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五十九章诛杀陈瑞

  “陈希,点齐铁军将士!”
  “我想,我们有麻烦了!”
  在听完,那名幸存士卒的叙述后。
  陈瑞猛地起身,大声下达命令。
  虽然确定了不是域外的蛮人,但是根据幸存士卒的话语,那支秦国部队的精锐程度,犹要在铁军之上。
  “诺!”
  全身戎装的陈希,沉声应诺。
  然后转身大步离去,前往铁军大营召集将士。
  …………
  一柱香之后!
  八万名全副武装的铁军将士,如同一股钢铁洪流一般,驶向了凉州边境。
  手持烈火七杀戟的陈瑞,面色凝重的纵马,行进在队伍的最前方。
  几十杆大离雄狮旗,在其身后鼓荡飘扬。
  “希律律!”
  半个时辰之后,一名铁军斥候,身影利落的从马上跳了下来。
  “大帅,前方发现秦国军队!”
  军中斥候大声开口,将侦测到的军情,汇报给统帅陈瑞。
  “他们,大概有多少人?”
  陈瑞脸色不变,沉声开口询问,更加详细的军情。
  作为一个沙场宿将,知己知彼这个道理,他比谁都明白。
  “据卑职估计,应该有三万人左右。”
  军中斥候如实禀报。
  “全军听令,就地列阵!”
  陈瑞挥手让斥候归队之后,便沉声发布了命令。
  他要在此地以逸待劳,将来袭的秦国部队,一口吃掉。
  “诺!”
  数万铁军将士沉声嘶吼,手中利刃寒光四溢,身上铠甲更是熠熠生辉。
  他们列阵完毕之后,便像一道深黑色的铁幕一般,横亘在此处。
  令人望而生畏!
  一身戎装的陈瑞,手持烈火七杀戟,双目直视前方。
  身后数十名铁军将领,亦是跃跃欲试的看着前方。
  “踏,踏,踏!”
  一个时辰后,阵阵轰鸣的马蹄声,开始在周围响起。
  “来了!”
  陈瑞微微开口过后,手中的烈火七杀戟握的更禁了。
  紧接着数十面黑色大秦龙旗,率先迎入他们的眼帘。
  “众将士听令,随我冲杀!”
  陈瑞挥舞手中七杀戟,遥遥指向龙旗所在方向。
  身后铁军将士沉声应诺,然后便手持利刃,随陈瑞冲杀而去。
  …………
  远处,大秦军阵。
  “玄武骑士,正面迎敌!”
  一脸冷峻之色的苏烈,手持玄武巨斧,沉声下令。
  “诺!”
  一千名玄武骑士目光平静,好似根本无视那些,向他们冲击而来的铁军将士。
  “伍云召,领一万凤鸣军士,冲击敌军侧翼!”
  面色冷峻的苏烈有条不紊的,下达着军事命令。
  “诺!”
  俊美无双的南阳侯伍云召,拱手行礼然后纵马驶出军阵。
  开始按照苏烈的命令,对大离铁军侧翼进行冲击。
  “大帅,我那?”
  一脸急切之色的伍天锡,有些焦急的开口问道。
  “天锡,你和我一同正面迎敌!”
  苏烈哑然失笑,缓声开口。
  “诺!”
  伍天锡闻言,脸色转喜。
  对于他这种山炮来说,没有什么地方比战场更适合他了。
  …………
  “杀!”
  在所有命令都宣布完毕之后,苏烈便暴喝一声,纵马持斧向铁军军阵冲去!
  他身后一千名玄武骑士,紧紧的跟在他的后面。
  伍天锡则挥动手中混元金镗,领着一万多名凤鸣军士,跟在玄武骑士后面。
  “嘭!”
  双方距离太短,玄武骑士眨眼之间,便冲入了大离铁军军阵。
  他们挥舞手中铜锤,好似收割庄稼一般,收割着铁军将士的性命。
  高达蜕凡七重的修为,足以让他们在铁军军阵中横行无忌。
  铭刻玄武铭文的重铠,更是将他们武装的好似坦克一般,坚不可摧。
  他们马蹄横行之处,大片大片的铁军将士被屠杀。
  “死来!”
  陈瑞面色阴沉,手中烈焰七杀戟,卷起漫天烈焰。
  猛然向,玄武骑士阵中扑去。
  他很清楚,如果自己在放任不管这股骑兵,那么所造成的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砰!”
  就在这时,一柄苍青色巨斧,横击烈焰七杀戟。
  在一道恐怖的爆鸣声过后,卷着漫天烈炎的七杀戟,被狠狠的荡了开来。
  “你是何人?”
  勉强稳住有些发颤的手臂后,陈瑞双目直视苏烈。
  “大秦,苏烈!”
  苏烈面色平静,手中玄武巨斧横于胸前。
  刚刚的那一击,他便确定陈瑞的修为,不过也就宗师一二重的程度。
  “苏烈!”
  陈瑞念叨了几句之后,手中烈火七杀戟,便猛然袭向了苏烈心腹之处。
  一时烈火焚天,七杀戟好似化作太古炎龙一般,狰狞恐怖。
  可怕的高温肆虐之处,连空气都发出了烧灼之声。
  “你太弱了!”
  苏烈微微摇头叹息,手中玄武巨斧迸发出无穷水气。
  玄武乃是先天水灵之属,天生具有操纵天下水气的功能。
  而秉承玄武气运降生的苏烈,自然也拥有操纵水气的能力。
  只见玄武巨斧高高挥起,携着天地之间的水气,猛然劈向了烈火七杀戟。
  “砰!”
  烈炎迅速消融,七杀戟更是在玄武巨斧之下,随着他的主人被震飞了出去。
  属性克制,在加上苏烈远高于,陈瑞的武道修为。
  直接就形成了碾压之势!
  “噗!”
  陈瑞落马,殷红的鲜血,好似不要钱一般,从他的体内喷涌而出。
  他的目光之中尽是畏惧之色。
  一击,仅仅只是随手一击。
  自己都抵挡不住,这个名叫苏烈的大秦人,恐怕快要摸到那个门槛了吧。
  他的目光越来越明亮,但他周身的气息却越来越弱。
  就好似风中残烛一般,随时可能熄灭。
  “死在你这样的人手中,也不算埋没了我陈瑞!”
  他有些艰难的开口说完之后,全身气息骤然逝去。
  东灵一代兵家宗师,烈火神将自此永远的退出了东灵。
  “当你纵兵入我境内之时,你的命运就已注定!”
  苏烈寒声开口,脸庞之上不见任何起伏。
  “大帅,敌军开始后撤了!”
  已经杀至此处的伍天锡,有些扫兴的开口说道。
  就在刚才,他凭着手中混元金镗,接连扑杀四名铁军将领。
  在铁军阵中来往纵横,竟无一人敢拦截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