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四十一章风雨欲来

  河东府,恩州城内。
  “大哥,根据探子的消息,李嗣业已经兵进河东了。”
  富丽堂皇的大厅之内,一脸忧色的宁南王秦文,沉声开口。
  “进了河东又怎么样?”
  “凭借我这固若金汤的恩州城,纵使有十个李嗣业,他也那我没办法!”
  秦武脸色轻蔑的开口,言语间完全不将李嗣业放在眼里。
  “大哥,这李嗣业不可小觑!”
  “五弟十五万汾阳精锐,就是被这个李嗣业一口吃掉的!”
  秦文脸色有些难看,他先前的打算是,让秦析和秦羽打个精疲力竭,然后他们兄弟二人在出山捞些好处。
  可他没想到的是,大戏还没开场,秦析这个主角就先挂了。
  “二弟,只要我们守住恩州!”
  “进可争霸天下,退可固守河东一隅!”
  秦武语气之间野心勃勃,看的出来恩州城在他心里,有着定海神针一般的作用。
  …………
  两天之后,李嗣业大营。
  “将军,带过来了!”
  一名风尘仆仆的军士,沉声在李嗣业身旁开口。
  “带过来了!?”
  “快让本将军看看!”
  李嗣业闻声之后,语气都变得急迫了几分。
  这两天他是看见恩州城,就后槽牙疼,现在终于有办法对付这个乌龟壳了。
  “将军,卑职已经将其安置在大营之内!”
  那名风尘仆仆的军士,沉声回答。
  “快,快带本将军过去!”
  李嗣业语气急迫,浑身就像装了弹簧一样,这两天已经完全将他的耐性磨没了。
  “诺!”
  军士沉声应和,然后便带着李嗣业,往大营中心而去。
  盏茶之后,李嗣业便看到了!
  那是一只光翼展,就有数丈长的庞然大物。
  巨大的头颅微微抬起,一股恐怖的威势在他的周身蔓延。
  全身的羽毛呈现出钢铁的质感,锋锐的鸟喙更似长戈一般,闪着摄人的寒光。
  “真乃天地神兽!”
  “有此神兽,恩州必破!”
  李嗣业语气激动,一双眸子里更是透漏出一股欣喜之色。
  恩州城固若金汤不假,但这个固若金汤是相对于人类而说的,在这种天地神兽面前,恩州城差不多就跟纸糊的一样。
  两天前李嗣业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便急令麾下军士回返龙城,从秦羽手里借来了这重明鸟。
  重明鸟体型庞大,施展出天赋神通法天象地之后,体型还能在次扩大数倍。
  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就是想想就令人胆寒。
  李嗣业的打算也很简单,让重明鸟出手,清楚城墙上的防御,然后他在趁机冲入恩州。
  一旦河东这些废差没了恩州,对他李嗣业来说,就是一群废物点心。
  全军听令!
  “明日午时,进攻恩州!”
  李嗣业从重明鸟身上收回目光之后,便沉声下达了命令。
  “诺!”
  周遭赶来围观的陌刀军士,皆是脸色一肃,沉声接令!
  …………
  “咚,咚,咚!”
  沉闷的战鼓声,不断的在恩州城下响起。
  数十面大秦黑龙旗迎风飘扬,万余名陌刀军士,踩着整齐的鼓点,稳步靠近恩州。
  一身戎装李嗣业,身骑骏马在陌刀军士的簇拥下,行驶于队伍最前方。
  此时,恩州城墙之上!
  一脸懵逼的,宁北王秦武疑惑出声。
  “这李嗣业莫不是个疯子!”
  “凭借这么点人马,也敢进攻恩州?!”
  秦武虽然对李嗣业不怎么了解,但是李嗣业的战绩,他还是听说过的。
  他有点不相信李嗣业,会蠢到用一万兵力,硬攻堪比乌龟壳的恩州。
  他身旁的宁南王秦文,也很是疑惑。
  他也让李嗣业给整迷糊了。
  “一万人进攻恩州!?”
  就是天兵天将他也攻不上来啊,真当那九丈多高的城墙,是白给的吗?
  “全军听令!”
  “不管李嗣业他搞什么名堂!”
  “到了射程内后,就给我用弓箭招呼!”
  “老子还就不信了,他能那这一万人攻下恩州!”
  一身蟒袍的秦武,沉声对城墙之上的,河东军士下令。
  “诺!”
  震耳欲聋的回应声,在秦武耳边响起。
  虽然明面上他不在乎李嗣业,可是自打听说李嗣业入了河东之后,他便把大部分力量,都调到了恩州城墙上防守。
  人的名,树的影!
  秋州一战,整个东灵都为李嗣业彪悍的战绩颤抖。
  以一万步兵,硬吃十五万训练有素的汾阳精锐。
  具说这其中还陨落了,数名通神高阶武者。
  “二位殿下!”
  “末将愿去会会这李嗣业!”
  秦武的声音刚落,便见一名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正大步向他们走来。
  这人叫秦军,乃是河东三万精骑的指挥官,也是一名秦国皇室子弟。
  不过他的血脉太过久远,传到今天基本上已经和秦羽这一支,没什么关系了。
  不过他们家族却一直在河东,名声显赫数百年经久不衰,靠的就是这独步大秦的河东精骑。
  这支骑兵从六百年前便被他的先祖掌管,时至今日河东王都换了十几茬,可他们家族却凭借这,河东精骑稳坐钓鱼台。
  “秦将军,孤知你勇武!”
  “但是我等,现在坚守恩州便可!”
  秦武看到来人之后,眉头便是一皱。
  这秦军性情酷烈,为人极为跋扈,但是一身武道实力却极为出众,据说他去年就已经踏入通神六重了,乃是他秦武手下头号悍将。
  “殿下,我等拥兵十余万!”
  “何故惧他李嗣业!”
  秦军声音粗豪无比。
  他想出城决战,目的倒不是为了报效河东二王,而是为了成名。
  秋州一战,李嗣业的大名传遍东灵。
  他秦军怎么可能不嫉妒,他从小便受严酷训练,从军数十年到现在也没混到个名将的头衔,可李嗣业这个无名之辈。
  竟然凭借秋州一战,扬名整个东灵域。
  甚至他的父亲都曾感叹:“秋州一战过后,天下何人不识李嗣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