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七十章:清理

  作为种花家的一员。李苟的种地技能非常高。这也是种花家的人的天赋加成。
  老美的火箭发射到太空都是检测外太空的信号,看看有没有外星人什么的。
  而种花家呢?我们研究的是如何在太空种菜,甚至是养蚕。
  这是大的方面,从小的地方来看也是一样的。全球的最大无现金交易平台是种花家研究出来的。这种让世界惊叹的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玩意,种花家的老百姓拿来干什么?
  种树,喂鸡!
  还有老外一般都是在自己家花园里种些花朵欣赏。而种花家的小区阳台呢?韭菜,大蒜,豆芽,西红柿什么的比比皆是。
  如果是丧尸狂潮这种世界末日来临,种花家的人。甚至可以靠着阳台和存粮苟一年不出屋。直到街上的丧尸吃不到人都饿死为止。
  所以种花家才没有末日,才不信末日!
  在李苟看来,战国时代的忍界互相杀戮都是因为这里科技树点歪了的原因。
  这里宁可好几个忍界家族挤在一个小海边今天你抢我的粮食,明天我抢你的粮食的互相杀戮结仇。也没有人愿意踏踏实实的找个没人的山沟里种菜去。
  根据李苟这几天的观察,他已经物色好了几块地方。都是之前路上发现的可以种地的地点。有着土遁和水遁忍术去种地,简直是太方便。
  只要众人一到新村,他就打算带着这具身体的便宜母亲找个没人的山沟里偷偷的藏起来。
  然后拿着锄头和种子开始种地。期间甚至都不打算出去了。房子没有自己盖,吃的没有自己种,衣服没有自己种棉花做,实验室没有自己建。总之一切都自己自足,闭门造车,把上一世学到的东西慢慢消化。
  什么人手不够?
  烧点柴火续点蓝,来个几十个分身够不够用?不够再烧点柴火多分几个。
  心里有了主意后,李苟看着四周准备打仗忙碌的宇智波忍者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子鄙视。
  “一帮懒b!整天只知道打群架!”
  就在李苟带着优越感的鄙视的时候,一个女声在他的身后说道:“真嗣,接下来跟紧我!绝不能离开我的身边!”
  “恩?!”
  说话的人是步美,此时她的表情出奇的严肃。甚至额头的眉毛都皱巴巴的挤在了一起。
  “这妞又想干嘛?”李苟没好气的想到。
  李苟的优势在于他在和平的地球学完了九年义务教育。他的劣势是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争。对残酷的战争认识不足。
  步美已经从族人的动作中查询到了阴谋的意味。无论是躲在角落里用手语比划的忍者。还是远处草丛里那明显是人工养殖的忍兔,都意味着不远的将来这里会有一场恶战。
  “看来泉奈说的是对的!”
  步美手里飞快结印。接着一个小猫咪砰的一声从她的脚边变了出来。然后她对着忍猫说道:“告诉我妹妹,快跑!离开家族,来新村找我!中途不要让族人发现!”
  小猫听完对着步美点了点头,接着变成烟雾消失了。
  看到这里,即使李苟在没有战争经验也明白了这里面有问题。
  “怎么回事?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李苟抬着头对着步美问道。
  步美听完,蹲下腰和李苟平视着。她目不转睛的盯着李苟的眼睛看去。两个人的脸几乎不到15厘米。被这个女人脸贴脸的盯着,李苟感觉有些不自然。
  “你,你,你干嘛?突然间离得这么近?”李苟甚至出现了一点口吃。
  这啥意思?觉得我是正太易压倒是不是?
  “你相信我吗?”步美看着李苟的眼睛严肃的问道。
  “喂喂?您能把谓语部分说的全一点吗?相信你什么?相信你要压我?相信你肚子疼要拉屎?相信你姨妈来了?能不能不用中二语和我对话?这太累了!”
  虽然满心的吐槽,但李苟知道对于这种中二只要有一丝迟疑就会被灭掉满门。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回道。
  “我相信!(个锤子)”
  听到李苟果断相信自己,步美对着他一笑。给他来了个爱的脑瓜崩。
  “别害怕,我等着你的两年之约!这次就由我来保护你!将来你可要保护好我呦~”
  李苟揉着被崩的脑瓜一阵无语。这都是什么展开啊?没事动手动脚的弹我额头?你不怕我以后不长个?还是宇智波就爱脑瓜崩?
  那我可以介绍一个叫做“手工耿”的大神给你们认识。快手id号是:……
  虽然觉得这女中二做事情莫名其妙,但李苟却也在内心警觉起来。甚至他把宇智波顺子和英二叔叔一起叫来自己的身边。好出现突发情况自己能对他们施以援手。
  “喵~”
  “喵~”
  “喵喵喵~”
  上边的声音并不是李苟在唱“一起学猫叫”,而是此时他真的听见了四周出现了很多的野猫叫声。在第二世,李苟学过宇智波的历史。知道这一族是使用忍猫的家族。有这么多猫叫,看来确实不正常。
  ……………………………………………
  就在李苟疑惑的时候,场中形式突变。
  “水遁大瀑布之术!”
  几个带着动物脸谱的忍者对着宇智波一族的迁徙队伍突然的来了一个不打招呼的袭击。
  多人施展的大瀑布之术又加上在海边,空气中水汽很重。大瀑布之术简直和海啸一样直接把李苟的队伍冲击的七零八落。
  许多人的身体被极速的水流冲的支离破碎。物资也被水流冲击的全都散了架。
  李苟这一次运气很不错,大瀑布距离他的方向很远。当水流冲过来的时候,威力已经对人体没有伤害了。
  但水流中的物资撞击造成的二次伤害却一点都不低。李苟亲眼看到在水底一个年龄在30多岁的贫民男性被手推车撞击在了胸口,直接一口血喷了出去昏迷在水底。还有被粮食袋子压住腿的贫民,活活在水底游不上来窒息而死。
  这一次李苟运气还行,但他身边的顺子却很倒霉。一辆推车朝着她直直的撞来,李苟见此把查克拉运转在四肢上。用手顶着被水流冲击过来的推车朝远处一扔。手推车才没有碾压在顺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