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四章:家破人亡

  小老鼠很是有灵性。它跑到了村子里闻了闻,接着朝着李苟他们家走去。这让站在一旁的淳一一阵紧张。因为他知道在厨房的灶台下有个地窖。那里堆满了粮食。
  果不其然,小老鼠很快的发现了这处地窖,接着几个仆役就把李苟家的存粮找了出来。
  “你们不能这样,这是我们家留着过冬的粮食!”淳一看着地窖里的粮食被抬走怨恨的说道。
  “私藏粮食,逃避税收。你还有理了?”官员对着淳一呵斥道。
  “你们不能这样!我家里还有生病的父亲!”淳一还在试图辩解着。
  就在淳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祈求着的时候,旁边面容姣好的女忍者突然间冲了过来。她手中苦无一闪,接着淳一的脖子就被扎出了一个大洞。
  “别磨蹭了。不给这帮贱民来点狠的,他们不会交出粮食的!”女忍者冷冷的说道。
  “淳一!”
  “淳一!”
  “不要啊!!!”樱抱着失血过多的淳一声嘶力竭的哭泣着。淳一的遭遇给村民敲响了警钟。官员征税的事情在很快的时间内完成了。
  而李苟从淳一的死,到收税人群的离开从始至终都站在高处一动不动。
  一个朝夕相处两年多的儿子就这么没了!这实在是冲击着在和平年代生活日久的李苟。
  和地球不同,在忍界中是不存在自由的。贫民无法通过自己的努力推翻暴政。因为统治阶级掌握着超越人类极限的力量。
  任凭贫民人数再多,多么不怕死。也无法对抗这帮拥有着查克拉的非人类。这和地球上古代的奴隶制度完全不同。
  地球古代的奴隶虽然同样生活悲惨。但他们也拥有着和奴隶主一样的身体。而忍界中拥有查克拉的强者,从生物学来说已经和贫民不是一个物种了。
  一只蚂蚁通过努力能击败人类吗?
  人类随便动动手指就可以碾死蚂蚁了!在人类的眼中,蚂蚁的努力的极限也只是从脚前移动到脚后跟的区别而已!
  而更可悲的是蚂蚁还拥有着人类的喜怒哀乐!还想获得和人类一样的待遇!这让这个世界的蝼蚁们活的及其痛苦。
  这是一个看天赋,看投胎的世界。所有的梦想与努力在这个世界中都是一个笑话。
  “这操蛋的小鬼子设定的黑暗世界!”李苟以前看动画片时还觉得鸣人的努力很热血,很燃。
  然而身处在这个世界中,李苟却并不是那么想的了。这个世界是高人一等的超凡者的游乐场。而他们这些没有查克拉的贫民只能成为这些人的奴仆。而且是永生永世!
  主人心情好的时候,可以让他们吃得饱。心情不好随时可以杀了了事。
  就连打着救世主旗号的一众强者,如各大忍村的影,宇智波带土,宇智波斑,千手柱间,漩涡鸣人等也只是把自己的观念强加给弱者。
  什么无限月读,终结战国建立忍村制度带来和平。这些理念的执行,他们有没有全民投票过?
  没有!因为蚂蚁的想法根本不重要!
  强者不需要你觉得,他只需要他觉得你说的不对就成了。
  虽然这个世界残酷,但对于拥有着系统的李苟来说。并不是会永远处于底层。甚至一个投胎撞上好运了,他有可能也会成为统治阶级。
  这也算是一个安慰吧!
  几天后,看着樱给淳一挖的墓碑,李苟下了一个决定。既然已经活到了该要投胎的年纪,那最少在死前做些有意义的事。
  “我要走了,樱!”李苟收拾了一个包袱,坐在屋子里的椅子上对着哭红眼的樱平静的说道。
  “爸爸!我能照顾您,这也是淳一的愿望!”
  “不用了。我这把老骨头也该入土了。你还年轻,不应该在我这把老骨头身上浪费时间。找个好人改嫁吧,这也是淳一的心愿。”
  “爸!”
  “什么都别说了,如果有可能离开草之国吧。去更安全的地方居住。例如雨之国,那里的首领佩恩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他建立的晓组织致力于拯救老百姓,同时不会对逃难的贫民有所为难。而且有雨虎自在之术监控,那里应该是很安全的。你只要小心一个来找茬的自来也就可以了!当然这是忍界机密,别乱说去。记住,最重要的是远离木叶和他周边的地区。未来这里会死不少人!”
  樱完全不知道李苟说的话是啥意思。但她却明白李苟要离开了。
  “爸,您要去哪?”樱担忧的问道。
  “大名府!杀狗贼!”李苟说出了内心所想。说完这句话后,他因为激动咳嗽的高血压晕了过去。
  当李苟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而屋外的客厅飘荡着一个黑影。
  李苟走出卧室,看到的是房梁悬着的一具晃荡的女尸。尸体旁的桌子上放着一封信。
  李苟平静的打开了信。
  “爸,我走了。我要去陪淳一了,请原谅我的不孝。虽然您和我说了很多未来我应该怎么做才能活下去的办法。但我其实一句也没听懂!
  我实在是不能忍受没有淳一的日子。您这段时间老觉得拖累了我们,我和淳一都看出来了。请不要这么想,您生养了淳一,又在战乱中收留了我。还带着我们走南闯北的躲避灾祸,我很感激您。所以照顾您是应该的,那是我们的本分!我最抱歉的是没有为淳一生下哪怕是一儿半女。希望我们一家人能在天上相聚!
  您不孝的儿媳:樱!”
  李苟平静的合上了信件,和村子里同样的孤寡老人一起把樱和淳一合葬后就拄着拐杖出去了。
  这几天不知道是因为休息好的原因,还是激动过度。他酸麻的右腿和右手臂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
  非常六加七的手也结不出那标准的强者之印了。李苟在村子一帮老头老太太的目视下,拄着拐杖带着粮食朝着草之国的大名府走去。
  这一走就用了10多天!期间居然没有遇上哪怕一次野兽的袭击。这也可能是他走的官道的原因。
  来到了草之国大名府,通报了姓名。很快一个侍女打扮的人就出来迎接李苟了。
  “川野爷爷,您怎么来了?”毛利兰看着拄着拐杖累的快喘死的李苟问道。
  “我来杀你们家大名!我需要你的帮助!”李苟喘匀了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