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六十章:莫欺少年怂

  李苟被步美公主抱的送回了家,躺在了床上休息。虽然很感谢步美的救命之恩,但李苟却对这个超模有着一定的敌视。
  原因嘛,当然是因为那个指腹为婚了。
  步美明显是认识这个身体的主人的,以这具身体的主人的外貌,作为强者的步美还愿意嫁给他。这证明这个真嗣肯定有着某些地方吸引了步美。
  而这个吸引绝对不是肤浅的外在美,而是真嗣身上的内在美。但李苟并不是真嗣,如果露馅了,作为强者的步美有可能会在查克拉电池还没做出来之前杀死自己。
  这是一个潜在威胁!但也是一个机会!
  因为一帮初中生围殴李苟,所以他完全可以借助这个机会装失忆。这样他就不会露馅了。
  李苟对这种美女投怀送抱的情况和别的故事的主角那种精神洁癖有很大的不同。
  李苟并没有什么控制对方灵魂,或者对方必须身体干干净净的洁癖。
  愿意交往就交往,不合适了就分手。美女投怀送抱也不会拒绝,毕竟对他来说还算是占了便宜。之前分手的p友,如果不缠着自己或者不影响生活也可以时不时的约见个面。
  甚至是素未相识的陌生人也可以畅聊一夜,第二天仿佛陌生人一样各奔东西。
  但李苟又一次的完全估计错误了中二大陆的中二。他作为一个成年人有着自己成熟的思维。不代表中二大陆中二家族的宇智波一族也这么想。
  这里的青春期少女都是那种认死理的人。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李苟躺在床上听着屋外母亲和步美的激烈争执。
  “我家真嗣真的配不上你,我已经和你的伯伯提出了退婚。请你放过我们吧。”母亲流着泪对着步美祈求着。
  但超模面对这种情况并没有同意。而是面色冷酷的说道:“我们的婚约是双方都同意的。而只要是约定就必须遵守。违反约定的人都是渣子。唯一可以不用遵守约定的人就是死人,你不想我杀死真嗣吧?”
  步美再说这话的时候直接打开了血轮眼。虽然没有对母亲用幻术,但作为一个贫民,母亲直接就吓得往后退了几步摔倒地上了。
  “这又是何苦呢?你一共又见过真嗣几次面?为什么非要逼我们?”母亲坐在地上不停的哭泣着。
  “这是约定。真嗣不光是要娶我,连我的妹妹也要娶!这样我才对的起我当初的错误,对的起父亲!这事无需在商量了。就这么定了!”步美强横的离开了。
  李苟听到这里内心一万头羊驼奔过。这妞并不是看上了武大郎的内在美,而是钻牛角尖的和某个人做了一个鸣人式的一生约定。
  在宇智波一族,中二等于开眼!
  无论你是不是有我屁股高?反正我答应了就要做到,难怪她是族里的天才呢!就这中二值开了万花筒,李苟都信。
  但迎娶超模会很危险。李苟并不是很愿意。先不提一帮初中生争锋吃醋的会揍死自己。就连族里的高层也绝不会同意。
  家庭条件不对等的婚姻能幸福吗?
  有人说能!
  有人说不能!
  这在法制社会的地球都对,都有道理。
  但这里可是战国时代的中二家族。宇智波一族难道不懂基因遗传?族里人难道不希望一个开眼的女人和一个族中强大的男人结合产下后代?
  这不是爱情的问题,这是宇智波一族的发展问题。而占有了宇智波繁衍强大后代资源的李苟,绝对会是族中的眼中钉,肉中刺!
  这才是族人乐着看他被打死也没人管的原因。甚至那几个初中生都有可能是某个古惑仔大佬手中的刀!
  步美的固执太自私了。她完全没有考虑到作为弱者的李苟的处境。这会害死李苟和他的便宜母亲。
  “必须快点做出电池,否则会被这个女人坑死!”李苟的这一世起步非常危险。前两世虽然都是残疾人和贫民。但也没有这种逼婚快把自己逼死的程度。
  封建时代的地主老财逼婚都是家破人亡的。虽然地球封建时代的逼婚都是男逼女,但现在男女平等了。女逼男一样也会逼死人,一样也会家破人亡!
  李苟都能想到如果他没重生,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的狗血剧情了。就算步美不是潘金莲,但当一个族群可都是希望大郎快喝药的西门庆和王婆时。
  等待这个身体的主人也一定是家破人亡!不光他要死,他的母亲也要死。但他还不能退婚,退婚潘金莲可就真给你送药来了。
  这简直是地狱开局!李苟都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苟过去了。
  逃跑?
  不,不可以。村子里也许有盯着自己的眼线,如果离开村子指不定会被秘密处死。必须在村子里,在超模的眼皮底下才有着时间做出查克拉电池。才有活命的可能!
  现在全村可全希望他死啊!这个大郎可真是长了一张嘲讽脸。我不就是矮了点吗?我又没做什么坏事?你们至于上来一起搞死我吗?
  “宇智波真嗣?我看改名叫宇智波萧炎吧!”李苟内心吐槽着。
  ……………………………………
  晚上,李苟被母亲扶下了床。看着桌子上的几个腌咸菜。李苟真心没啥胃口。这咸菜都发霉了吧?
  “真嗣,家里就这些吃的了。族里人老拖着我们家的口粮。你多吃点。”说道这里母亲拿着筷子流着泪给李苟夹着咸菜。母亲可能已经知道未来的命运了。但她不是忍者,没有氢弹发射按钮。所以她什么也做不了。
  而李苟并没有拒绝发霉的咸菜。毕竟他受伤了,不能一点不吃。而且发霉的并不严重,不吃饭身体好的更慢。
  嚼着咸菜,看着默默流泪的妇女。李苟突然间觉得有些对不起这个女人。不但占据了他儿子的身体,还给这个女人带来了如此麻烦。
  甚至未来可能会因为婚事逼死这个妇女。
  “哎,我可真不喜欢重生在这种家里有亲人的人身上!”李苟看着压抑的母亲。内心也有种不愉快。
  “妈的!不就是个婚约嘛!一定能度过去的!莫欺少年怂!”李苟拍着脸颊给自己打着气。
  不光是为了自己活命,还为了这个被坑的妇女以后有个好生活。他必须站起来抗住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