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三十二章何谓精锐

  “不能在等了!”
  “全军听令,给我冲击大阵!”
  陌刀大阵之外,王秀一脸决绝的开口下令。
  此时距离两位神剑山庄供奉,入阵已经有了两个时辰,无论里面是成是败,他王秀都不可能在拖了。
  随着他的命令,十余万汾阳精锐,就犹如铺天盖地的浪潮一般,向陌刀大阵奔涌而去。
  位于队伍最前端的自然是,汾阳军中的头号人物王秀,
  他身着寒炎铠,手持一把白色大枪,这大枪足有一丈多长,枪头处雕刻着一只白色大虫,看起来煞是威风。
  “斩敌将首级者,升将军位!”
  “赏金百锭,绸千匹!”
  王秀单手挺枪冲锋之时,也不忘开口激励麾下士卒。
  在汾阳军中什么家国大义都是扯淡,对于这群以当兵为生的人来说,真金白银才是最好使的。
  “吼,吼,吼!”
  听到王秀的许诺之后,整个汾阳军都沸腾了,他们一个个脸色涨红,狂吼着向前冲击而去。
  在大秦一个金锭,可以维持普通家庭一年的开销,百金是这群大头兵,一辈子都挣不到的数。
  在高官厚禄的刺激之下,这群汾阳兵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他们就犹如非洲大草原上,闻到血腥味的鬣狗一样。
  一头扎进了陌刀大阵之中,刚开始他们遭到的抵抗并不激烈,甚至有些过于薄弱。
  等他们深入大阵之后,这陌刀大阵狰狞的一面,才显露出来。
  雪亮陌刀闪耀之处,无数汾阳甲士毙命。
  虽说陌刀军士装备优良,有占据主场优势,但汾阳军人数实在太多了。
  已经基本到了这座陌刀大阵的极限了。
  “王都,给我召集敢死之士!”
  “凿穿这座大阵!”
  王秀手中大枪挥舞,枪头红缨也是格外耀眼,入阵半个时辰左右的功夫,他就已经亲自宰了数十名陌刀军士。
  战场搏杀才是他们这等,沙场悍将的主场,远不是那些门派中人可以比拟的。
  陌刀大阵的压制,他也能感觉的到,但是他毕竟是统兵十余万的大将,积年存下的军道杀伐之气,也能略微抵消一下,大阵对他的压制。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还没有深入到当初三位供奉到达的区域。
  “诺!”
  王都出声回应王秀之时,他正在与五位陌刀军厮杀,他手持一柄巨斧,挥舞起来势大力沉。
  在加上武道通神,所以那五名陌刀军士,根本近不得他身。
  虽然现场是王都占优,但是内心深处王都却升起了一丝惊惧,什么时候先天武者,竟然能正面硬抗通神武者了。
  而且这些人个个刀法精湛,互相配合也是行云流水,淡漠的表情和面对死亡之时的平静眼神。
  这一切都让王都惊惧。
  他们真的是东灵域的军队吗?
  或者换句话来说,东灵域配有这样的军队吗?
  就是汾阳王殿下天天挂在嘴边的,汾阳死士怕也比不了现在同他厮杀的这些敌人吧。
  王都运足真气将,五名陌刀军士一举荡开。
  然后策马奔向了,正在厮杀的王秀身旁。
  “大都督,这些敌军不对劲!”
  王都眉头紧锁,语气也是格外凝重。
  “我早就发现了!”
  “这些人基本上没有一个是低于先天的!”
  “而且他们的搏杀技术,也是可怕无比!”
  “在加上这座大阵是他们的主场,我们若不能凿穿这个大阵,此战绝无胜算!”
  王秀的脸色也同样凝重,他统兵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精锐的部队。
  一个个跟精心训练的死士一样,根本就对死亡毫无畏惧。
  就是面对自己这些陌刀军士,也敢提刀厮杀。
  “卑职明白了!”
  王都脸色一变,也明白了王秀话语中的利害。
  本来这些敌军就个个精锐的不像话,要是在让他们借助这陌刀大阵,那形成的威胁可不仅仅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了。
  搞不好,自家殿下的宏图伟业,就要夭折在自家门口了。
  “你们,跟我来!”
  王都说罢之后,便带着三千余人组成的敢死队,向阵中心狂奔而去。
  这三千人基本上皆有修为在身,虽然比不过陌刀军士,但较之普通汾阳军士,那还是出类拔萃的。
  看到王都远去之后,王秀也收回了目光,重新加入到了逐渐惨烈的战团之中。
  陌刀军士精锐不假,但人数较汾阳军士比,那还是太少了。
  所以场上往往会出现,一名陌刀军士同时要,面对数十名汾阳军的围攻。
  一个不慎,就要被这些人围攻致死。
  战争打到现在最起码也得有,两千多陌刀军埋骨秋州城下了。
  先天武者终究只是先天,陌刀军厉害并不是因为先天的武道修为,而是令人惊叹的兵员素质,和熟练的战场搏杀技巧。
  …………
  与此同时,陌刀大阵的中心之处!
  浑身浴血的李嗣业,正带着百余名陌刀军士,奋力搏杀冲击到此处的汾阳军士。
  这百余名陌刀军士,正是他现在手头上能调动的全部了,为了维持这座陌刀大阵,大量的陌刀兵都被派到了大阵的各处。
  他全身气势如虹,手中陌刀更是血扫八方,腥臭的血液几乎沾满了他的铠甲。
  他的脚下堆积的汾阳军尸体,更是数不胜数。
  原本只有通神三重的武道修为,在陌刀大阵的加持之下,已然到了通神巅峰,无限接近宗师的地步了。
  “啊,啊,啊!”
  数百把长戈狠狠的,压在了李嗣业的身上,他的勇武表现自然也让对面的汾阳军士顾忌了起来。
  他们为了应对李嗣业,数百名汾阳军士,将他围在了正中间。
  无数长矛朴刀纷纷像不要钱一样,向他身上招呼。
  要是普通的通神武者,面对这种情况多半是要跪了。
  可他李嗣业是什么人,只见他沉声嘶吼,手中陌刀重重插足大地之上。
  然后以此为支撑点,竟然活生生的将压在他身上的长戈,震飞了出去。
  无数汾阳军士也是脸色骇然,这特么还是人吗?
  数百把长戈压倒你身上,你都特么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