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四十八章落下帷幕

  “怪物!”
  兀乐脱骇然开口,双眼之内也尽是凝重之色。
  “老匹夫,刚才你打的很爽吧?”
  “现在轮到我了!”
  沙哑的声音到此戛然而止。
  一柄闪着猩红魔气的马槊,直刺兀乐脱腹心而去。
  面色狰狞的史万岁,双眼之中射出恐怖的杀机。
  猩红魔气笼罩之下,马槊变得踪迹难寻。
  砰!
  一道轰然的金属碰撞声过后,手持金花铜锤的兀乐脱,被直接砸了一个趔趄。
  持捶的双臂更是颤抖不止,好似刚才遭遇了,远古巨兽的冲撞一般。
  “在来!”
  史万岁语气沙哑,手中马槊更是向兀乐脱横压而去。
  “噗!”
  虽然兀乐脱竭力抵挡,但是那股凶猛的冲击之力,直接让他倒飞了出去。
  殷红的鲜血好似不要钱一样,从他的嘴里喷出。
  本来红润的脸色,现如今灿若金纸,乌黑的头发也是变得灰白一片。
  血气燃烧的副作用,开始在兀乐脱的躯体里爆发了出来。
  “砰!”
  史万岁可不是正人君子,他手中的马槊,丝毫没有因为兀乐脱的异状,而稍有停滞。
  马槊入肉,血光爆出。
  这位一生都充满传奇色彩的,西楚统兵大帅,就这样死在了战场之上。
  ……
  “涮!”
  史万岁收回染血的马槊,在次暼了一眼兀乐脱的尸体之后,便纵马杀入了西楚军阵之内。
  兀乐脱虽然死了,可西楚的军队还没有败。
  “鹰骑,集结!”
  一身是血的史万岁,砸死了数名西楚骑士之后,冷声开口。
  “诺!”
  还幸存的八千鹰扬骑士,闻声之后迅速按照命令集结了起来。
  任何敢于阻挡他们的人,都无一例外的倒在了马蹄之下。
  “凿穿他们!”
  吩咐完命令之后,史万岁一马当先的,杀入了联军军阵之内。
  兀乐脱已然身死,联军之内在无他一合之敌。
  八千鹰扬骑士也好似一个箭头一般,直接从撞入了联军军阵。
  “啊,啊,啊!”
  无数军士皆面色惊恐的避让鹰扬骑士,避让不及的直接被卷到马蹄之下踩成肉泥。
  整个鹰扬骑士的队伍,开始在庞大的联军军阵之内肆虐。
  “魔鬼,他们是魔鬼!”
  心理素质较差的陈国部队,开始大规模的溃散。
  陈国军士本就孱弱,普遍都是没有修为的普通士兵,那里可能阻挡如狼似虎的鹰扬骑士。
  他们又不似西楚人那般彪悍,和鹰扬骑士以命换命。
  所以陈国军士崩溃的速度是最快的。
  八千鹰扬骑士,像赶羊一般将这些陈国人,赶入了西楚人的军阵之内。
  “退,退,退!”
  西楚万骑统领怒声开口,企图喝退朝他们奔来的陈国军士。
  可是早已吓破了胆的陈国人,哪里能听的进他的话语。
  在一阵鸡飞狗跳之后,西楚的军阵变得乱糟糟的。
  骑兵的机动性被彻底瓦解,因为西楚骑兵的身边,布满了惊慌失措的陈国人。
  “杀!”
  就在这个时候,史万岁一声暴喝!
  八千鹰扬骑士悍然杀入,被限制了马力的西楚骑兵,和孱弱的陈国人没有任何区别。
  大批大批的倒在了,鹰扬骑士的马蹄之下。
  “撤!”
  西楚万骑统领目眦欲裂,但是他知道自己无力回天。
  只能压抑心中愤怒,朗声开口让西楚骑兵们撤退。
  虽然西楚人彪悍,但是毫无意义的送死,他们也不会去做的。
  这些骑兵都是部落里的大好儿郎,不能就这么白白的全部折在这里。
  “呜呜呜!”
  随着苍凉的号角之声,还残余的一万多西楚骑兵,开始向身后撤退。
  “将军……?”
  一名鹰扬骑士沉声在,史万岁身旁开口。
  他虽然话没说完,但意思却是极为明显,他是在询问史万岁要不要追击。
  “不必追了!”
  史万岁直接开口下令,倒不是说他有意放西楚人一马,而是战场上还留有大股陈蔡两国的步兵。
  他没必要舍近求远,去追那些西楚的轻骑兵。
  …………
  “冲锋!”
  史万岁双眼冰冷的,望向了战场之内的陈蔡两国步兵。
  此时没了西楚骑兵掣肘的鹰扬骑士,如一辆辆重型坦克一般,压向了陈蔡两国步兵。
  “砰,砰,砰!”
  根本就不用鹰扬骑士动手,这些步兵便被狂暴的骏马,踩成肉泥。
  平原之上步兵面对重骑兵,在加上双方巨大的实力差距,和装备差距。
  此时已经不能叫厮杀了,只能是鹰扬骑士一方的单面屠杀。
  二国步兵一退在退,可在这一马平川的平原之上,他们又能退到那里。
  “踏,踏,踏!”
  马蹄重重的轰鸣声,不断的敲击在两国步兵的心里,死亡的恐惧开始萦绕在他们的心头。
  “嘭!”
  鹰扬骑兵在次撞入步兵阵内,第一排的步兵直接被撕裂掀飞。
  血腥的场景,加上死亡的威胁。
  “我们投降!”
  一名脸色惊慌的陈国将领,丢弃手中兵器,跪地乞求投降。
  还幸存着的万余名两国步兵,也纷纷丢弃手中兵器。
  他们本就是小国的军队,此次入侵大秦,也是西楚胁迫所至。
  如若放到平时,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入侵大秦。
  “将军,您看?”
  开口的是一名,全身都沾染鲜血的鹰扬校尉。
  “宰了他们!”
  史万岁淡漠开口,言语之间丝毫没有将这万余条人命放在心上。
  “诺!”
  听到了他的命令之后,鹰扬骑士皆面色冰冷的看向了俘虏。
  “你这个恶魔!”
  “一定不得好死!”
  两国万余名步兵知道自己今日必死之后,皆开口咒骂史万岁。
  可惜他们的舌头,终究不如马槊来的锋利。
  在轰隆隆的马蹄声中,他们的咒骂并没有持续多久,便戛然而止了。
  这片河西的无名平原之上,此时早已血光冲天,
  十几万具军士尸体,横七竖八的遍布于平原之内。
  成群的乌鸦,在血色的枝头上,贪婪的看着已经死去的军士。
  猩红的鲜血,浸润到了每一寸土壤,来年这里肯定是一片沃土。
  此战联军只逃走了,一万多名西楚骑兵,其余的尽皆战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