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九十八章恐怖的伍天锡

  “域外蛮夷,可敢与我临阵斗将!”
  玉门关下,两军阵前。
  身骑黑色骏马的伍天锡,出声向蛮人军阵处挑衅。
  他虽然山炮了一点,但还没有到白痴的地步,对面域外蛮人的实力,他看的一清二楚,他要是直接纵兵打过去的话,就算能胜,估计也是惨胜。
  与其这样,还不如先行斩杀蛮人大将,挫败其士气之后,在行冲杀!
  希律律!
  伍天锡的挑衅之语刚落,便见手持两柄巨锤的蛮帅青勒,纵马冲出了蛮人军阵。
  “你这秦人,当真是不知死!”
  青勒催马前行,同时举起手中巨锤,指向了伍天锡所在的方向。
  “不知死!?”
  脸色狰狞的伍天锡念叨了两声之后,眼里便突然爆发出摄人寒光,手中混元金镗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向了青勒所在的方向。
  金镗势重,在加上伍天锡气力过人,这一镗之下,四周的空气都传出了不堪重负的爆鸣之声。
  半空中,只见金镗虚影,四周围,只闻风响雷动。
  面对如此恐怖的一镗,青勒的脸色不由变了。
  他挥舞手中两柄乌铁撼天锤,死命的砸向了那混元金镗。
  “嘭!”
  只听一道轰然巨响传开后,素以凶猛著称的青勒,直接被伍天锡手中金镗,给压的脸色通红,手中两柄巨锤,更是几欲脱手而出。
  他接下伍天锡那一镗的刹那,只觉得周身好似被一头太古巨兽冲撞了一般。
  “切!”
  “不过如此啊!”
  看着在自己金镗下苦苦支撑的青勒,面色狰狞的伍天锡,不由嘲讽出声。
  “你不过一个新晋宗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气力!”
  脸色涨红的青勒,此时是一幅见了鬼的神情。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一个新晋的宗师武者,会爆发出比他这个高阶宗师,还要恐怖的气力。
  “留着你这个问题,下地狱吧!”
  伍天锡狞笑一声,手中金镗迅速抽回,然后在猛然击打而下。
  那一刹那,蛮帅青勒嗅到了死亡的气息,直觉告诉他,如果他接不下这一镗,他会死!
  “给我挡住啊!”
  青勒仰天咆哮,同时死命挥舞手中乌铁撼天锤,企图挡下那来势汹汹的金镗。
  “嘶!”
  一道凄厉的嘶鸣声过后,青勒坐下战马直接被压成了一摊血雾。
  而青勒的处境也好不到那去,他被那恐怖的一镗,给直接砸到了土里。
  他此刻的脸色灿若金纸,双手双腿更是止不住的颤抖。
  “在来!”
  看到青勒还没死,伍天锡眉头一挑,手中金镗再次挥舞而下。
  “给我拦住他!”
  喜欢虐杀别人的青勒,此刻终于害怕了,他惊恐的大吼出声,希望他身后的蛮人军士,能拦住仿若太古凶兽一般的伍天锡。
  “吼!”
  听到蛮帅青勒的命令之后,万余名蛮人便嚎叫着,挥舞手中五花八门的武器,向伍天锡的方向冲了过来。
  “呸!”
  “孬种!”
  伍天锡不屑冷笑,手中混元金镗余势不减。
  要是青勒硬气一点,慷慨赴死,他还对其有几分敬意。
  “不要,饶命啊!”
  看着越来越近的混元金镗,青勒此刻真的是屎尿齐流。
  “噗嗤!”
  一道好似西瓜爆裂的声音响起后,身为八大蛮帅之一的青勒停止了嚎叫。
  他的头颅此刻已然成了一摊,好似奥利给的坨状物体。
  “吼!”
  那些向伍天锡冲来的域外蛮人,看到青勒身死之后,非但没有惧怕,反而一个个双眼通红的朝伍天锡扑了过来。
  “凤鸣军,进攻!”
  伍天锡出声暴喝,同时手中混元金镗翻飞舞动。
  “嘭,嘭,嘭!”
  数十名脸色狰狞的域外蛮人,被他凌空抽成了一摊烂泥。
  进阶到宗师境之后的伍天锡,比之以前,更似一头蛮荒巨兽。
  “死,死,死!”
  他也血红着一双眼,不等身后凤鸣军士杀来,便独自一人冲去了蛮人军阵之内。
  “噗嗤,噗嗤!”
  金镗虚影连闪,他周遭数百名域外蛮人,顿时遭了秧。
  在前世伍天锡便号称双臂有万斤之力,在经过人杰召唤祭台强化过后,他的气力不比一头蛮荒巨兽差多少。
  域外蛮人挨上金镗一点,那便立时被那恐怖巨力炸成肉泥。
  “杀啊!”
  正当伍天锡于蛮人军阵中,大杀四方之时,他本部三万凤鸣军士,便持着刀斧撞进了蛮人军阵之内。
  “噗嗤,噗嗤!”
  瞬时间,惨叫响起,血肉纷飞!
  不是凤鸣军士被蛮人砸死,就是域外蛮人被凤鸣军士合力剁成肉酱。
  凤鸣军士虽然实力弱一些,但互相配合的极好,每次攻杀都有一定章法。
  反观蛮人这一方,他们虽然个体实力凶悍异常,但是行军作战毫无章法,全凭一身热血在厮杀。
  “噗嗤,噗嗤!”
  战场的一角,三十名配合紧密的凤鸣军士,以手中沉重的刀斧,砍下了了四名域外蛮人的头颅。
  例如这种场景,在此时的血腥战场上数不胜数。
  “嘭!”
  一名脸色狰狞的域外蛮人,挥舞手中巨大的狼牙棒,直接敲掉了两名凤鸣军士的头颅。
  “噗嗤!”
  他还没来得及开兴,后背脖颈处,便连遭重击,数把锋利刀斧的突然袭击,直接让他的头颅,如同滚地葫芦一般,掉到了地上。
  “在吃爷爷我一镗!”
  此时已然杀红了眼的伍天锡,身受数十创,但依旧悍勇如猛虎,手中金镗更是连连挥舞。
  他手中金镗所掠之处,无不是血肉横飞之景。
  似他这般恐怖的杀戮方式,终于让凶悍嗜血的蛮人,生起了一丝退意。
  他们虽然不怕死,但也不能白白的送死啊!
  “呜,呜,呜!”
  随着沉重号角之声响起,域外蛮人便开始了有序的撤退。
  “铛,铛,铛!”
  凤鸣军士此刻也受伍天锡感染,个个都化作了嗜血的鬣狗,死死的撕咬着想撤退的域外蛮人。
  他们手中的刀斧,更是像不要钱一般,朝域外蛮人身上招呼。
  “追,一个都不能放跑!”
  此刻已然成了血人的伍天锡,厉声开口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