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一章:我李苟特能苟

  木叶48年,草之国,青草村。
  一个七旬老人颤颤巍巍的从床上挪动了一下身体。
  老人面容消瘦,脸上布满了老年斑。而且他还呼吸不顺,口眼歪斜,嘴里时不时的咳嗽出几口浓痰。
  老人左手摆出了一个非常六加七的姿势。右手哆哆嗦嗦的朝着床边的拐杖摸去。据有关部门统计,能用单手结出这种非常六加七的复杂手印的人,日后一定能称霸忍界。
  从床上起身到双脚碰到地面,老人足足用了5分钟。但他的手印却始终没有变过,只是时不时的哆嗦两下。
  做完这简单的起床动作后,仿佛已经掏空了老人全部的精力。他用手拄着身边的拐杖呼哧带喘着。
  “妈的,刚才起身闪到我的老腰了!”老人嘟囔了一句,这句话是标准的汉语普通话。
  “お父さん、脳血栓になったら勝手に替えないで。(老爷子,得了脑中风就别下床了。)”一个中年男子用着焦急的日语说道。
  老人看着这个中年男人,歪着嘴一瘸一拐的扶着拐杖站了起来。做为一个七旬脑中风老人,他的身体虽然风烛残年,但精神和野心却和年轻人一样饱满。
  看到父亲不听劝阻的下床,还把自己推开支走。中年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从三天前开始,脑中风的父亲病情突然加重了,不但不会说话了。还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中年人知道父亲已经时日无多了,在忍界能活这么久的老人其实并不多。他都准备和媳妇为老人准备后事了。现在父亲想在临死前自己一个人走一走。做儿子的也只能勉强同意了。
  老人看着儿子擦着眼泪离开了屋子,松了一口气。他的神秘身份并没有被儿子揭穿。
  没错。老人并不是这个身体的原主人,而是一个地球的穿越者。
  他的名字叫做李苟!因为一个不可描述的原因来到了火影忍者的世界。
  要说李苟为什么知道自己身处在火影忍者的世界。那还要从他穿越的系统说起。
  “系统面板!”
  李苟用着歪掉的嘴巴自言自语着。接着他的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只能自己看到的界面。
  姓名:李苟
  重生人物:川野太郎
  功能:死亡或者活到疾风传大结局后,重生在随机时间随机目标身上。
  重生冷却:2年
  技能:无
  影响点:0
  商城:死亡后开启
  帮助:请点击帮助查询具体使用功能。
  好简略的系统!这就是李苟对于穿越自带的金手指的评价。
  李苟的金手指并不智能,它并不能像书的简介一样和宿主进行对话。也不能让宿主变强哪怕是一丁点。但李苟的金手指却也并不弱,甚至有着无限的可能。
  这个金手指最大的特点就是能让人死后重生。通过帮助功能的文字解释。李苟得知系统的重生会让他在火影忍者世界中从战国到木叶63年(大结局)之间的任意时间重生。
  至于重生在谁身上?
  反正不可能是太子爷或者2柱子身上,别提这俩神仙转世了。就连普通的路人中忍,上忍重生到的几率都接近于0。
  李苟最大的可能性是重生在一个贫民身上。这也是帮助功能给出的解释。
  什么?你想投个好胎苟到大结局?那没办法了,去商城氪金吧。
  系统氪金氪的不是钱,而是影响点。
  影响点是什么?
  影响点就是李苟重生后在这个世界做出的影响。这个影响点可以通过改变剧情来获得,也可以通过改变世界来获得。
  例如,在最终一战的时候,拄着拐杖的李苟突然出现,把宇智波斑敲死了,这可以获得影响点。
  或者等大筒木辉夜出现,脑中风的李苟和她在战场共赴巫山,这也可以获得影响点。
  又或者李苟可以在太子爷没发育前屠灭木叶村,把木叶杀的老少不留,这都可以获得影响点。
  总之这个数据还是很容易获得的!
  值得注意的事,系统的重生是有冷却时间的。每次重生都需要两年的时间。也就是说李苟觉得目前这个身体天赋不足,不能靠天赋傲世忍界,需要换一个新马甲时,要两年的等待。
  那你要是在两年内就死了呢?
  那你就真死了!
  那你就真死了!
  那你就真死了!
  就和所有忍术都能破解,所有替身都有弱点一样。李苟的死兆星就是那刚刚重生的两年内。只要苟活两年,李苟就可以随便浪了!
  而李苟目前最大的危机并不是什么宇智波斑或者晓组织又或者是忍界大战。
  而是如何在七旬脑中风老人的情况下苟两年?
  “亚麻籽油有助于软化血管,适当的活动可以让身体瘫痪减慢。最重要的是要多吃芹菜降血压。”李苟对于能否再活两年还是非常有自信的。
  毕竟这具身体也算是万中无一了。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忍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活到了70多岁。活过了战国时代,木叶建村,一战,二战,三战。熬死了千手柱间,宇智波斑等叱咤风云的强者。
  同时又见证了二柱子和太子爷的出生,运气好苍天再给他十几年,也许大结局的任务也能顺利达成?就是不知道苟到大结局会不会有额外奖励?
  多少英雄豪杰战死沙场,这具身体还能屹立不倒,不是得天独厚是什么?
  甚至这具身体的眼睛已经出现了些许的白内障和老花眼。这是瞳术血继限界觉醒的征兆,而且据说运气好还能遗传给下一代。
  但占据如此多的优势,李苟却不能忽视努力的重要性。虽然这个世界看天赋,但不努力也发挥不出身体的天赋。
  李苟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努力目标,那就是在这两年的苟活中,一定要学会日语的读写!
  拄着拐杖的李苟颤颤巍巍的打开了房门。青草村的风景立马映入眼帘。由于三战的原因,村子里很是荒废。作为曾经数百户人口的村子,目前也只有10多户留在这个村子里。
  “爹?您怎么出屋了?”川野樱是李苟这身体的儿媳妇,此时正在忙活着一家人的午餐。
  李苟除了“爸”这个日语听得懂以外,其余的并不能理解。但学习语言最重要的是能张开嘴大胆的说。比起和自己的便宜儿子对话学习语言,还是儿媳看着顺眼一点。
  “我走走。”李苟用着中文说道。
  同样的,樱也是听不懂。但她并不在意,毕竟一个脑血栓的老人,说话不清楚也是正常的。
  “散歩に行きますか?(您要去散步?)”樱问道。
  “散歩に行きますか?”李苟用着歪着的嘴学习着。
  一天下来李苟靠着猜测和切身体会学习了几个生活用语。而这一天他平平安安的苟了过去。
  这一苟就是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