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四十四章皇帝鹰犬

  “嘶,嘶!”
  战马不断的倒毙在,陌刀军阵之前。
  看似好像一触即破的防线,却犹如一道天堑一般,彻底阻绝了河东骑士们的逃生之路。
  随着秦军的身死,让本就不稳的士气,更是濒临崩溃。
  “陌刀军,反攻!”
  李嗣业冷声下令,手中陌刀亦是不曾停顿片刻。
  每时每秒都有河东骑士,惨死在李嗣业的陌刀之下。
  随着他的命令陌刀军士们,便踩着整齐的鼓点,缓缓向河东骑士碾压而去。
  “杀!”
  在几乎凝滞的压力之下,河东骑兵们开始疯狂冲击陌刀军阵。
  可这一切都只是徒劳,那一柄柄陌刀组成的铁墙,注定是他们这一辈子都逾越不了的鸿沟。
  “噗嗤!”
  血腥的陌刀在次挥起,然后撕裂最前排的河东骑士。
  腥热的鲜血,几乎将整个恩州城外围染红。
  离此处不远的护城河里,更是飘满了浮尸。
  半个时辰之后,这支还算顽强的骑兵队伍,彻底覆灭与李嗣业之手。
  …………
  “将军!”
  “此战毙敌二万四千余人、俘虏三千余人!”
  “陌刀军阵亡两千余人,重伤八百余人!”
  向李嗣业汇报战损的,依旧是那名脸上带走疤痕的校尉。
  他的名字叫做李光若,是李嗣业的族子,也是陌刀军中除李嗣业之外,修为最高的人。
  “将阵亡陌刀军士就地埋葬!”
  李嗣业脸色沉静,语气之内也听不出任何喜怒。
  “诺!”
  李光若面色一肃,沉声应令。
  正当他准备下去,宣布李嗣业命令之时,他又突然折返。
  “将军,那两名藩王怎么处置!”
  李光若口中的藩王,自然是宁北王秦武和宁南王秦文。
  这俩货一看大势已去,立马便跪地投降了,这也是为什么陌刀军会留有俘虏的原因。
  “哼!”
  “装上囚车,运往龙城!”
  李嗣业重重的冷哼了一声,他是对这兄弟俩,没有一点好感。
  “诺!”
  李光若脸色不变,闻声之后便大步离开了。
  …………
  三日之后。
  龙城,上书房之内!
  一脸沉吟之色的秦羽,始终拿不定主意,怎么处理李嗣业,押送回来的那两个臭虫。
  “陛下,我看不如直接!”
  “一不做,二不休!”
  开口的是面色平静的李儒,虽然话语的含义很是吓人,但他的语气却是格外平静。
  对于有着毒士之名的李儒来说,杀几个不听话的藩王,和杀几只鸡没有什么区别。
  “算了,杀这两个臭虫!
  “容易,脏了朕的手!”
  秦羽目光闪烁了一会之后,开口否决了李儒的提议。
  “那,陛下?”
  一身白袍的李儒,疑惑开口。
  “将此二人修为废除,羁押至天牢之内!”
  秦羽声音清冷,一言便决定了秦文秦武的命运。
  “陛下,英明!”
  李儒躬身施礼,如水潭一般平静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欣赏。
  修为废除对于任何,一个武者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
  至于龙城的天牢,那里更是残酷无比,进了天牢基本上就相当于判了死刑。
  …………
  “秦羽,你不得好死!”
  换上囚衣装上枷锁的秦武,恶狠狠的开口咒骂秦羽。
  “侮辱陛下!”
  “掌嘴!”
  负责押运河东二王的是,大秦罗网统领张汤。
  现在大秦国内任何与刑事挂钩的事件,统统都交于了张汤管理。
  包括羁押死囚的天牢,以往的天牢侍卫统统被解雇,换上了实力高强的绣衣使者。
  整个大秦的刑狱系统,在张汤执掌之后,迅速迸发出来了强劲的生命力。
  往日里堆积的陈年旧案,自张汤接手之后,被迅速解决。
  张汤面色阴寒,冷声下令!
  两名黑袍罩体的绣衣使者,迅速窜到秦武的面前。
  “啪,啪!”
  在数十道清脆的耳光声过后,便见秦武的脸,已然肿成了一个猪头。
  “我……我可是先帝之子……!”
  秦武含含糊糊的强自开口,虽然话语不是很清楚,但威胁的语气却是表露无疑。
  “砰!”
  两名绣衣使者闻言,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皆伸出脚。
  狠狠的踹向了秦武的小腹处,对于他们来说这个世上,能命令他们的只有两人。
  一是当今陛下秦羽,二便是自家统领张汤。
  除了这两个人,抱歉!
  谁上都不好使。
  秦武猛然被踢之后,肥胖的躯体瞬间就犹如,一个煮沸的大虾一般躬了起来。
  胃里的酸水,更是不由自主的从他嘴边滑落。
  “大哥!”
  在他身后的宁南王秦文,看到自家大哥的惨状之后,不由惊怒开口。
  他没想到这些打扮怪异的人,下手竟如此狠毒,同时他也恨透了秦羽。
  这个阴冷的毒蛇,竟然一点都不顾忌手足之情,将他们打入臭名昭著的天牢。
  “嗯!”
  听到秦文的声音之后,张汤阴冷的目光猛然扫向了秦文。
  在张汤的目光注视之下,秦文又把所有的话咽了回去。
  他可是知道了这位,可不在乎他们皇子的身份。
  “记住了!”
  “你们两个臭虫之所以还能活着。”
  “完全是,因为陛下的大恩大德!”
  “若是在让本统领,听到任何对陛下不敬的言语!”
  “我会让你们两个,知道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张汤的语气阴森无比,目光也好似毒蛇一般令人惊惧。
  他是大秦阴暗面里的掌控者,也是大秦皇帝秦羽坐下,最忠实的鹰犬。
  秦文秦武闻声,皆无力的垂下了头。
  同时一股巨大的悔恨之意,充斥在了二人的心头。
  “带走!”
  张汤不屑的暼了二人一眼,然后冷声下令。
  接下来不到三十分钟的路程中,这哥俩基本上是被拖走的。
  他们全身的力气,都被恐惧抽的一干二净。
  一片漆黑的前途,更是将他们打击的心如死灰。
  在临近天牢大门之时,秦武拼了命的抬头,多看了几眼天空上的云彩和太阳。
  他很清楚一但进入天牢,此生应该是不可能在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