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一百五十一章:小田原合战2

  秀吉的盾牌手很快的就推进到护城河一带。早已经准备好的工程队拿着沙袋和木板正在填平着护城河。而这也是德川家康弓箭手可以打击的距离。
  在长官的命令下,弓箭手们不停的从城楼上射击着弓箭。但效果并不大,因为秀吉的防御做的很严密。盾牌手能阻挡大部分的箭矢射击。而填补护城河的士兵也是训练有素,他们可以矮身很快的把沙袋中的沙子倒在护城河里然后撤退到工程器械的背后躲避。
  在反复试探了1个多小时后。护城河被一点点的填平了。而在填平护城河以后,秀吉并没有着急的发动攻城,而是鸣金收兵了。
  毕竟打了一个小时的高强度攻城战,双方都有些累了,需要休息。电影里那种一鼓作气拿下城池的事情在现实中并不多见。
  留下了一些不多的尸体,冈本先头部队在盾牌手的掩护下,有条不紊的回到了大帐。
  秀吉先是表扬了一下冈本的武勇,接着又宣布了休息20分钟后继续进攻的命令。这一次进攻的换成了崛田下属的部队。所有的一切都被站在秀吉身后的团藏看在眼里。但他却什么都没有表示。只是仿佛一个透明人一样的站在那里。
  在攻城战这段时间内,丰臣秀吉已经没有心情教育(虐待)自己的养子(团藏)了。这让团藏的日子好过了一些。
  秀吉第二次的进攻明显比第一次要强度大。在第一波试探过后。城防上的防御力度已经被摸清。说实话,小田原城的防御有些让秀吉吃惊。城头上的弓箭手的打击实在是太密集了。仿佛不要钱一样的窜射的弓箭,这在以往的战斗中闻所未闻。
  这种弓箭火力让攻城战进展很缓慢。最重要的是这证明小田原城的物资储备非常雄厚。光是之前的一个小时,小田原城就一共发射了1万多只弓箭。而且最重要的是,在休息的时候,城里居然没有派人回收可以再次利用的箭矢。
  这种豪气的做法让秀吉感觉有些不妙。以当前战国时代的生产力,弓箭手的弓箭都是很节约的。一个优秀的弓箭手,只许射击10只弓箭。而且还是弓箭队轮流交替射击,并不是一股脑的射击。
  但小田原城的弓箭手可不是这么打的。他们的射击从进攻开始就没有停过。最重要的原因是,李苟的商队在许多国家有工厂。甚至好些工厂是用查克拉锻压机打造弓箭的箭头。
  流水线的熟练工生产,更先进的生产设备,以及用查克拉电池提供动能的批量工业化。这一切早已经让李苟的物资生产力超过了这个时代许多年。
  虽然都是冷兵器的战争,但是李苟内在上已经和封建时代的军阀不一样了。当攻城器械推进到城门之前15米的距离。德川家康准备好的铁炮队开枪了。
  “砰砰砰”的火枪声此起彼伏。一阵阵白色的硝烟在城楼上冒起。即使举着盾牌也会被子弹射穿。只有躲到攻城器械后边才能幸免于难。
  几个足轻蹲在盾牌后边准备登上云梯。但无情的弹雨在一瞬间就撕碎了盾牌。盾牌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三颗子弹打中了身体倒下了。
  “这是什么东西?”无数的足轻士兵倒在了城门前。李苟的火枪可不是什么前装枪,而是后装枪。这种枪已经把子弹和火药一体化了。根本就不是早期火枪那种开一枪,拿一个棍子从枪管清理火药的落后玩意。这东西已经接近八国联军打北京的火枪了。只是李苟还没有研究出无烟火药而已。
  看到自己麾下的部队飞快倒下,丰臣秀吉果断的再一次鸣金收兵了。这一波10分钟的进攻,秀吉一共死了300多人。其中200多个是被密集的火枪打死的。这比之前1小时推进的死亡总和还多6,7倍。
  回到大帐里,看到崛田胳膊上的子弹打出的大洞,秀吉面色阴沉。练习刀术30余载的崛田,被一颗小小的弹丸终结了武士生涯。从此以后,崛田再也不可能提的起刀了。甚至是谁废掉的自己?崛田都不知道。
  这种打击对崇尚武士道的武士来说太严重了。不是死亡数不能接受。而是士气的打击太大了。
  “混账,敌人这种弹丸绝对是查克拉!德川那个家伙居然违反了火之国公约!”一个和崛田关系很好的武士破口大骂着。接着更多的武士也附和着。所有人都在声讨着德川。
  并不是崛田很有人缘让大家义愤填膺,而是大家都知道一但这种弹丸普及开来。那他们这帮穿着铠甲的武士就再也没有了市场。
  你辛辛苦苦训练几十年的刀术,结果对面一个农夫拿着一根黑棍子随便扣了一下扳机,你就废了。这换谁能接受?
  这是既得利益集团和新兴势力的矛盾。虽然众人不明白这种时代更迭的洪流,但众武士都明白不能让这玩意儿普及。否则他们的统治会不稳。
  “大人,去木叶。我们找面麻真神主持公道!”一个武士跪下对着秀吉说道。
  而丰臣秀吉听到这里也是从面色凝重突然间变得轻松起来了。没错,你既然敢不守规矩的用查克拉,那就别怪我打小报告了。
  “好,派人去木叶!”秀吉说道。
  …………………………………………
  木叶村老李拉面馆
  漩涡面麻正在品尝着李苟新学会的毛细拉面。和火影大陆的日式拉面善用汤不同。
  源自于兰州的拉面技术的拉面更加注重面本身。日式拉面中汤才是主角。不同的汤在与面结合后会成为不同的系列。
  但兰州拉面却自成一脉,它们从面这个主体物中入手。创造了许许多多的拉面技法。作为战斗在第一线的情报工作者。李苟在这段时间内把地球上的兰州拉面技术,凭借吃货的记忆在一点点复原。
  从学习这个世界的拉面技术,到赶超师傅的自我创新。对于拉面这门手艺的努力程度,说实话李苟比他下到训练场训练体术还用心。
  当然功夫不负有心,虽然不敢说自己是一个做拉面的高手。但开个饭馆的手艺已经有了。
  “尝尝我的毛细红油牛肉面!”李苟端着一碗面兴奋的放在了面麻的桌前。
  “谢谢,(⊙o⊙)哇,看上去和头发丝一样的面条,好厉害!我开动了!”面麻夹了一口面条吃到了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