扬骑士和骠骑营的骑士,基本上已经全部都当步兵打了,他们捉对厮杀。
  令男儿血脉沸腾的肉搏战,在这里演绎的如火如荼。
  鹰骑士是重骑兵,他们在肉搏战上的优势还是蛮大的,在加上他们的武道实力,也远远高于骠骑营的骑士。
  闪着寒光的马槊,更是那些只穿带皮甲的骠骑营将士的克星,往往一马槊下去,他们连人带马具化肉泥。
  殷红的鲜血,已经基本上将骠骑营驻地门口全部侵染。
  碎裂的残肢,和奄奄一息的战马,在此处更是数不胜数。
  “何方宵小,敢来我骠骑营!”
  一道充满怒气的暴喝声,骤然响彻在驻地周围。
  只见浑身布满暴烈杀气的王成,已然纵马飞驰到了战场之上。
  他说话之时,手中巨剑奋力挥起,卷起阵阵令人作呕的血色光芒。
  血色光芒一阵闪烁之后,便猛然向鹰扬骑士阵中,爆射而去。
  “啊,啊,啊!”
  血光如刀,所过之处,数十名鹰扬骑士,立时化作血水,连坐下战马也未能幸免。
  “将军威武!”
  “吼!”
  王成的这一手,彻底让被压着打的骠骑营勇士沸腾了,他们呼喊着王成的名字。
  “勇士们,杀光他们!”
  王成脸色带笑,出声喝了一句之后,又要故技重施。
  他身后的西楚骠骑营将士,也趁机开始反攻鹰扬骑士了。
  双方在此撞到了一起,惨烈的搏杀再次开启,有了王成这一个移动炮台,骠骑营还真有一丝,起死回生的迹象。
  他们奋力鏖战,还真的就稍稍逼退了鹰扬骑士。
  “给我死来!”
  纵马赶到的史万岁,看到王成在肆意屠杀鹰扬骑兵之后,瞬间暴怒。
  手中马槊爆起阵阵寒光,当头向王成身上挥去。
  “铛!”
  正在挥舞巨剑的王成,闻声之后,脸色骤然一变,连忙用漆黑巨剑抵挡。
  剑槊相交,激烈的火花不断的跳跃在其中。
  史万岁这一槊势大力沉,又借马力,所以王成只能勉强抵挡,手中巨剑更是不断发出悲鸣。
  “丧神斩!”
  王成脸色一变,身形暴退的同时,手中的巨剑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猛然向史万岁腰间横扫而去。
  这一剑要是让他成功了,史万岁保准当场腰斩。
  “雕虫小技,也敢献丑!”
  史万岁冷然一笑,马槊刺出直击巨剑剑身,一股沛然巨力在马槊中蕴藏。
  击中巨剑之时猛然爆开,浩大的冲击力,直接让王成一条手臂爆成血雾,手中巨剑更是掉落于地。
  “你是什么人!”
  王成勉力起身,剧烈的疼痛让他脸庞扭曲。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拿一剑居然会落空,他之前凭借那一式,可是斩杀了不少通神将领。
  “大秦,骁果将军史万岁!”
  史万岁冷冷开口,手中马槊只指王成,通神境界赋予武道修炼者的气势,在他身上肆无忌惮向周围横压。
  “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大秦有你这么一号人?”
  王成脸色逐渐变得惨白,大量的失血,已然让他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
  通神强者只是招式爆发出去,有神韵藏于其中,并不是真的像神一样,可以有瞬间止血之类的神通。
  “留着你的话,下地狱吧!”
  史万岁冷声开口,手中马槊高高扬起,然后猛然落下。
  那一刻血光迸发,不可一世的西楚之虎,直接被砸成肉泥。
  那柄漆黑巨剑,也在王成身死的那一刹那爆出血色光芒,然后猛然向远处飞去。
  “邪灵吗?”
  看着向远处飞去的巨剑,史万岁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刚才他同王成交手之时,便已经注意到了这把邪异的巨剑。
  “算了,还是先干正事吧!”
  史万岁狰狞一笑,如老虎的一般的眸子,瞬间就扭向了还在厮杀的西楚骠骑营。
  “鹰骑听令,给我全力绞杀,务必不能放走一个!”
  他出声暴喝的同时,手中的杀戮也从未间断,他马槊挥去的地方,无一不是血肉横飞。
  此消彼长之下,这场战争已然出现了一边倒的局势。
  鹰骑所过之处,骠骑营只能勉力抵抗,然后彻底倒在轰隆隆的马蹄之下。
  半个时辰之后战斗结束,八千闻名于世的骠骑营,彻底成为了历史。
  以往的骠骑营驻地,此刻已然成为了一个血腥气冲天的屠宰场!”
  “将阵亡鹰骑就地安葬!”
  “至于西楚人,砍掉他们的脑袋铸成京观!”
  史万岁环视周遭,沉声开口。
  这一战鹰骑兵直接战死六百余人,重伤一百多人,相当于这一战,直接砍掉了鹰骑四分之一的战力。
  不过西楚人的伤亡却是,八千多具他们的精锐骠骑,和两千多名普通士兵,外加号称西楚之虎的王成。
  这一战史万岁血赚!
  “诺!”
  鹰骑兵们依旧沉默,他们熟练的挑选出自己同袍的尸体,然后开始裂土安坟。
  将这些处理好之好,他们便又化身刽子手,将骠骑营将士的脑袋,一个个的砍了下来。
  然后按照史万岁的命令,将之铸造成京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