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六章:夕阳红

  烟花的美丽在于凋谢前的一瞬,飞蛾的勇敢在于奔向火光的刹那,花开花落,生死无常!人生五十载,岂有不灭者乎?
  在这个没有梦想的忍界,一个口眼歪斜的老者正在寻求着能给忍界留下夕阳红的传说!
  “怎么回事?东条师弟怎么还不来?”主持看着站在佛像前尴尬等待的大名队伍有些着急。
  按照活动Rundown,此时应该作为礼仪的东条和尚递香的环节。这才能让大名在佛祖面前体现虔诚。可等了半天该出现的东条一直没有出现!
  “怎么回事?”大名身边的一个武士不满的问道。
  “请施主稍安勿躁!可能是准备香火的东条师弟路上耽搁了。”
  就在主持准备让个小和尚去库房看看的时候。大殿外传来了一个急切的声音。
  “方丈大人,东条师兄昨晚吃坏了肚子在如厕。他拖我给大名大人把香火送来。”
  殿外的人正是算好时机的李苟。虽然只是一个刺客萌新。但李苟心态在言灵的作用下已经达到波澜不惊的状态。他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托着放香的托盘一瘸一拐的朝着大殿走去。
  “快进来!”方丈此时已经不想管是谁送香过来了。他不能让贵客等的太久,这会影响到寺庙的香火钱。
  “慢着!”
  就在李苟准备进入大殿的时候,之前那个面容姣好的女忍者站在殿外拦了下来。
  “施主您是要?”李苟歪着嘴对着这名杀了自己儿子儿媳的女忍者问道。
  “香给我,你可以下去了!”女忍者对着李苟说道。
  “妈的!你个碧池怎么老坏我好事?信不信我从腿边掏出一米的大拐杖搞死你?”李苟内心疯狂的吐槽着。
  作为一名忍者,虽然掌握了查克拉已经超凡脱俗。但她的地位却没有武士高,她负责的是守卫在大殿的外围,免得闲杂人等接近大名。而大名身边跟着的是一个他用惯手的仆人和一名孔武有力的武士。
  “香火是佛门重物,不得由非佛门中人转赠。这会让佛祖怪罪的,阿弥陀佛!”李苟在和这个碧池刚正面或者随便扯个慌中选择了后者。
  女忍者打量了一下李苟。接着用手搜了一下李苟的身体,发现这个口眼歪斜的老人身上并没有凶器,而且也没有任何查克拉反应,她心中有些放松。说实话没有查克拉的人,女忍者都有些看不上的。更别提一个快入土的老头了。
  “磨磨蹭蹭做什么呢?大名大人都等急了!”屋内的武士对着女忍者呵斥道。
  同行是冤家,武士对于最近崛起的忍者心里是很鄙视的。只要能有机会埋汰忍者两句,这名武士总会这么干。
  “nice!神助攻!”
  李苟都打算要不在女忍者搜身的时候,试一试用手突然插一下这个女忍者的眼睛,看看能不能插死这个女人了。没想到屋内还有着这么个好队友?
  再确认李苟没有威胁以后,作为看大门的女忍者让李苟走了进去。
  进到大殿李苟发现一个身穿华贵衣服的胖子站在中央,一副装逼如风的气场。
  他知道这个人就是自己的目标草之国大名了。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朝着大名走去,接着他弯腰恭敬的把托盘中的香火递了过去。
  “大人,请上香!”
  “嗯!”
  大名随意的哼了一声,接着就要拿起李苟托盘中的香。
  “狗贼,去死!”
  李苟在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时候,把托盘糊到了大名脸上。然后拿着拐棍用力一拔,拐棍从中间居然断开了。
  一根铁质尖刺就插在李苟的拐棍中间。然后李苟举起拐棍朝着大名身上插去。
  “噗!”
  尖刺扎进了大名的胸口的肥肉中。本来李苟打算插大名脖子的,但由于手没抬稳只能扎在大名的胸口了。
  大殿中所有人都被这一脸老年病的老头惊住了。就连一旁的武士都没反应过来。不是因为这帮人弱,而是因为李苟从递上香火,到拔出铁刺,一点杀意也没有露出过。
  火影忍者的世界中,武士和忍者都有着一种对敌的杀意预警。而忍者更是可以通过查克拉感受到对方的情绪和预判动作。
  然而李苟其实和大名并没有多大的仇恨,即使他的便宜儿子儿媳是因为大名收税而死也一样。拥有了系统的李苟杀大名更多的是为了看看能不能获得影响点。报仇只是顺手而为。而且他早已看开生死,甚至对于能不能成功?什么时候出手他都不在意。
  杀的了就杀,杀不了就拉倒!
  他是世界上最随性和没计划的刺客了!
  正是因为这种无所谓的心态,才让大意的武士没想到一个老头会临时暴起。
  再加上李苟那一副病弱的样子,很容易让别人忽视。最重要的是在行刺之前他有过默读“正能量短语”。
  总之在巧合中,李苟居然真的一击插中了大名胸口。但也到此为止了!
  一根苦无突然间从屋外飞了进来,一下子扎在了李苟的胸口把他带飞。
  苦无的速度和力量很快。根本不像是人类的力量能扔出来的。当苦无刺穿李苟的胸膛时,李苟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台汽车碾过一样。
  “这就是超凡的力量吗?好像要呀!”李苟躺在地上不停的咳嗽着血。
  “保护大名!”
  武士和管家这才反应了过来,自己的主子遭到了行刺。整个大殿乱成了一团。
  “是那个老头!他是刺客!”更多的武士闯进了大殿。一群人围着受伤的大名,而另一群人在寻找着飞出去的李苟。
  “不用慌张。大名的伤口很细小,应该死不了!至于那名刺客我刚才的苦无并没有击中他的要害,他应该也死不了。请把这个刺客交给我审问。我一定会追查到幕后真凶。”
  面容姣好的女人在一群人乱哄哄的时候,朝着李苟走了过去。在她的思想中,老头应该不是主谋。这件事也许存在着其它的幕后黑手。
  行刺一国大名这种大事,她不认为一个快入土的老人会做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