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一百五十六章:拔树

  李苟站在神树底下,他对着神树结出了一组手印。接着老李拉面馆的天花板被一股巨大的能量洪流击穿了,直接发射到了宇宙虚空中。同一时间木叶村各个李苟开的商铺地下都射出了一道光柱发射到了宇宙中。
  所有的光柱把神树包裹了起来。天空中都是封印术的符文照射的木叶村全都成为了蓝色。巨大的查克拉让木叶出现了10级地震。大地开始龟裂。无数的民众因为地震出现了逃难。死伤开始成倍数增加。
  升腾的封印术符文让木叶宛如一个哈利波特的魔幻世界。一个日向族人想用手摸一下飘在空中的封印符文。结果他的手在触碰到符文以后直接开始崩溃,连带的身体也膨胀爆炸了。
  他被过量的查克拉撑死了。这还只是一个符文。木叶村的上空此时正漂浮着数以万计的符文。
  5亿美元以上的好莱坞迪士尼特效制作,让习惯了c级忍术的日向,漩涡族人恐惧颤抖。
  这种画风的东西,闻所未闻!
  “好厉害的查克拉!这就是真嗣的实力!这种查克拉量,简直简直……”宇智波斑本来想说简直和尾兽的查克拉一样了。但仔细感受下来,他发现这股查克拉比尾兽的查克拉多的多。他贫乏的yy之力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即使是九尾也没有可能有这种一击改变世界画风的查克拉!甚至斑觉得李苟简直不是人类!
  这种级别的忍术,李苟只是结了三个手印??!!
  在他的认知中,三个手印的术基本意味着这是和对面打个招呼的试探。
  这tmd犯规了!!!你有这么牛逼,我当初还费劲巴拉的跑到黄泉找那神经病老头要轮回眼做个屁啊?而且你不是智者吗?怎么突然间画风变成了强者了?这不按照剧本乱来啊?
  “原来能和面麻,大筒木辉夜同时开战并不是因为计谋,而是你有着这个实力。真嗣,你这家伙实在是太强了!这根本不是我能插手的战斗啊?你叫我和柱间过来帮忙,不会就是为了看你多牛x来的吧?”斑自惭形秽的低下了头。当然千手柱间也同样的“咕咕”的吞咽着因为恐惧而流下的唾液。
  什么木遁忍术在这个术面前只是给花园种种草而已吧?
  “科学忍术——植物移植之术!”李苟转身脸不红,气不喘的对着斑介绍着。
  他的从容仿佛刚才的术真的只是随手打个招呼而已。就和宇智波对敌先扔两发手里剑一样。那意思不是说我要开大,而是我来了,我绅士的告诉你了,我要揍你了这样。
  其实两人都意会错了,李苟的这个术并不强。它只是因为查克拉多显得强而已。但它的科技含量并不高,这就是用巨量的查克拉堆积起来的漩涡族人改良的封印术。
  它的作用也只是能控制眼前的这棵树把它拔起来切割封印而已。2年的木叶村布局。数年的大陆商队积攒的生产力,打出这种规模的术并不夸张。
  这并不是李苟一个人的实力。而是宇智波凤凰商队加上其供应商数年积攒的生产力。
  “神树本身是尾兽。但封印如此多的尾兽进入我女儿的身体里,她们会死!配合我斑,用你的轮回眼!你能控制神树才对。拜托了,压制瓦解神树封印到我女儿的身体里,我知道你能做到。我会在其基础上再一次用多个封印术封死神树。只要我女儿长大,实力变得强劲。她们就能一点点的解开这个封印,控制神树。甚至逆推出这棵树的秘密。
  漩涡面麻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我们的时间有限。柱间君帮助我击杀捣乱的杂兵。”李苟对着吓傻了的两人说道。
  “好,好,好的。”斑看着满天的蓝色查克拉符文回答着。这一次他发现这些符文飘在空中的秘密了。符文并不是飘在空中,而是在一块块透明的丝绸上刻画着。而这些丝绸全都从地上的一个个管道里伸到了木叶村的上空。最神奇的是,这些丝绸是活的,在经过查克拉喂养以后都在疯狂蠕动生长着。
  这是一种全新的术。不!是一种全新画风的力量体系。这是科学农业体系种植出来的力量!
  就在斑打开轮回眼以后,李苟又结了8个手印。这么多的手印意味着更可怕的术。
  木叶村的天空一下子从白天变成了黑夜。首先是巨大的层层叠叠的蕨类植物拔地而起遮天蔽日。这些蕨类植物足足有7,8层。每一层的厚度在5米以上。然后在蕨类植物外围是由光幕组成的封印术结界,这些封印术有着五花八门的颜色。接着在外边是数层厚实的砖石墙壁把木叶村完完全全封闭锁死。
  在这种规模的术面前就连当初宇智波灭族的那只大青蛙都属于小个子了。
  “愣着干嘛呢?我叫你们来是为了看我装逼来的?”李苟对着发呆的俩人吼道。
  “对,对不起!”斑反应了过来。
  “准备好了,我要拔树了!”李苟拿出一个特质手套带在了右手上。接着他右手轻松的一抬。神树的周围漂浮的符文就伸出了巨大的铁链子开始朝着神树捆绑起来。天空中漂浮的符文都是锁链的生产基地。无数的锁链交织而成,让这里成为了一个锁链世界。
  几个日向上忍不信邪的拿着柔拳打着铁链子。结果几米粗的大铁链子和有意识一样,随便的抽打了几下,这些上忍就被打成了肉渣。
  “给我起!”李苟的右手指挥着捆绑好神树的铁链子往上一抬。接着神树的地面全都塌陷了。神树在一点点的被连根拔起!空气中都是掉落的树叶和灰尘。甚至神树的巨大树枝掉在地上都能砸死一些实力弱的忍者。
  同时李苟也控制着铁链子把自己和宇智波斑以及步美等人托举了起来慢慢升空。留下千手柱间在下边清理着杂兵。
  堂堂忍者之神在积攒了数年生产力的科学忍术面前,沦落到只能打杂兵的境况。
  “可惜没有破解自然能量。否则我就不需要这棵树了!我还是太弱了!”李苟对着眼前拔了半天只拔出三分之一的铁链子不满意的嘟囔着。
  “爸爸,太厉害了!真好玩,婉儿长大了也想玩这个链子。”婉儿在步美的怀里看着抬举自己和过山车一样的铁链子拍着手说道。
  现场除了两个不懂事的孩子,所有人都被李苟吓傻了。包括朝夕相处的步美和曜子。
  这就是当年那个喊出莫欺少年穷的废柴!!这就是他们父亲指腹为婚的爱人!
  “爸爸,你看到了吗?这就是遵守约定的力量!”步美看着吓呆傻的世人,感觉特别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