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二十九章铁骑纵横

  黄沙漫天,铁骑狂飙!
  边境荒原之上,两支庞大的骑兵队伍直接撞到了一起。
  仅仅只是稍一接触!
  西楚人的骑兵,就呈现出了不敌之色。
  无数西楚骑兵仅仅只是一个照面,便被身着重甲的鹰扬骑士们,给撞的粉身碎骨。
  他们以往仰仗的锋利马刀,砍在鹰扬骑士的盔甲上时,却只能留下一道浅浅的白痕。
  更令他们心生绝望的是,这些骑兵竟然丧心病狂到,全由先天境的武者组成。
  屠杀依旧在继续!
  无数西楚人至死,都不明白往日里能在部落中娶数个老婆,有几百头牛羊的先天武者,会这么不值钱!
  …………
  与此同时,双方厮杀的中心之处。
  “羽先是吧!?”
  “跪地投降,饶你不死!”
  史万岁单手持槊,面色冷冷的看向了,西楚这支万骑的最高统领羽先。
  一道道肆无忌惮的煞气,从他的身体内弥漫而出,只压的在场西楚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虽然他被召唤出世不久,但其自身修为却从通神一重,闪电提升至四重。
  一方面是因为史万岁天赋卓越,另一方面却是数次战争的功劳。
  因为被系统征召的华夏人杰,都可以通过战争,汲取军道杀伐之气,来提升自己的武道境界。
  “你去死吧!”
  听到史万岁这种,侮辱性极强的话后,羽先双眼瞬间通红。
  手中长刀闪出一道寒芒之后,直接砍向了史万岁的脖颈处。
  “铛!”
  史万岁残酷一笑,手中马槊当空砸向了羽先的长刀。
  “噗!”
  羽先顿时喷出鲜血,手中长刀更是无力滑落,刀槊相交之时,他只感觉有一股沛然巨力,从马槊内向他身体里窜去。
  他虽然也是通神武者,却在史万岁面前,弱小的跟个婴儿差不多。
  “既然不投降,那你就乖乖的去死吧!”
  史万岁狞笑一声后,手中马槊便直接砸向了羽先。
  可怜羽先长刀落地,又深受内伤,那里可能躲开,史万岁的致命一击。
  在血光溅出之后,西楚万骑统领羽先,便化作了史万岁的槊下亡魂。
  “鹰骑听令,格杀所有西楚骑兵!”
  收回满是血腥的马槊之后,史万岁便在次沉声下令。
  随着他的这道命令,西楚骑兵们便迎来了灭顶之灾,一马平川的荒原之上,无遮无拦他们想跑都跑不掉。
  大量的西楚骑兵们,在逃跑之中被鹰扬骑兵追上,然后一马槊夺去了性命。
  更有倒霉的,从马上坠落然后被,仿若钢铁巨兽一般的鹰扬骑士,碾成碎肉。
  “啊,啊,啊!”
  随着鹰扬骑士的不断追击,一名名慌不择路的西楚骑兵,被追上杀死。
  这场一面倒的战争,总共持续了约三个时辰,其中有两个半时辰,是花在了鹰骑追逃兵的身上。
  “将军,鹰骑阵亡二百一十八人,轻伤七十人,重伤四十八人!”
  “此战歼灭敌军九千余人!”
  向史万岁汇报的依旧是那名,鹰骑校尉,只是现在他的脸上,多了一道狰狞显眼的疤痕。
  这是他不慎被西楚人的马刀,划到导致的。
  “将阵亡将士就地安葬!”
  “然后撤军!”
  史万岁默默听完,然后便如同往常一样沉声下令。
  …………
  汾阳军大营!
  一身戎装的王秀,脸色阴沉的坐于主位之上。
  他的左侧下首位置,依次坐着三名神剑山庄的供奉。
  这是神剑山庄庄主柳天河,特意派遣到军中协助王秀的。
  这三位每个人都有通神七重的修为,单独那出去都是可以威震一方的存在。
  “秋州的战事!”
  “让老庄主很是不满!”
  一名神剑山庄的供奉,起身之后冷冷的开口。
  秋州一战,两万汾阳精锐全部阵亡,据说这个消息传回永州之时,汾阳王秦析当场就昏厥了过去。
  而后得知消息的神剑山庄,老庄主柳天河也是大发雷霆,怒骂王秀废物。
  “刘供奉,明日本帅便会,亲自领兵包围秋州城!”
  “到时一定会给,殿下和庄主一个交代!”
  王秀勉强收敛脸上,阴沉的表情之后,沉声开口。
  秋州一战他得知之时,也是怒火攻心,军队的先锋讲究一往无前,替大部队开路,在一定程度上叶决定了大势的走向。
  先锋全军覆没,对大部队的士气打击,无疑是十分严重的。
  王秀也是考虑到这些之后,才选了以谨慎闻名汾阳的张同领兵,却没想到这个张同,还没出汾阳便全军折在了秋州。
  “王帅,到时候我们三人,也会助你一臂之力!”
  说话的是另一名,神剑山庄供奉名叫叶寒,乃是这三位供奉中脾气最为温和的那一个。
  “哼!”
  剩余的两名神剑山庄供奉,冷哼了一声,但并没有要反驳的意思。
  他们虽然看不起王秀,但是柳天河的命令,他们还是不敢违抗的。
  “多谢,叶供奉!”
  王秀闻言,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这三名神剑山庄供奉,虽然一个个架子大的不行,但是一身实力他还是看在眼中的。
  单对单他王秀估计,打不过这其中任何一名供奉,但是王秀精于排兵布阵,给他时间他能用手下兵马,活生生堆死这三位供奉。
  通神武者虽然强大,但本质上依旧还是肉体凡胎,刀砍在身上依然会流血,万箭齐发他们也会被扎成刺猬。
  据说只有踏足宗师那一境界之后,才能一定程度上无视人海战术。
  不过这个说法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人证实,东灵域的宗师们也从来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解释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