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八十九章八大蛮帅

  “踏,踏,踏!”
  片刻过后,如暴雨般密集的马蹄轰鸣声,顿时在蛮人营地周围响起。
  “什么人!?”
  数百名负责值守的域外蛮人,皆抄起手中武器,目光不善的盯向了马蹄声传来的方向。
  这百余名蛮人皆有先天九重到蜕凡三重的修为,他们手持巨大的狼牙棒,身着苍青色兽皮制成的铠甲。
  “死!”
  只听一声暴喝响起,然后便见一杆白色寒蛟戟,如同雪里飞舞的蛟龙一般,带着阵阵的破风之声,砸向了域外蛮人聚集之处。
  “砰!”
  寒蛟戟又快又狠,所掠之处,数名蛮人直接被砸的筋销骨短。
  殷红的鲜血,瞬间乍现而出。
  “你们找死!”
  域外蛮人看到自己同伴身死之后,眼睛瞬间变得通红无比。
  他们一个个嚎叫着,挥舞手中巨大的狼牙棒,向郭盛等人冲了过来。
  “杀!”
  郭盛怒喝一声,率先纵马持戟杀了过去,他身后八百名玄武骑士,亦是神情冷漠的迎了过去。
  “砰砰!”
  一杆画戟仿佛银勾铁笔,于蛮人之中挥毫泼墨,数十名域外蛮人,被郭盛一杆画戟,打的是惨叫连连,血肉抛飞。
  八百玄武骑士更是彪悍,他们在冲入蛮人阵中之后,便挥舞起手中铜锤,只杀的一地滚滚人头。
  高达蜕凡七重的修为,在加上领先与蛮人的人数,数百名值守的蛮人,很快就死在了他们的马蹄之下。
  “卑贱的东灵人,你们这是在找死!”
  就在此时,一阵惊天动地的怒喝声传出。
  然后便见数千名脸色狰狞的蛮人,簇拥着一个身高九尺的巨型域外蛮人,从北边蛮人大营杀了过来。
  这巨型域外蛮人,手持一柄足有千余斤重的巨斧,一双好比车轮的大眼中,透漏着一股子凶残之意。
  他叫岳托,是这六千名域外蛮人的统领,也是秋阳部蛮王巴克麾下,八大蛮帅之一。
  绰号,巨灵神。
  “嘶!”
  自从这岳托出现之后,郭盛只觉得自己被一头洪水猛兽给盯上了,坐下纯色白龙驹,也是惊恐的连连后退。
  “小虫子,你想怎么死!”
  岳托面目狰狞,一身宗师七重的恐怖的气势,死死的压制住了郭盛。
  他没想到,在他眼里比猪羊都卑贱的东灵人,竟然还敢主动杀戮高贵蛮人勇士。
  郭盛也不应答,只是纵马持戟冷冷的盯着岳托。
  他现在只能在心中祈祷,苏烈尽快驱兵赶来,否则他是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小虫子,去死吧!”
  看到郭盛无视自己之后,岳托不由暴怒无比。
  手中千余斤重的巨斧,好似一座巍峨神山一般,当头向郭盛砸了下去。
  这一斧之下,一阵阵空气被压爆的声音,顿时就传了出来。
  “嘭!”
  只听一声闷响过后,挥舞画戟死命抵挡的郭盛,被直接砸的倒飞了出去。
  殷红的血沫,不断的从他嘴角流出。
  二人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踏,踏,踏!”
  岳托缓步慢行,浑像一只草原上的野狼,在戏谑玩弄濒死的猎物。
  “我不甘心!”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岳托,郭盛在心里狂吼出声。
  他是真的不甘心就这么死去,倒不是他怕死,而是他还没有向世人证明自己。
  “小虫子,认命吧!”
  看着郭盛不甘的面容,岳托大笑着举起了手中巨斧。
  他最享受的就是,敌人临死前那绝望而又不甘的面容。
  “賊将,猖狂!”
  就在巨斧将落未落之际,一柄森寒的青色巨斧突然杀出。
  “嘭!”
  一道好似天崩地裂的声音,骤然响起,然后便见手持巨斧的岳托,直接被震的连连后退。
  庞大的气浪裹着边境的黄沙,瞬间笼罩在了刚才郭盛所在之处。
  “呼!”
  又是一阵劲风过后,黄沙被吹落殆尽。
  位于黄沙之中的身影,也在此刻清晰明朗了起来。
  “你是何人?”
  面色凝重的岳托,死死的盯着自黄沙中显现身形的苏烈。
  他没想到一个东灵人,竟能用气力将自己逼退。
  “大秦,苏烈!”
  苏烈面色沉静,语气之中没有丝毫起伏。
  一柄苍青色的玄武巨斧,在他手中闪烁着致命的锋芒。
  “多谢大帅!”
  他身旁重伤几欲战死的郭盛,强撑身体向苏烈道谢。
  岳托的那一斧,直接震碎了他全身八成的骨头,不过还好脊柱大龙没断,让魏伯阳练一炉宝丹,就能救回来。
  苏烈挥手打断,并让左右军士将郭盛抬到了大军之后。
  对于郭盛今日的表现,他还是很满意的。
  “东灵人!”
  “今日你我各退一步可好?”
  岳托闷声大吼,一双大如车轮的眼睛里,尽是凝重之色。
  苏烈给他的感觉就是,稳,太稳了,就好似一座神山一般,这让岳托心里很是没底。
  “你这化外蛮夷,想的倒美!”
  苏烈说到这里的时候,面目转冷,手中玄武战斧更是高高抬起。
  “伤我爱将一身筋骨,本帅今日要让你用性命偿还!”
  说话之间,一股比岳托身上还要庞大恐怖的气势,开始逐渐在苏烈周身盘旋咆哮。
  “哼!”
  “给脸不要脸!”
  身高九尺的岳托,不由暴怒出声。
  他挥起手中千余斤重的巨斧,直接向苏烈腰间横扫而去。
  “嘭!”
  一股比刚才还要庞大的气浪,骤然爆出。
  双方周围数十米内的军士,皆被震的倒飞了出去。
  嘶吼的恶风,卷起漫天的黄沙,在次淹没了位于气浪中心的二人。
  “呼!”
  黄沙吹落而下,微微有些气喘的岳托,再次瞥见了稳如泰山的苏烈。
  顿时一股极为不妙的预感,涌上了他的心头。
  “轮到我了!”
  只听苏烈平静开口,然后猛然挥起苍青色的玄武巨斧。
  一股股庞大的风压形成,阵阵摄人的青芒在其中闪烁。
  一只霸绝天下的怪物虚影,于苏烈身后显现。
  虽然只是个虚影,但是岳托还是能从其中,感受到一股尊贵无比的血脉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