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三十一章:与初代战斗过的人

  看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装遁满点的2柱子吸引住了。李苟也不等什么大老板批准了,再不走,就别走了。
  想到就走,对着火之国大名露出了一个微笑,拿着拐杖迅速转身,动作一气呵成。此时李苟距离走出主席台绝对用不了10秒钟。
  而这个时间根据记忆中的剧情绝对够用。因为在动画片中,2柱子和我爱罗俩人你来我往试探了好一会,甚至还嘴炮了10多分钟才出现后续剧情。
  而这个后续剧情的触发点就是佐助的一击千鸟打伤了我爱罗,接着受伤的我爱罗暴走了。
  “成了,这波稳了!”李苟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千鸟!”佐助跳到了看台墙壁上,手中聚集了一发新学会的忍术。
  “恩?怎么这么快?你丫不是应该先试探一下的吗?怎么直接上来就开大?我记得剧情不是这样的?”李苟拄着拐杖回头满脸都是震惊。
  这不可能,佐助为什么会直接开大?你的试探呢?你的嘴炮呢?这根本不是忍者的战斗方式啊?
  “莫欺少年穷!”佐助大吼道。
  “我TMD,又是一个被洗脑的中二!!”李苟还能说啥。
  没错,虽然傲娇。但佐助其实比鸣人更爱看斗破!原因嘛?当然是代入感强。毕竟他也是大家族的少爷嘛。
  而斗破虽然是李苟盗版的。但有些部分剧情,李苟也不可能完完全全记住原剧情。所以斗破算是半盗版,半同人的小说。
  这里面的打斗场面就有李苟自己的思路在里面了。在故事中,李苟不止一次提出了。打架少BB,直接开大招的理念。
  而剧情甚至有反派因为话多,被主角反戈一击而死的经典桥段。
  作为深爱装遁的佐助看到这里,一下子醒悟了。他在台下和敌人叨逼叨逼的嘴炮聊天,观众席的粉丝听得到吗?
  不,绝对听不到!
  这样就不能装啊?而不能装他就好难受啊!
  不行,还是应该学消炎,管你那么多,上来一个大招把对手打残废了。然后在对手惊恐于自己的实力,吓得不停瞎逼逼的时候。自己只要冷哼一声就可以了!
  没错,就是这样!
  佐助学会战斗精髓了,他在不知火玄间说开始的一瞬间,用一击千鸟把还没准备好的我爱罗胸口打出了贯穿伤。要不是沙子的自动保护。我爱罗这下直接就嗝屁了。
  我爱罗这一下可比原著中受的伤严重多了。毕竟他没时间躲在沙球里。
  “呜呜呜呜~~~血,是血!”我爱罗暴走了。
  同一时间大蛇丸用苦无挟持住了猿飞日斩。而两个人正好面对着李苟。
  “你妹的!”李苟现在巨尴尬。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他怕他一动换吸引了俩个大咖的注意,结果飞过来一发苦于弄死自己。不动,他知道一会这里就会变成战场。
  “怎么办?怎么办?一会我可要直面初代,二代,大蛇丸三个猛人了。这可比角都那个隔着几公里扔了发手里剑,逢人遍吹自己和初代交过手刺激多了。他这是真要和初代掰掰手腕了。”就在李苟焦急万分的时候,天空中飘落了很多的羽毛。
  接着李苟感觉眼皮越来越沉,然后他就睡着了!
  …………………………………
  “啊,真香!”李苟从家里的床上伸了个懒腰。
  “咦?已经晚上10点了?”李苟迷糊的看着家中的闹钟迷糊的说道。
  “居田师傅,您醒了?”一个美丽性感的女性在自己的床边关心的说道。
  “哦,是早莲婧啊…”李苟看着这个女人恢复了记忆。
  “等等,中忍考试呢?”李苟忙不迭的问向床边的早莲婧。
  “已经结束了。三代大人死了!”早莲婧回答道。
  “我怎么没事?我不是在三代边上吗?”李苟疑惑的问道。
  “因为三代和大蛇丸两个人跳到了主席台的房顶上交战,当时您和大名的下边房间并没受到波及。所以等大蛇丸撤退以后,卡卡西把您救了下来。”早莲婧如实的给李苟交代着发生的一切。
  “也就是说我这次又躺赢了?也对哈,为什么不能躺赢?”
  以前看火影的同人小说都是一个论断。如果想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大陆活下去,必须要努力的修炼,必须要主动的舔主角,必须要冒着九死一生的危机和强大的敌人战斗,必须要上赶着去和晓,宇智波斑,带土,黑白绝,大筒木交手。
  如果你这个穿越者不这么做,你绝对苟不过去。所以每一个穿越者都活的特别艰辛。金手指强点的还能活的好点,没金手指或者金手指弱的,那简直和自虐一样。
  但真到了火影忍者的世界。李苟发现,其实要想苟并不难。你不用费劲的学习忍术,也不用上赶着和强敌打生打死。因为自会有剧情人物来完成这事。
  你只需要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睡一觉。什么剧情就都过去了。像是联合中忍考试这种全村都避不开的战乱。只要提前知道剧情,一样可以苟下去。
  “原来最简单的反而是在熟知剧情的木叶苟!”
  此时李苟对于活下去有了一定的明悟。强敌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剧情。
  如果以苟这个为前提运作的话,其实火影忍者世界并没有给穿越者不留活路。不给穿越者留活路的正是穿越者自己本人的莽撞行为!
  要不是李苟非要学忍术,非要写小说,他现在真能在波之国苟到结束。甚至一点危险也不会发生。
  “这里面必须要有个平衡点。既不能一直苟,一点影响点都不赚。也不能像这次一样。身临险境找死。最好的办法是躲在幕后积蓄实力!”
  看着躺在床上的李苟,早莲婧也是一阵沉默。她说道:“对不起,我没能保护您!”
  “恩?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今天听到您遇难的消息,我感觉很恐慌。我以为我再也不能和您一起研究了呢。我以为我再也不能在您的帮助下成为一个强者呢!”早莲婧说这话的时候流露出一种痛苦的情绪。
  她知道李苟对于她的重要性。没有了李苟,就相当于龙傲天在起步阶段失去了金手指一样。
  “为什么对变强这么执着?”李苟看着这个因为差点丢掉金手指的龙傲天含着泪水的样子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