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七十二章:我要保护你2

  “爸爸?你打我?”步美不敢置信的看着父亲。
  “爸爸,我讨厌你!”步美生气的跑掉了。
  就在步美离开以后,一个瞎了一只眼的男人站在了步美父亲的身后说道:“你又是何必呢?我家真嗣的资质确实配不上你家步美。”
  “不要这么说,要不是你的保护,我早死了。更不会开启三勾玉!该成为族里英雄的不应是我,而应该是你源堂才对!”步美父亲抱着真嗣父亲痛哭着。
  宇智波一族的开眼从来都不会轻松。能开到3勾玉,也意味着这个人吃了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步美的父亲就是因为真嗣的父亲的死命保护才开的眼。
  但真嗣的父亲却因此瞎了一只眼成为了村子的废物。而他呢?反而成为了人人口中的大英雄。
  作为爱恨情仇分明的宇智波,这让步美父亲觉得自责与内疚。而这种自责与内疚在无法偿还的情况下,就施加给了下一代。
  ……………………………………………
  “不想死的让开,宇智波步美!这事和你无关!”狗脸忍者看着步美的2勾玉说道。
  “不,这是我和父亲的约定!也是我做出的决定!即使死,我也要保护真嗣!”步美从腰间掏出了一把苦无表情坚毅的说道。
  “这个女人是认真的!”李苟趴在步美的后背,感受着她身体中散发出的充满牺牲自我也要保护自己的查克拉情感,心中有些东西被触动了。
  ………………………………………
  “李苟,我们分手吧。”看着手机微信里的消息。李苟极速的拨通了语音电话。但是得到的永远是忙线没人接听。
  “为什么?大学交往3年,为什么说分就分?你是不是有别人了?”李苟按着微信语音键吼道。
  但本以为不会收到任何回复,没想到很快的他就收到了提示。李苟点开了语音功能。
  “滴~李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和任何人交往。只是毕业后我要去魔都上班。而你不是打算在帝都生活吗?所以我们俩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听到这里李苟愣住了,原来是这个原因。并不是小说里那种大学女友毕业后恋上高富帅的狗血剧情。只是因为异地恋,俩人才分手的。
  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让被甩的愤怒一下子熄灭了。
  “真的只能如此吗?就不能有别的办法?”李苟用微信打着字回复道。
  “恩,我认真的考虑过了,我爸妈在魔都给我买了房,我要去那里生活还房贷。所以我不会在这里继续生活了。而你在帝都已经有稳定工作了,你会为我放弃一切,去魔都吗?”微信很快的传来了一大段字。
  “为了你放弃一切吗?”李苟颤抖着看着微信,他此时已经完全不生气了。女朋友说的没错,这并不是狗血剧情。只是俩人在一起不合适了。
  他不能为了爱情放弃自己的生活,同样的女友也不会为了父母的房贷舍身取义的留下来陪他。
  他们只是在共同道路上依偎行走的两个普通人。当道路出现分岔路口时,各走各的才是理智并且聪明的。这才是成年人该做出的抉择与觉悟。
  “好吧,祝你好运。”李苟打了几个字发过去。
  “你也是!”微信立马收到了回复。
  当结束微信聊天以后,李苟出奇的没有任何分手时的悲伤。甚至连沮丧愤怒也不强烈。
  是啊,我不能要求对方为我放弃所有。就和我也同样的不能为了对方放弃一切一样。
  既然这样,那何必伤心?也许我们从始自终就没爱过对方,只是因为无聊寂寞走到了同路而已。
  这是李苟的第三个女朋友,也是让他真正明白爱情和婚姻是两件事的女朋友。
  当年初中操场那颗梧桐树下的初恋告白,仿佛风尘在地下室的旧箱子里的老照片一样,已经渐渐模糊。
  当青春期的悸动褪色,人总是会走向成熟!
  ……………………………………………
  “火遁凤仙火之术!”步美背着李苟在几个包围过来的忍者打中自己的一霎那跳起来用出了忍术。接着她又连续用出了多个火遁忍术逼开了包围网。
  “步美?你?难道?”看着已经第10次释放c级忍术躲避体术进攻的步美。
  李苟明白了,她是担心近身的体术战会误伤到后背上的自己。所以才不得不选择消耗查克拉巨大的忍术战。
  然而写轮眼在万花筒之前最大的优势并不是忍术的加成,而是体术的洞察力。
  放弃自己的优势,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吗?
  “呼呼呼~”步美终于开始喘起了粗气,忍术虽然威力强劲,但却消耗巨大。面对20个左右的敌人围攻消耗查克拉,即使是步美这种十多岁就开眼的天才也有些支撑不住了。
  “宇智波步美,最后一次机会。放下真嗣离开,我们会饶你一命!”狗脸忍者说道。
  “……呼呼呼……呼哧呼哧!”回答他的只有步美粗重的喘息声和那双坚定的勾玉眼神。
  “既然这样,那就执行B计划,杀死步美和真嗣,回收写轮眼!”狗脸忍者对着身边的人说道。
  “嗨!”众人回答着。
  接着李苟明显感觉到围攻的人体术进攻频率加快了。不,不止是体术,就连洞察力也快了。
  “这是写轮眼,果然是宇智波一族的阴谋!”李苟把查克拉集中在自己的眼睛上观察。这让他看见了面具下的瞳孔颜色。
  “去死吧!”一个忍者在步美闪躲不及时的时候一脚朝着她的背部踢去,那里正是李苟待的地方。
  “不要!”步美一个转身把李苟从受攻击的方位转移走了。但她自己也被踢中胸口飞了出去。她终于抓不住李苟,让李苟掉在了地上。
  “哼,已经到极限了吗?”看着身上被手里剑扎的冒血的步美,狗脸面具的人自言自语着。
  接着他就朝着李苟走去,一边走,一边看着从地上艰难爬起来的李苟说道:“就因为你这个废物,让族里失去了一个精英!你该死!”
  他拿着苦无朝着李苟心脏处扎去。
  “不要啊!”步美焦急的喊道,但是已经脱力的她什么也做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