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三十六章帝王心术

  顾雄身死之后,陌刀兵那里也已经将,数百名神剑山庄弟子屠灭一空。
  这些神剑山庄的人,单打独斗可能是把好手,但是在战场上集体作战的能力,就要次的多了。
  “入城!”
  李嗣业没有在此处逗留多久,他知道这次平叛的主要目标,就是汾阳王秦析。
  现在秦析就在城中,距离自己不过一步之遥。
  “诺!”
  身后陌刀军沉声接令之后,便大步朝城内开进。
  …………
  此时的汾阳王府之内!
  一身蟒袍的秦析,脸色决绝的抽出了一柄利剑。
  “跟本王来!”
  他沉声下令,身后八百名汾阳死士紧紧跟随。
  他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可他却不打算,灰溜溜逃走!
  按照他的话来说:“没有领土的王,和落魄的野兽没什么区别!”
  他身后的这八百死士,是他耗费巨额资财训练出来的,毫不客气的说这其中任何一个人,都价值千金。
  “咚,咚,咚!”
  还没等秦析走出王府,两千名杀气腾腾的的陌刀军士,便冲了进来。
  “杀!”
  秦析冷声开口,身后死士数量拔刀出鞘,向陌刀军士冲击而去。
  “铛!”
  双方直接混战在了一起,巨大的陌刀不断撕裂秦析的死士,这些人虽然不要命。
  但是境界差陌刀军士太远,而且人数还不到陌刀军的一半。
  一名名黑袍死士被砍飞出去,殷红的鲜血洒的王府到处都是。
  可是这一切都让秦析,无动于衷他依旧手持利剑,冷冷的看向了一直没动的李嗣业。
  片刻之后!
  八百汾阳死士,全部被陌刀军斩杀于秦析面前。
  为此陌刀军也付出了数十人的伤亡,那种不要命的打法,确实是起了一定作用。
  但双方实力差距过大,胳膊他始终是拧不过大腿的。
  “不知,是那位将军当面!”
  “可否让,小王知晓一下!”
  秦析面色沉稳,语气之中也丝毫不见慌乱。
  其他的不论,他的这份心理素质,就非常人可比。
  “平南都督,李嗣业!”
  李嗣业眉头微挑,缓步从陌刀军阵中走出。
  他对秦析的这份镇定很是好奇。
  “李都督!”
  “孤的皇图霸业,可谓是尽丧你手!”
  秦析谈笑自若,言语之间对李嗣业倒也没多少嫉恨。
  “你乃陛下胞弟!”
  “在这大秦之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为何做如此糊涂之事,你知不知道当今陛下,听到你造反之时,有多伤心!”(秦羽:你伤心,你全家都伤心!)
  李嗣业双目冰冷,厉声呵斥秦析。
  “哈哈哈哈!”
  “行了,李都督!”
  “成王败寇而已,在说孤也不信,我那薄情的大哥,会怜悯于我!”
  秦析仰头狂笑,一股悲凉之意在他周身蔓延。
  他不甘他真的不甘,从生下来他就被寄予厚望,父皇母后皆对他宠爱无边。
  而他也不负厚望,从小就展露出绝佳的武道天赋,和帝王才情。
  可上天却给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明明内定的诸君之位,竟然落到了秦羽的头上。
  “凭什么!”
  就凭那个来历不明的野种,比我多活了几年吗?”
  说罢他拔剑直指李嗣业,然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挥剑抹向了自己的脖颈之处。
  一簇血花绽放,一声悲凉狂笑!
  这就是大秦汾阳王秦析最后的写照。
  这个人无论是才情还是天赋,都要强于其他秦皇诸子,只可惜他碰到了秦羽。
  只能说时也命也!
  “析儿!”
  秦析身死的那一刹那,一道白影跌跌撞撞的爬向了秦析的尸身。
  那道白影正是他的母后,人称剑花的柳怀春,同时也是东灵剑王柳天河,最为宠爱的小女儿。
  “你们害死了我的析儿!”
  柳怀春声音凄厉好似恶鬼,脸上的妆容也全被眼泪哭花。
  “睿恩夫人,请节哀!”
  柳怀春毕竟是秦羽名义上的母后,所以李嗣业也不可能说对她动粗。
  毕竟秦羽也不想让自己,背上一个不忠不孝的名头。
  “节哀!”
  “哈哈!”
  柳怀春念叨了几声之后,也是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一股血泪从她的双眼蔓延而出。
  “涮!”
  一抹亮光闪过,令人心疼的苍白身影里,突然显现出一道殷红。
  “末将李嗣业,恭送夫人,王爷上路!”
  “吾等恭送夫人,王爷上路!”
  本来按照秦羽的意思,秦析的母子是要被带回龙城软禁的。
  只是秦羽没想到的是,这母子俩都这么刚烈。
  …………
  三日过后,李嗣业回返龙城!
  龙城,万岁殿之内。
  脸色诧异的秦羽,听完了李嗣业的叙述。
  “没想到朕的五弟,竟如此刚烈!”
  秦羽的语气很怪,总之是一种另人说不出来的感觉。
  “汾阳封国保留,过继一名皇室子弟为秦析世子,好让我的五弟不至于断绝香火供奉!”
  秦羽脸色看不出来伤心还是难过,同他的语气一样令人奇怪。
  “陛下,如此仁厚!”
  “必乃一代明君!”
  殿内百官皆开口称颂,秦羽仁德皇恩浩荡。
  至于秦羽是怎么想的,恐怕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自己知道吧。
  当然场上也是有聪明人的,比如一直默默无言的李儒,他很清楚秦羽这么做的原因。
  但他却并不觉得心里冰凉,反而有一种欣慰的感觉。
  为君之道,自当如此!
  “另外追封睿恩夫人柳氏,为智敏皇后,葬入先帝陵寝!”
  秦羽面色沉重,最起码别人看起来是沉重的。
  “陛下,圣明!”
  又是一阵令人肉麻的恭维之后,秦羽便挥手示意众人退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