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十九章:领导动动嘴2

  “我不久前还是一个连查克拉都没有的普通人。不,还不如普通人。”李苟举了举手中拐杖。又晃了晃空荡荡的右腿裤子。
  这朴实的开场白立马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不止是猿飞日斩的暗部,就连佐井这些根部也被吸引住了。
  对啊,他们这些混了这么久的忍者都没到上忍,大部分也只是特别上忍。你一个残疾人是怎么混的?
  “因为我所做的工作是能让木叶走向辉煌的事业。同时也能改变忍界大陆的现状。”
  李苟拄着拐杖走到了一个狐狸脸的忍者前问道:“你一定见过食不果腹的贫民。你也一定见过没有力量无力被杀的同伴,你更见过战争。对吗。”
  这名狐狸脸的暗部低下了头严肃的说道:“是的!我见过!”他的声音有一种哀伤。
  这里的大多数忍者都是上了年纪的,和漩涡鸣人这种没见过战争的人不是一个年代的。
  他们有些人甚至才12岁就被迫送到战场进行杀戮和被杀。而这个年纪在后世刚小学毕业。试想一下,一个小学6年级的小屁孩去战场上看着同学死去,或者用自己稚嫩的手捅死敌人。能不造成心理疾病吗?
  忍界大陆为啥中二这么多?为啥每个人都想改变现状?甚至连反派也是一副为了天下苍生谋福利,不惜牺牲生命的意愿?
  因为痛苦!因为失去!因为战争!
  “告诉我你们见过亲人逝去吗?”李苟走到了佐井身前,拍了拍佐井的肩膀问道。
  佐井被李苟的话勾起了回忆。他想起了他的哥哥。那是他加入根部也不能忘记的事情。佐井因回忆沉默了,但他的沉默不能阻挡李苟的演讲。
  “你们知道为什么会打仗吗?为什么会有亲人逝去?而忍界又为什么没有和平呢?”
  这个问题别说眼前的人不知道。就连千手柱间,宇智波斑这等强者也不知道。佩恩甚至一辈子都在找寻这个问题的答案。
  当然李苟也不知道,但他必须装出一副我知道答案!并能给出这个答案的解决方案的样子!这才是嘴遁的基础印!
  “因为不信任!人与人的不信任会铸造一道墙,村子与村子的不信任会引发战争!而这种不信任会让这个世界永远的混乱下去,甚至是夺走你的亲人!我们生活在黑暗丛林中。人与人只有陷入杀与被杀这种永远不能改变的死循环!”
  众人被李苟提出的问题吸引住了。从刚开始的轻视,到现在的关注。这证明嘴遁之术正在生效!
  “报社不止是卖报纸赚钱的简单工作。而是为了宣传我们木叶火之意志的呐喊。让更多的人理解我们木叶为了和平所做出的呐喊。我虽然和各位比起来就是一个废物。但为了木叶,为了忍界,为了不让人们失去宝贵的亲人。我愿意为此奋斗一生。”
  说道这里李苟扔掉拐杖,颤颤巍巍的用单腿俯身在地,对着所有报社的员工重重的嗑下了头颅。
  “恳请各位助我一臂之力!为了木叶,为了忍界,为了和平!”
  李苟的政治作秀在忍界大陆很少见。这里的人都是我厉害,我职位高,你就要无条件服从。让你去做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你也要服从。不服就是你思想有问题,要被清理掉!
  这是忍者的信条,也是小鬼子设定的扭曲世界观。
  但忍者也是人,是人就会有感情,就会被感动,就会被洗脑。尤其还是一帮10多岁就得了心理疾病,还不能找心里医生治疗压抑许久的病人。
  李苟的这套在地球的作秀中,算是最低级的做法。然而在这里简直堪比原子弹和别天神。
  场中许许多多的人都认可了李苟的说法。一个好的企业,好的组织,好的教会,必须能有一个高大全的理念才可以聚拢人才。
  而没有什么能比“和平”,对战乱地区的人民更加有力的口号了!
  李苟知道虽然一部分人已经中了嘴强幻术——嘴遁之术的控制。但不代表这个幻术能一直生效和对所有人生效。
  但前世的三字经里已经给出了如何让嘴遁发挥到极致的做法。
  “教之道,贵以专!”
  三字经中这句话的意思是“教育的精髓是专心致志的长时间的去教育。”
  翻译成人话就是:“老子我要天天给你们开大洗脑。你就是不信传销大法的死硬分子,在这种集体中了洗脑大法的大环境下。沦陷也只是时间问题!”
  李苟对着报社的一名老员工“啪啪啪”的拍了拍手。接着这名退休忍者就郑重的拿出来一堆红袖箍。红袖箍上印着“为了忍界和平”的大字。
  李苟拿出红袖箍首先给自己戴上了。然后他拄着拐杖走到第一个忍者面前亲自为他戴了上去。
  “为了忍界和平!”李苟对他敬了一个礼。接着又走到下一个忍者面前。
  “为了忍界和平!”
  “为了忍界和平!”
  …………………………
  每给一个人带上,他就会说一句这样的话,同时敬一个礼。虽然只是一块红布,众人也不知道那个敬礼代表了什么?
  但看着上边的“和平”大字。所有从小杀戮,并不知道杀戮是为了什么的中二心理疾病患者。好像明白了一些东西。但这些东西是什么?他们也说不出来。总之这普普通通的红布让这些人感觉世界不一样了。他们变得不一样了。
  这叫做集体症候群。这些人被李苟用嘴遁之术,从一种心理疾病弄成了另一种更严重的心理疾病。
  以后在报社不要叫我大人,因为我们没有上下级之分。我们是为了共同理想聚集在一起的志同道合的伙伴!
  以后见面要叫——同志!
  ……………………………
  “他没有别的隐瞒动作?”团藏看着跪地的佐井问道。
  “并没有,我们只是戴上了一个红布,喊了一些报社会传播木叶火之意志和平的话。其它的并没有任何奇怪的事情,要说奇怪的地方,就只是居田并不让我们喊他大人。”佐井汇报着。
  “不喊大人。那喊什么?”团藏不解的问道。
  “我们要喊同志!他说他是弱者,是残疾人。喊大人是不合适的。”佐井汇报着。
  “哼,还算是有自知之明!密切关注他。如果他有异动,可以拿下他!”团藏听完佐井的汇报冷哼了一声。
  “遵命!团藏大人。”佐井点头答应着。
  虽然佐井所有的汇报都属实。但他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的话语中,下意识的有着偏袒李苟的意思。甚至他都没有说出,当人们带上红袖箍喊出为了忍界和平那句话的情绪与激动。那种狂热到和海浪一样的欢呼。
  那种口号喊起来的感觉,即使是已经麻木的佐井都有了一些触动。
  “同志吗!”佐井躺在根部的床上拿着红袖箍摆弄着。和他一样的还有着许许多多参与了李苟洗脑的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