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五章:我李苟只苟两年

  “大名每三个月的月初会去南山寺。期间有一个上香的环节,那个时候作为侍女的我,会把大名引领进佛像前。我可以用佛门清静之地,不能有闲杂人等的理由劝走大名身边的侍卫。这样您只要想办法接近佛像就有机会行刺了!”
  想着十多天前毛利兰给出的刺杀建议,李苟全盘否决了。躲在佛像附近刺杀大名?
  你当那些忍者和武士都是吃干饭的?寺庙里藏个大活人会发现不了?
  好吧,就算忍者没发现躲在佛像后的七旬脑中风患者。他李苟又如何打得过同是普通人,但年龄只有55岁的年轻人?
  拄着拐杖敲死大名吗?
  幼儿园小孩打架看气势,谁气势更猛,另一个就不敢动手了。
  而老人打架看什么?
  当然看的是谁老年病少了!
  在这方面,李苟并不觉得自己有任何优势。
  就算只有55岁的大名肾使用过度,或者有尿毒症之类的重病,李苟确实能和他打个五五开,但参与者小兰事后绝对会被处死。
  他李苟死了是可以重生,但小兰这是用自己的生命帮自己呀!这个方法李苟不想去采纳。这会害了毛利兰的。
  而且别看小兰说的轻松。作为一个新加入大名府的侍女。能有机会做指引大名上香流程的工作?这个工作最大的可能是那些大名常年跟随的老管家才能做的事吧?
  李苟知道小兰在大名府过的并不好。因为草之国大名最喜欢含苞待放的幼女,被强迫抓去的小兰能有什么地位可言?说白了她只是一个做些不可描述工作的最低等奴才而已。
  所以隐藏在佛像后这事根本就不靠谱!但小兰给出的南山寺上香的信息却是一个机会。
  李苟想除掉大名不止是为了儿子儿媳报仇。他还想赚取一笔影响点。而如果能杀死一国大名,对未来的影响一定会产生。这样他就能获得那珍贵的影响点了。
  不能隐藏暗杀,而且李苟也没自信和大名打出五五开。那他还有什么优势能完成这种不可能的任务?
  李苟总结了一下,他唯一的优势就是他那能熬死千手柱间的年龄了。这个年纪的老头特别容易让人忽视他的威胁。尤其是他身上还没有任何查克拉反应的前提下。
  他完全可以假扮成南山寺的和尚,在大名上香的时候暴起给他来下狠的!至于逃跑计划?李苟根本没想过!
  第二天一早,李苟就来到了南山寺以出家的名义剃发了。当然哪个地方都有哪个地方的圈子与规矩。
  像李苟这样年纪的老人,以出家为名到寺庙里蹭吃蹭喝,这年头确实有不少人这么干。
  但在李苟拿出毛利兰赠予的银两以后。寺庙的和尚倒也没把他当个米虫。给他安排了一个比较轻松的扫地僧工作。当然每天分给他的粮食也是最少的。
  李苟知道凭借着这个身份是无法在大名上香的时候接近的。但毛利兰手中的积蓄就只有这么多。能给李苟安排的职位也就是这个了。剩下的工作,只能靠李苟自己来完成。
  李苟也没有熬日子的打算。因为他知道他的白眼血继快要大圆满了。如果不在失明前搞死大名。那他就没机会了。
  所以在大名下次上香的日子,李苟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那就是把准备香火的和尚约到没人的地方搞死,然后代替他去给大名递香!
  然后呢?
  然后就随机应变的浪起来!
  他李苟只会苟两年,两年前的李苟是狗,两年后的李苟是敢拄着拐杖和大筒木辉夜畅谈白眼血继和人生的豪杰!
  ………………………
  “东条师兄您在做什么?”李苟对着一个比自己小30多岁的和尚问道。
  东条听到这里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说道:“是川野君啊。明天大名就要来寺里上香了。我在准备明天用的香!”
  “是么?好厉害,我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没见到过大名呢。师兄有办法让我在大名上香的时候看看吗?”
  李苟露出了一副渴求的神态。但由于那张猿飞日斩见到都要恭敬的喊声“哥”的老脸,给人一种滑稽的感觉。
  “川野君,这个要求我没法答应你。因为大名上香的时候只能有主持在现场。我也只是把香递上去就走。”
  “哦,可惜了!”嘴上虽这么说,但李苟的内心却想的是:没办法了东条老弟。看来我只能搞死你了!
  对于如何杀掉眼前这个东条,李苟还是挺有自信的。虽然他因为身份无法接近佛像。但东条放香火的库房他可以用打扫的名义随便进出。
  只要今夜躲在库房中,等明日一早东条进屋的时候偷袭这个人就成了。
  想到就做,李苟也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即使失败被杀,他也无所谓。
  也许是因为有一个良好的刺杀心态。也许是淳一夫妇在天有灵。躲在库房一夜的李苟出奇的没有感觉腿脚酸麻。
  他感觉今天的血压和血脂特别健康!甚至常年眼歪口斜的老脸也不那么歪了。
  当第二天东条拿着托盘准备来库房取香的时候。李苟藏在角落里拿着一把匕首一下子捅进了他的喉咙。接着李苟用手捂着东条因疼痛想发声的嘴巴,把他缓缓的放到了地上。
  第一次杀人会给人类留下很深刻的情感冲突。有些人会惊慌失措,有些人会害怕逃避,也有些人会很平静的面对这些。
  李苟的第一次却是兴奋!东条从理论上来说和李苟并没有仇。李苟杀他也只是因为他阻碍了计划!李苟不是拥有什么不杀原则的美漫圣母。既然挡路了,那就除掉。莽起来的他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但当看到东条嘴里因为呼吸不顺畅往外喷血的那一刻。
  李苟却出奇的感觉兴奋!
  一种生杀予夺的快感刺激着他那已经拴住的脑血管。李苟知道这种感觉是不对的。
  他看过一本心里书。书中有提到过他这种情况。有些人的身体里蕴含着暴力基因。当这些人见到血腥后会变得特别亢奋。如果一个心里建设不当,这类人甚至会成为一个杀人惯犯和精神病患者。
  不杀和弑杀都是不健康的!这是病,要治!
  所以在现代战场中杀过人的士兵,都会被心理医生进行定期治疗。
  李苟没有条件进行心里治疗。他只能靠着自我调节来控制自己的精神情绪。
  在心中默念了三遍:“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的言灵以后。
  李苟躁动的内心终于像一个七旬老人一样波澜不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