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一百二十三章:三途川

  当黑绝再一次喊娘的时候,天空中闪过一双九勾玉的大眼睛。接着这座桥的起点位置出现了一个灰色的薄雾。
  “快一些。我的孩子们。现在的我无法长时间支撑这个术。”斑的脑海里听到了大筒木辉夜的声音。接着俩人没有犹豫的踏上了这座桥钻过了灰雾。
  在一片浓雾中,斑和黑绝不停快速奔跑着。
  “喂?我们已经跑了有30分钟了吧?这座桥有这么长?”斑问道。
  “我也不知道,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来。”黑绝说道。
  两人自从上桥以后就没有停止的朝前跑着。然而30分钟过去,这座桥的尽头还没有看到。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斑停下了脚步。无边无际的浓雾仿佛无尽循环的走廊一样。
  “那你想怎么办?这个世界里妈妈是无法帮助我们的。”黑绝问道。
  “我们分开走!我朝前,你往后退回去。”斑说道。
  “分开?这样我们会永远迷失在这里。你确定?”黑绝问道。
  “少废话。听我的!”斑说完就自己一个人朝着浓雾里行进了。黑绝犹豫了一下听话的往回退了回去。
  当斑和黑绝分开以后没多久。他对着浓雾开口说道:“我已经甩开了他。你可以出来了吧?”
  “呵…真是个心思慎密的孩子!居然留意到我给你的信息了。”
  斑的话刚落,浓雾中就出现了一个拿着拐杖(锡杖)的老头。就和火影设定集中设定的绝世强者画风一样。
  大叔脸,拄拐杖,老年斑!凡事有这三个特征的都是绝世强者!老头子一出场就自带着一种绝世强者的气场,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还没有强到能结出非常六加七的手印。
  “初次见面,世人都叫我六道!”老头对着斑说道。
  “哼……藏头露尾的家伙!”斑看着老头说道。
  “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老头看了眼四周的浓雾,接着带着斑从桥上跳了下去。
  “嗯?出口居然不是桥的前方和后面?居然是直接从桥上跳下去?”斑看着老头跳下了桥,也跟着跳了下去。接着他感觉自己落到了一搜小船上。
  “三途川,只有死者才能通过。但是如果有摆渡船的话也可以通过。接下来的行程看到什么都不要出声。否则连我也救不了你!”六道仙人说道。斑慎重的了点了点头,就一言不发的坐在了船尾。
  三途川的河水是黑色的,如果用脸仔细盯着河水看的话甚至能看到死去的亲人。斑就看到了河水中田岛朝着他咒骂着,他还看到了自己的生母。甚至是那几个因为战乱死亡的弟弟们。
  六道摇着船很快的划到了岸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带着斑朝着一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斑就看到一处金色的光亮,那是一座神翁。
  来到了金色光亮的神翁前,六道仙人开口说道:“可以说话了,你来这里做什么?我感受到了那个女人的力量。她已经复活了吗?”
  斑立马把漩涡面麻这个未来人的前因后果叙述了一遍。六道只是站在那里默默的听着。
  六道听完斑的解释,他开口说道:“也就是说你是为了力量而来?”
  “没错,万花筒写轮眼的力量还不够,要击败未来人我需要更加强大的力量。我需要轮回眼和六道的力量!”斑主动承认道。
  “你相信那个女人的话?她是为了拯救世界才从未来回来阻止面麻的?”六道问道。
  “…………”斑面对这个问题沉默了。
  “世界的一切也许并没有那么简单。谁是好人?谁又是坏人并不一定从表象上能看出来。你怎么能断定灭掉千手和宇智波的面麻不是拯救世界的救世主呢?”六道再一次问道。
  听到这里,斑脸上激动的说道:“这些虚无缥缈的大话我懒得听,也对我不重要。给我你的血肉,我要变得更强。敢于挑战宇智波之人,我一定会除掉!”
  “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族人吗?即使转世这么多次,你还是没有任何变化,无法把眼界放的更广就是你的极限,因陀罗………”六道仙人说道。
  “交出你的血肉,否则别怪我翻脸。柱间,族人,弟弟,还有真嗣在等着我变强回去。我实在没功夫听你这老头讲那些大道理!”斑强横的对着六道说道。并且做出了一副不给我就要开撕的准备。
  “也罢…当初我把继承权交给了阿修罗。但几千年下来世界还是那个样子。也许这次交给你也是无妨的。”六道思考了一下,拄着拐杖走到了斑的身前。他用手按在了斑的眼睛上。然后老头的手上冒出了一阵光芒。
  “这是?我的眼睛!!!?”斑感受到了清晰的世界。身体里那种充满力量的感觉。
  “回去吧,我的孩子。这里不该是你待的地方。小心那个女人,她很危险!还有不要忘了你那颗几辈子转世也不曾改变的让世界和平的初心。
  一个人的力量是有着极限的,要相信自己,也要相信同伴!只靠你一个人是无法背负如此沉重的重担的。去吧,现世里有你无法割舍的同伴。相信他们,就如同他们相信你一样!”
  在六道瞎逼叨叨的时候,斑感觉自己越来越昏沉。他被神翁吸了进去不省人事了。
  “喂?斑?!喂!!醒一醒!”黑绝的声音在斑的耳边响起。
  “我这是在哪里?!”看着周边的桥,斑感觉自己应该是出现了幻觉。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起来了。到了妈妈约定的时间了,我们要回去了。”黑绝说道。接着他就拉着迷迷糊糊的斑站了起来,朝着一个打开的灰雾墙壁冲去。
  ……………………………………
  1个月后
  “真嗣,出大事了。”泉奈朝着李苟汇报道。
  “怎么了?蜜之国出现了粮食歉收。许多人跪在都城大名府前乞讨呢。”泉奈说道。
  “这?怎么可能?不是地里的庄稼长势很好吗?”李苟问道。
  “是禅正,丧心病狂的他居然派人偷偷的把田里的农作物下了毒。所有的庄稼吃了有毒的水都枯萎了。这个禅正的真正目的是推翻他的大名哥哥!”泉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