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十章天纵英豪

  “杀!”
  一声暴烈的怒吼之声过后,便见无数叛军,似黑色的浪潮一般,涌向了雄州城。
  “放箭!”
  “放箭!”
  城头上的威武军校尉,厉声大吼催促弓箭手放箭。
  “咻,咻,咻!”
  无数飞蝗似的羽箭,如同暴雨一般,交织在了冲击雄州城的叛军身上。
  “啊!”
  由于叛军人数太多,几乎占满了整个雄州城之外的空地,所以城墙上的威武军弓手,就是闭着眼也能射中。
  无数叛军倒在了箭雨之下,慘嚎之声响彻周围,不绝于耳。
  “给我上!”
  叛军将领李万春,一马当先的冲在队伍的最前头,一身暴烈的真气,将城墙上飞驰的箭雨,牢牢挡在外头。
  他身后百余名叛军,也皆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其中最弱的都有后天七重以上的修为。
  他们全部身覆铁甲,手持巨斧,羽箭击打在他们身上,就好像是给他们挠痒痒一样。
  “儿郎们,给我破门!”
  片刻之后,这百余名好手,便和李万春,冲到了雄州城的城门之处。
  他们面前便是雄州城的大门,一面完全由山中铁木制造的大门。
  听到李万春的话后,这些好手也不含糊,抄起手中巨斧,便像雄州城门砸去。
  “铛铛!”
  这由铁木制造的大门,竟比金铁还要坚硬,叛军众人连砸带打了一刻钟,也就刚刚磨掉了一层皮。
  “闪开!”
  “让老子来!”
  李万春性如烈火,看到他们久久不能劈开城门之后,便舞起金背砍山刀亲自上阵。
  “嘭嘭!”
  他双手用力,金背刀爆出刀芒,尖啸着冲向了城门。
  一道轰然巨响之后,雄州城门之上,便出现了一个大洞。
  “跟我进城,宰了秦凯那个老家伙!”
  看到城门出现破洞之后,李万春便第一个冲了进去,同时他也出声暴喝,催促其余人随他入城。
  ………………
  “大都督!”
  “不好了,城门破了,有叛军冲了进来!”
  一名脸色被战火熏黑的军士,身影狼狈的跑到,在雄州城墙上督战的秦凯身边。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秦凯脸上闪过了惊骇之色,别人不知道,他自己可是清楚。
  铸造雄州城大门用的材料,可是浮空山中的百年铁木,这铁木水火不侵不说,等闲蜕变强者都破不开这门。
  “秦卓,你带亲卫队下去,把冲进来的叛军赶出去!”
  惊骇归惊骇,但秦凯还不至于,因为这个而出现判断失误。
  “诺。”
  身着银铠的秦卓,并没有废话,沉声应令之后,便带着十余名亲卫,往城门处赶去。
  “都督,北墙上有叛军……。”
  秦卓前脚刚走,便有一名奄奄一息的军士,走到了秦凯的身旁。
  轻声说了几句之后,便直接倒在了地上,腹部之处一道狰狞的伤口,正源源不断的冒着鲜血。
  “来人,把他搀扶下去!”
  “另外,你们几个跟我去北墙!”
  “诺!”
  几声大喝声响过之后,便见手持长剑的秦凯,带着百余名威武军士卒,正往北墙处疾驰而去。
  …………
  与此同时,突破雄州城大门的李万春,也正面和秦卓遭遇了。
  “秦卓,大秦气数已尽!”
  “你何必执迷不悟那。”
  手持金背砍山刀的李万春,一脸凝重的冲秦卓大声开口。
  通过这几天的交战,李万春自然清楚,这位威武军少将军有多难缠。
  “反贼,要战便战!”
  “如果没胆子,就滚出雄州城!”
  面色英武的秦卓,面色不屑的对着李万春开口。
  他手持一杆银枪,身披银色连环铠,坐下是一匹白色撕风马。
  此时他拖枪于地,冷声开口,更给人一种天纵豪英的感觉。
  背后数十名威武军亲卫,也都面色冷漠,手持朴刀和大盾。
  “小子,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闻言,李万春面色转冷,手中金背砍山刀,也开始嗡嗡作响。
  一道道若有若无的煞气,开始在他的周身汇聚。
  “贼子,去死!”
  秦卓眼里爆出寒光,手中银枪也犹如毒蛇一般,朝李万春心头刺去。
  他境界比李万春低了五重,所以想要打赢,就必须先发制人,取的先机。
  “铛铛!”
  李万春冷笑一声,便挥起手中金背刀,正面迎了上去。
  刀枪相交,不时擦出阵阵火光,刺耳的摩擦声,也不断的在二人周围响起。
  秦卓手中长枪如灵蛇一般,诡变多端,虽说灵巧,但是少了一分用枪者的大气和磅礴。
  二人交手数十合之后,秦卓体力便开始有些不支了起来,足足五重的差距,不是那么好拉平的。
  “铛!”
  一声刺耳的轰鸣过后,便见一道刀芒,直冲秦卓心口之处飞去。
  秦卓急忙弯腰,整个身体几乎平铺到了骏马之上,才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这一刀。
  “哼!”
  李万春冷哼了一声之后,便在次挥刀向秦卓攻去,他手快刀狠,气力又足。
  挥舞之处甚至有阵阵破风之声,他的刀法大开大合,每招每式都简洁明了。
  “砰!”
  二人短兵相接,又是数合之后,便见秦卓拖枪而走,背部直对李万春。
  “小子,留下性命来!”
  李万春先是一愣,转而狞笑出声,手中金背砍山刀,直取秦卓颈部而去。
  “刷!”
  那一刻风好像都停止了,整个天地间就只有那么一抹亮银之色。
  “怎么可能!”
  “当啷!”
  面色之上带着些许诧异的李万春,扑倒在了雄州城宽阔的大道之上。
  那把陪了他半辈子的金背砍山刀,也无力的从他手中掉落而起。
  “死了吗?”
  全身气力耗尽的秦卓,开口说出了这一句之后,便也从骏马上摔落了下来。
  原来刚才的那一枪,就是秦家枪法中的,“回马之枪!”
  全身真气凝为一点,然后通过出其不意的角度,瞬间爆发出来。
  但是此招一旦不能建功,用者必为所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