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十八章:领导动动嘴

  “三代大人请说。”
  “查克拉电池的构想是很好。但你打算用什么作为查克拉的能源?要知道查克拉只要不使用,很快的就会消散掉。
  所以你必须有一个能长时间储备查克拉的容器。而且忍界不止是你提出过要把查克拉储存起来待后续使用的想法,我的一个徒弟就有过这种想法。但无一例外这些人都失败了。
  唯一成功的案例就是尾兽。只有尾兽可以源源不断的提供查克拉,其它的还没有成功的案例。这个实验恐怕会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但成功性会很低。我不能赞成。居田君,还是做好报社才是正事。”猿飞日斩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在猿飞的思想中,你居田虽然挣钱是一把好手,但修炼就是一个废柴。你一个忍校都没毕业的家伙,和我谈什么查克拉电池。
  我能和你认真的聊,已经是看在你会挣钱的情况才这样的。别人我真不会给这个面子。
  李苟看着猿飞日斩的样子还能不明白大领导的想法?
  “你们这帮靠天赋的体力劳动者,不就是瞧不起我们这帮坐办公室搞科研的吗?”李苟内心吐槽着。
  想要用嘴巴把中二值很低的猿飞日斩忽悠瘸了很难。他骨子里就有职业歧视。像是自来也,波风水门,凯,卡卡西,漩涡鸣人,这种靠着身体天赋修炼的,猿飞日斩内心就喜欢。这就是火之意志的继承者!
  而大蛇丸,卑留呼这种喜欢蹲地下室搞科研工作的,他就讨厌。不是恶意重伤,就是严禁你坐办公室按点打卡上下班。
  像是大蛇丸这种利用上班时间接点私活搞点个人爱好的,猿飞日斩甚至大义灭亲的直接就给开除了。完全不考虑当初打天下的时候,大蛇丸为大老板立下的汗马功劳。
  “我保证不会花费太多的资源。这是我准备建立的查克拉电池科研组所需的材料。请三代大人过目!”李苟指着纸上的清单说道。
  三代和长老团一看,确实都是一些低级的东西。甚至有一些和忍术完全不搭噶的东西。例如发电机工人,电线安装师傅,煤炭工等。但蚊子再小也是钱!
  “请三代大人成全,查克拉电池一旦成功,会让许多的天赋不足的忍者提高许多的战斗力。
  而且我有信心为木叶赚取更多的钱财。这些赚取的钱财如果不能变现成实力,那报社的运转会出现大问题!”李苟诚恳的站了起来,给三代鞠了一个深躬。期间因为右腿的缺失,差点没摔倒。
  三代只是站在那里默默的抽着烟,他在思考利弊。李苟的态度很坚决,甚至可以说是有点逼宫的意味在里面了。
  要是别人,猿飞日斩早把他叉出去了。但李苟不同,他确实能挣钱,而且挣钱的办法也确实比他们这些从10多岁就只学会了杀人的忍者要强的多。
  面对这种文化人,猿飞日斩还是挺尊敬的。
  “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好的。我看了一下,需求的东西并不多,实验也并不危险。根部可以派人手支持这个科研团队。”团藏在一旁说道。
  “嗯?”
  “嗯?”
  “嗯?”
  猿飞日斩懵逼了,顾问团懵逼了,李苟也懵逼了。
  尤其是李苟,他从来没觉得一个老中二会支持自己。
  这是团藏吗?
  不是应该处处刁难穿越者,才是你的设定吗?什么时候你团藏成为了穿越者之友了?
  但只是一瞬李苟就明白了。团藏这是对自己刚才的善意给予回馈呢。
  老中二的逻辑其实并不难猜,你老老实实接受我团藏的控制,你就是木叶的栋梁。如果能支持我团藏搬倒猿飞日斩,那你就是木叶的第一功臣!
  给李苟安插人手,不但能监视他。还能构成他进一步和李苟的合作。
  他团藏别的没有,就是手中有一堆肯听话的死忠。俩人这是王八看绿豆,看对眼儿了。
  “太感谢团藏大人的支持了。”李苟再一次弯腰给团藏行了一个大礼。
  至于会不会得罪大老板?反正你都快被当初开除的办公室职员搞死了,等你死了到纲手接任,中间有那么长的真空期。足够他李苟运作的了。
  不,难道?难道是团藏已经知道大蛇丸要搞死三代了?木叶崩溃计划是团藏首肯的?
  也对,否则怎么解释大蛇丸能那么顺利的打入木叶,并杀死木叶的最高统帅?
  也许团藏就是利用大蛇丸的木叶崩溃计划,除掉自己的这个政治对手!
  “这是机会!”李苟在给团藏弯腰行礼的时候,一下子就明白了其中奥妙。
  三代会死!因为徒弟和团藏的阴谋!
  团藏以为三代死了,他就能掌权。他没有考虑到纲手的回归!这是团藏的失误!
  这里边能不能有机可乘?让自己把忍界大陆的局势搞浪起来?再不济也可以把自己卖给团藏,获得团藏的支持。等到发育完全(2年后),正好是2柱子开挂回村搞死团藏的时机。
  到那时,团藏一死。而自己该研究的已经研究了,该洗脑的也都洗脑了。甚至趁着团藏倒台死亡,纲手忙着4战昏迷,李苟都有可能掌握木叶的一定权利。
  虽然火影是不太可能,但顾问团呢?或者拉拢(洗脑)一批根部解散的人员。
  这事可行!
  就这样,李苟因为出色的任务委托完成率(挣钱能力)。获得了他谋划的一切。而代价,就是他的自由。
  ……………………………
  “各位辛苦了!报社的未来就靠你们了!”第二天,李苟站在这个500多平的房间里对着一排排下属训话道。
  站在第一排的有红,还有着猫脸,狗脸,狐狸面具的暗部。甚至李苟还发现了根部的绘画特长者佐井。这些人被临时通知将接受报社的工作时还很懵逼。
  尤其是红更是如此。毕竟他们班还要参加中忍考试。谁想到考试正进行着呢,他这个带队却被领导叫走忙别的工作去了。也不知道今天死亡森林的考试,那3个孩子发挥的怎么样?
  “各位对我可能还不太熟悉,认为一个瘸腿的残疾人是怎么当上上忍,并让你们听命于我的?甚至对我有很多不服!这我都理解,毕竟和你们比起来我就是一个可怜的弱者!”
  李苟也是第一次给这么多下属训话,因为这事,他昨夜还写了个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