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八十六大离惊变

  大离边境,一处简陋营寨之中。
  无数衣衫褴褛的大离流民,随意的歪倒在营寨之内。
  他们皆面色灰白,神情绝望,浑似一群被抽了脊梁骨的野狗。
  在他们不经意之间,望向北方大离腹地之时,他们皆会下意识的打个哆嗦,就好像北方栖息了一只噬人的野兽一般。
  “你说我们还能打回去吗?”
  一名年纪稍轻的流民,沉声向四周同伴发问。
  “打回去!?”
  “林玄,我劝你别做梦了!”
  “那些域外野蛮人,根本就是一群魔鬼!”
  他身旁众人,皆面露嘲讽之色。
  七天前,域外蛮人撕毁条约,悍然入侵大离,三十万大离正规军,临危受命,赶赴北方阻挡,然而仅仅一天之后,三十万大离正规军,被域外蛮人屠杀殆尽。
  在接着就是国都狮城沦陷,皇帝田君被杀,整个大离被野兽一般的域外蛮人,彻底的蹂掠成了一片焦土。
  大量大离百姓,被当成牲口一样被蛮人宰杀。
  大离人口约莫有五千万,但在这场浩劫下存活到现在的,连一半都没有。
  “外面,有军队!”
  还没待林玄出声反驳,一道慌张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军队!?”
  四周众人听闻这个字眼,神情顿时就紧张了起来。
  “大虎,是那一国的军队,大概有多少人?”
  只有林玄神情还算镇定,沉声向那道慌乱的人影,询问更加详细的信息。
  “玄哥,是大秦,是大秦人的!”
  “我看见了黑龙旗,人数差不多有三万!”
  大虎语速极快,看的出来他很是紧张。
  毕竟,现在大离和大秦的关系,并不怎么友好,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敌对关系。
  “大秦人?!”
  闻声,林玄的眉宇间,浮现出了一抹思索之色。
  盏茶时间过后,林玄脸色果决的开口说道:“我要去见他们!”
  说罢,也不理睬众人,大步就向寨门外走去。
  “他疯了吧!”
  看着林玄离去的背影,四周众人不由惊骇出声。
  …………
  一柱香之后!
  衣衫褴褛的林玄,便看到了位于寨门外的大秦军队。
  “我有重要的情报,我要见你们将军!”
  他面色激动,又喊又跳。
  他从这支彪悍的军队身上,看到了自己复仇的希望。
  他阖家十三口,除了他自己侥幸存活之外,其余的家人全部被域外蛮人血腥杀害。
  “带他过来!”
  凤鸣军阵之前,面如紫玉的伍云召沉声下令。
  “诺!”
  随着他的命令,两名彪悍的凤鸣军士,便大步向林玄走了过去。
  盏茶之后,林玄便被拖到了伍云召面前。
  “我就是他们的将军,你有什么情报要跟我说?”
  伍云召直视林玄,沉声发问。
  “蛮人,域外蛮人打进来了!”
  他勉强站定之后,便语气急迫的开口回答道。
  “域外蛮人!?”
  闻声,伍云召的眉头便紧紧的皱了起来。
  他虽刚出世不就,但域外蛮人的事情,他还是多少知道一点的。
  “域外蛮人打到那里了?”
  伍云召双目直视林玄,沉声询问蛮人的动向。
  “大离除了南部一府之地,其余九府尽皆沦丧!”
  说道这里的时候,林玄神情暗淡了不少。
  得到林玄的回答之后,伍云召也就基本弄清了事情的大概脉络。
  他吩咐左右将林玄带上,然后便下达军令,全军撤回大秦边境。
  …………
  两个时辰之后。
  “原来如此!”
  凉州军主力军阵之前,一脸凝重之色的苏烈,从林玄的嘴中听完了前因后果。
  “陶宗旺,你明日领十万民夫,与此地筑造一座雄关!”
  苏烈挥手让林玄退下休息后,便大声命令九尾龟陶宗旺,与大秦边境筑造一座雄关。
  目的自然是防备有可能,再次南下的域外蛮人。
  “大帅,放心!”
  “十日之内,此地必起一座雄关!”
  身材矮胖的陶宗旺,面色自傲的开口回禀道。
  行军征伐他可能不在行,但要是论到修城筑寨,他在大秦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他前世就是梁山上,督管营建山寨事宜的头领,现在他算是干回老本行了。
  …………
  西楚大草原,南下帅帐之内。
  “大帅,距离我部不足六十里之地,发现一股西楚骑兵!”
  一名身着黑色衣袍的绣衣使者,此刻正躬身向李嗣业,回禀他获知的情报。
  “看来元朝这个老家伙坐不住了!”
  闻言,端坐与统帅之位上的李嗣业,不由冷笑出声。
  “子健,你领一万西凉铁骑,吃了这股骑兵,我要给元朝这个老乌龟,在烧上一把火!”
  他收敛脸上笑容,沉声对华雄下令。
  “诺!”
  数日来闷闷不乐的华雄,听到李嗣业的命令之后,不由变得兴奋了起来。
  他起身应令之后,便大步走出了帅帐。
  他现在恨不得,插上一双翅膀,直接飞到那股西楚骑兵面前。
  “这个子健……!”
  看着华雄兴奋离去的背影,李嗣业不由失笑开口。
  …………
  乌爪之地,克落大营!
  这里驻扎着三万多名西楚骑兵。
  这些西楚骑兵,不同于几天前华雄屠戮的部落甲士,他们受到过一定程度的训练,并且作战悍不畏死,武道修为也有五到八重左右。
  “卑贱的大秦人,竟然敢踏足草原!”
  脸色狰狞的克落,坐在自己的大帐之内。
  他面容极度丑陋,怪异的纹身遍布他全身各处,并且他的一支眼睛还是瞎的。
  就他这副形象,拉出去枪毙都不过分,太影响市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