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二章:田税

  半年的时间让李苟学会了一些日语的日常用语。虽然还不能和普通人一样畅通无阻的交流。但配合着当时的情景,到也能让人阅读理解答对题。
  身体在这半年的康复训练下也已经趋于稳定。每天腰酸背痛的时间能控制在夜间发作。白天只要忍一忍就能熬过去。
  瞳术血继限界的开发却有着突飞猛进的效果。从原来的看东西有些模糊,到现在眼前已经蒙上了白色滤镜。李苟估计用不了几年,他就能无印开启白眼了。
  拄着拐杖坐在大石头上看着川野淳一打理着田地。李苟内心却说不出的平静。战争不止是带来了难民,也同时带来了大量的无税收的荒地。
  大名的税收政策是无法在动乱的年代有效的控制住李苟所在的小山村的。这让李苟一家人能幸福快乐的生活在忍界。而因为战争的原因,离乡逃难的乡亲们又腾出了大量的土地,这让李苟一家人的日子过得还不错。
  有的时候能否苟下去,运气比实力还重要!
  “淳一,隔壁家的毛利有人回来了。”樱对着田里的淳一说道。
  “咦?真的吗?前几年他们家躲避灾祸的时候,我还担心呢。还好,还好,能活着回来就不错。”淳一兴奋的说道。说完就拿着锄头往毛利家走去。
  李苟也缓慢的跟着儿子一起过去看看。毕竟村子里已经没多少人了,回来一个人都是宝贵的。
  当李苟到了毛利家的屋前,看到的是一个小女孩在乡亲们的包围下哭泣。
  “爸爸死了!妈妈也死了!就剩下我不知道怎么办了?”小女孩在村子里哭诉着。
  “别哭了,小兰。”留守的村人把小兰领到了屋子里。给了她一碗稀饭。几经周折的毛利兰喝了几碗稀饭后,就很快睡着了。
  这件事让村子里的人很庆幸。当初战争的时候,村子里留下的都是不能远出的老人。没想到留下的老家伙一个没死,跑出去逃难的村人却碰上忍者被杀了。不能不说这很讽刺!
  这世道没法说理去。
  “老公,多亏了爸爸。要不是我们要照顾爸爸,需要留在村里,也许我们逃难也会像毛利家一样……”夜间樱对着淳一有些后怕的说道。
  “嘘!别说了。”淳一按住了想要说话的媳妇,俩人趁着黑暗………
  李苟躺在床上听着屋外的动静无法入眠。毛利兰的遭遇给他这半年的悠闲生活敲起了警钟。这里并不太平。
  这一次的重生,李苟算是抽到了一个上上签。重生在一个脑血栓老人身上看似运气差,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假设他重生到一个下忍或者武士身上。语言不通,没有前身记忆的情况下又要奔赴战场。
  他能活得下来吗?
  估计连句台词都说不了就挂了的可能性才大吧?
  又或者他重生在一个小孩身体里,本来小孩会说话,但重生后就只能说中文了。周围人会不会把他当成妖怪杀死?
  而脑血栓老人即使学说话也不会让人感觉惊奇。即使不记得前身记忆,也没有人会怪罪。毕竟上年纪了嘛!
  李苟他运气确实爆棚!这第一次穿越让他攻克了语言的难关!所以说重生者不是那么好当的,稍有不慎就会身死道消!
  小说里三岁臂上能走马,五岁胸口跑火车,十岁脚踢忍界的那一定是胡扯!
  李苟金手指的2年冷却重生实在是太长了。他的金手指看似能带给他永生,其实却有着巨大的隐患!在这个朝不保夕的世界,也许苟不住两年就会挂!
  ……………………
  自毛利兰回村半年后,又有许多的村人陆陆续续的回到了青草村。通过这些人带来的消息,李苟知道忍界三战结束了。
  或者也可以说一部分地区已经结束了。这其中就包括充当火之国缓冲地带的草之国。因为木叶村停战了。
  在九尾大闹木叶的一年后,木叶已经进入到休养生息的年份。而李苟再有一年就可以随便浪了。
  村人的回归,代表着草之国的田税也该上缴了。由于草之国的弱小,大名背负了很多的债务。而这些债务都需要李苟这样的贫民百姓来承担。
  “大人,我们没有那么多粮食了。我家里还有生病的老父亲。能不能少缴纳一些?”淳一跪在一个大名武士的面前祈求着。他的脸上都是鼻涕和眼泪。
  “滚!一个贱民真是恶心!”武士一脚踹飞了淳一。接着带着强征的粮食去往了下一家。
  “小兰被抓走了。听说当了大名的侍女就不用交税了。”家里樱对着淳一说道。
  “小兰家就她一个孩子?也用交税?”淳一揉着脸上被踹青的伤口痛苦的说道。
  樱拿着棉布沾着水仔细的擦着淳一的伤口。
  “疼疼疼!”淳一被弄的直叫唤。
  “这帮该死的畜生,我真想和他们拼了。”淳一对着樱说道。
  “胡闹!”李苟对着自己的儿子呵斥道。
  “爹?你又下床了?”淳一关心的说道。
  “你打不过那个武士!来硬的绝对死的不能再死了!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直接把粮食交出去!不要蛮干!”李苟用着不太熟悉的日语训斥着想要反抗的淳一。
  “可是,他们把粮食都拿走,我们怎么过冬?”淳一反驳着。
  “别和我可是!反抗你就会死!苟活才是最重要的。傻儿子,你以为你的一把子蛮力能打得过对方?你对他们手中拥有的力量一无所知!”李苟用着力气吼道,说完他因为用力过度开始了剧烈的咳嗽。
  这一年,李苟很感激这个便宜儿子和儿媳。要不是俩人的照顾,他可能已经饿死了。在这个超凡的世界中,没有力量就只能苟着。
  “淳一,我在家里的地窖有藏粮食。”樱对着还想辩解的淳一小声说道。
  “真的?”
  “嗯,前几年不是没收税吗?我就储藏了一些。虽然有可能已经坏了。但还够过冬的。”樱贴心的说道。
  “樱,你可真是我的好媳妇!”淳一高兴的在樱的脸上亲了一口。
  李苟也拄着拐杖开心的笑道。有了这些过冬的粮食,他就又能在忍界苟至少半年了。
  这样开春后,加上淳一时不时的打猎接济,他绝对能苟完两年。
  到时候重生冷却一结束,他一定会让这帮让他吃瘪的杂种知道什么叫老当益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