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一百三十五章:毫无激情的战斗

  一段时间后,泉奈萎了。虽然他在用电池补充查克拉。但他消耗要大于补充。这个时候他就需要下来休息一下。否则继续用写轮眼幻术就有透支瞳力变成瞎子的风险。
  在泉奈休息的这段时间,李苟上场了。他对着管道处释放了一个A级幻术。
  然后四尾在李苟的幻术下不动了,呆立不动了。和个木头人一样。就连泉奈的写轮眼幻术也只是压制四尾,让它避免自爆。但李苟的普通幻术却反而彻底控制住了四尾。
  “好厉害的幻术!这个幻术绝对有s级以上!”泉奈震惊了。
  “咦?我的幻术有这么强?”李苟也是满心疑问。
  难道他是一个幻术型天才?
  还真是如此,李苟最强大的地方在于那重生多次,已经快接近晚年斑的精神力。幻术的输出和精神力有很大关系。精神力强的人用出的幻术就强,毕竟这和查克拉的精神性有关。
  “没有开启写轮眼真嗣就能用普通的幻术压制尾兽。这要是真嗣开启了写轮眼,那岂不是直接看一眼就能吓傻了尾兽?”泉奈看着李苟,脸上都是崇拜。
  在他的理解中,李苟绝对是开启万花筒写轮眼的强人。因为这才符合宇智波开眼等于强大的设定。
  什么?他不会开写轮眼?别逗了,那肯定是他觉得对手弱小懒得开眼而已。一定是这样的,准没错。
  怪不得真嗣他去杀死四尾时一脸从容呢。甚至和家里人连声招呼都不打。
  因为没必要!
  原来他已经强到了这种地步。尾兽在他的眼里只是一个给我和他徒弟练手的杂兵!
  “可恶,我和他的差距太大了!即使是哥哥在未开启万花筒写轮眼的时候也无法做到这么从容吧?再加上那些稀奇古怪的术!看来宇智波一族的未来真的只能依靠真嗣了,即使是哥哥也不行!”泉奈内心中除了对李苟的崇拜,还有着对自己的自责。
  明明真嗣是为了给自己练手才跟着打尾兽这种弱鸡的。结果自己20分钟就萎了,还需要他来出手帮助。自己真是太没用了,太无力了!就和当初宇智波被灭族时一样无力!
  想到这里,泉奈拿着电池拼命的吸收着。他要努力,拿出自己的根性来。结果他比预定的休息时间早5分钟吸收完毕,继续顶替了李苟的工作。
  看着和打了鸡血一样的泉奈,李苟一脸莫名其妙。不过别人愿意加班替自己干活,李苟反而乐得清闲。他最喜欢的就是划水了。
  在时间的推移下,终于四尾的查克拉越来越微弱。当四尾的查克拉只有不到1卡的时候。封锁区域里准备好的云爆弹轰鸣了。接着四尾灰飞烟灭了。
  几个李苟的分身有条不紊的顺着封印术的开口进去调查情况。一个小时的搜查后,并没有发现四尾的踪迹。可能这货投胎转世去了。
  四尾挂了!
  确确实实的在科学封印术——里世界被耗光查克拉死了。当然最后破坏它身体结构的是云爆弹。这也再一次证明尾兽查克拉无限的秘密!
  在阻拦面麻的发育计划中,李苟成功的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和别的忍者击败强敌后的兴奋不同。由于战斗时间拖的太长,甚至战斗节奏太过于单调。
  以至于一切都结束后,泉奈都不认为自己刚才杀死了一只尾兽这种传说中的魔物。
  说实话大家只是做了一些很轻松的体力劳动。例如李苟的插木棍,江阪大的短跑,泉奈的眨眼睛,水户的涂鸦。
  就是这种简单到已经和流水线车间工人生产一样的惯性动作才带着工业化的力量。这种力量不可阻挡!
  这比回忆20分钟后爆种要来的无趣的多,也可怕的多!
  “走吧,已经这么晚了。曜子这几天老说我偏心?对她不好,她才没和步美一样怀孕。我要是回去晚了,估计这姑娘又该埋怨我了……天地良心,这事真怨不得我,又不是我让她顿顿都chi的!”看着站在荒芜的大石头边不知感慨啥的泉奈,李苟催促着。
  “对,对不起!”泉奈看到所有人收拾完背包等着自己。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赶紧装着东西跟上了李苟。
  其实李苟并没有表面上那样平静。因为江阪大得救了!虽然决定事不可为时杀死这个孩子,拖延面麻的尾兽抓捕计划。但是如果有别的办法,李苟是不愿意牺牲任何一个部下的。
  这次杀死了四尾,几年内面麻是不可能集齐七龙珠的。也就是说江阪大能活下来了。
  虽然这孩子从始至终都不知道自己有可能当做弃子被扔掉,但作为成年人的李苟却背负着这负担。当初让江阪大这个孩子去诱敌不是没有着在不敌时借助四尾杀死一尾的想法。
  狠的下心割舍,也要想尽办法避免悲剧。这才是一个成熟的大人应该承担的重担。像是江阪大这孩子就应该快快乐乐的生活在校园里谈恋爱。阴谋背叛最好不要让孩子参与进去。
  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李苟也只能说尽力而为了。好在一切都很顺利。四尾被他们除掉了。
  回到族地,看着平静的族人,看着一个个蒙古包前做饭的炊烟。李苟头一次有了家的感觉。和几个自己教过的学生互相打了声招呼。
  李苟掀开蒙古包的帘子看着一家三个女人围着炉火旁正在编制着孩子的出生的衣物。
  “妈,媳妇儿。我回来了。”李苟说道。
  “真嗣君,回来了。你看这小孩的鞋我给你做的怎么样?”宇智波顺子拿着一双小棉鞋递给了李苟。
  “挺好的。”
  “你看看这些新作的尿布。都是我和姐姐做的。为了这个,我们把土之国的布商都逛了。”曜子拿着一摞五颜六色的尿布给李苟炫耀着。
  “挺好的。”
  “真嗣君。生意谈的怎么样?”步美想要站起来给李苟行礼。
  “有身孕就不要起来了。赶紧坐下吧。”李苟按住了想要起来的步美。
  “生意谈的还顺利。你怎么样?孩子又踢你了?”李苟摸了摸步美的肚子说道。
  “嗯,婆婆说下个月,1月的时候孩子应该就能生。那时候这里天冷,会到达零下20度。让我们多做些孩子保暖的衣物。”步美说道。
  “辛苦你们了。”李苟回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