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五章大清洗

  “陛下,经微臣查实,端木随安一案,牵扯三品以上官员一百三十二人。”
  “军队与端木家族有染的将领,超七十余人。”
  一名身着青色官袍的年轻男子,此时正面色肃然的,向秦羽汇报他的调查结果。
  他叫范羽,现任大秦刑部郎中,乃是大秦少有的少壮派官员,当初在万岁殿内,反驳那位张姓官员的也是他。
  得知秦羽要严查,端木随安一案之后。他便凭借自身所学,向秦羽推荐了自己。
  “全部处死!”
  “让北军统领华雄动手!”
  面色冰冷的秦羽,将范羽的话听完之后,双眼之中闪过了一丝可怕的杀机。
  他随然知道与端木随安,有牵扯的官员不在少数,可没想到有这么多。
  三品以上官员就有一百多人,几乎占了大秦,三品以上官员的三分之二,至于军队中的将领,与端木随安的牵扯更严重,之所以范羽口中只有七十余人。
  是因为其他与端木随安有牵扯的将领,大部分都在地方,而不在国都龙城。
  现在秦羽还不能动地方上的,只能先把枕头边的,一个个送入地狱。
  “微臣,遵旨!”
  范羽躬身行礼之后,便脚步轻盈的退了下去。
  ………………
  北军是大秦王朝的禁卫部队,主要的作用就是拱卫皇室。
  第一代的北军骁勇善战,跟着秦国太祖南征北战,立下赫赫功勋。
  可惜时过境迁,现在的北军虽然,也能在秦国称得上精锐,可实力早就不复太祖之时了。
  北军分为八营,满编四万余人,士兵的来源基本都是,秦国的良家子弟。
  “将所有北军士卒,集结到校场,本将军要亲自检阅。”
  接收完西凉铁骑之后,华雄便被秦羽一脚踢到了北军,让他务必将北军训练成一支精锐之师。
  “诺!”
  八名校尉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便异口同声的回禀了华雄。
  两刻钟之后,北军士卒才勉强在校场集结完毕,这些士卒一个个吊儿郎当,互相交头接耳议论着,新来的统领。
  “所有士卒,全部闭嘴!”
  “若是在交头接耳,立斩不赦!”
  华雄站在校场的中央位置,面色那是相当难看,他没想到一个国家的禁卫部队,能垃圾成这样。
  集结起来拖拖拉拉就算了,连最基本的军纪,这支军队都不遵守。
  北军的八名校尉,脸色也是相当的精彩,自己人知自家事,自己手下的兵,是什么货色,他们心里很清楚。
  华雄的这两句话,还是有一定作用的,校场内的骚乱小了一点,但依然很猖獗。
  “出来吧!”
  华雄向大营四方,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之后,便见一千五百名西凉铁骑,纵马奔驰到了他的身后。
  雪亮的西凉弯刀,配上西凉铁骑如狼似虎的眼神,使这群北军士卒,犹如被掐住了脖子的鸡一样,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从今以后,这些西凉铁骑,就是北军的执法队,如果再次发生这种情况,他们会直接冲进你们营内进行屠戮!”
  华雄如老虎一般的眸子,狠狠的扫向了噤若寒蝉的八名校尉,和数万名北军士卒。
  “诺!”
  各营校尉齐声称是之后,便老老实实站在华雄的身后,不敢在发一言。
  看到他们这个表现之后,华雄的脸色才稍微好转了一些。
  “报,将军!”
  “营外有一人说奉了陛下旨意,前来征调与您。”
  就在这时一名,负责值守的北军士卒,快步跑到华雄的身边之后,便沉声向他禀报了这件事。
  “陛下旨意!?”
  听到这四个字之后,华雄便即刻,领着一千五百名铁骑,浩浩荡荡的向北军大营外开去。
  “嘶嘶撕!”
  片刻之后,华雄便一个鹞子翻身,稳稳的从战马之上,跳了下来。
  “见过,华统领!”
  华雄刚刚站定,便见一脸肃然的范羽,便沉声向他拱手行礼。
  “陛下有什么旨意?”
  面色蜡黄的华雄,打量了一眼范羽之后,便直奔主题询问起了,范羽带来的命令。
  “陛下,让将军您跟随我,捕杀,与端木随安一案有牵扯之人。”
  范羽脸色郑重,语气也是不卑不亢,一个文人竟丝毫没有在,如狼似虎的,西凉铁骑面前露出胆怯之色。
  “既然这样,那就请你带路吧。”
  华雄沉声说了一句之后,便准备翻身上马,跟随范羽捕杀罪人。
  “统领,我……我不会骑马!”
  范羽说到这里的时候,脸色有些扭捏,他自幼寒窗苦读,哪里会什么马术啊。
  华雄有些好笑的,看了一眼范羽之后,便挥手让一名西凉铁骑,载着范羽在前头领路。
  一切完毕之后,一千五百名西凉铁骑,便杀气腾腾的开进了龙城各个官员的府邸之内。
  一场场破家灭门的惨剧,不断的在今日的龙城之内上演。
  这场波及数千人的杀戮,一直持续到了傍晚十分。
  秦羽的命令是十分残暴的,他秉承着一人有罪,全家株连的原则,往往一名官员犯事,就要全家为之陪葬。
  这也是为什么牵扯官员只有百名,而被杀的人数却几近万人的原因。
  之所以下达这么残酷的命令,倒不是秦羽心理变态,而是现在这个局势,只能快刀斩乱麻。
  一刀切下去,你就算有忤逆之意,也只能去地狱了。
  这一天无数大秦官员,紧闭家门烧香祈祷。
  “统领,已经全部捕杀完毕了!”
  脸色有些苍白的范羽,涩声对着华雄开口说道。
  虽然他认为秦羽做法没错,可当他真正看到,那一幕幕血腥的场景之后,他不禁有些惊恐。
  无数人惨死在他的面前,幼儿们用怨恨的眼神,看着自己,无数官员临死前,咒骂自己助纣为虐,当暴君走狗,不得好死。
  “范郎中,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
  “这些人是自己罪有应得!”
  骑在骏马上的华雄,似乎是看出了范羽的内心的想法。
  “嗯!”
  范羽失魂落魄的应了一声之后,便起身向华雄告辞而去。
  “我们也回营!”
  看着范羽离开的背影,华雄摇了摇头,然后沉声向自己身后的西凉铁骑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