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四十七章:风暴前夕2

  要说现在全忍界最知名的人是谁?没有人会不知道居田政治这个人。
  他即使被关押着,忍界大陆的人也在不停的谈论着他的事情。居田对着门外的佐井说道:“孩子,你应该知道我是对的。只有我能拯救这个危机的世界。”
  佐井没有搭理监狱内的李苟。但他不说话不代表李苟就不会说。他对着佐井说道:“你沉默是没有用的。我知道你心里知道我是对的。也知道报社是对的。否则你为什么还要留着那块红袖箍?你们为什么都还留着那块红袖箍?”
  李苟的话并没有遮遮掩掩。而是对着所有看守他的护卫说的。这里面有很多人都曾经是李苟的部下。也在报社被每天洗过脑。
  虽然因为团藏和木叶的压力,他们不得不面对这个老上司。但其实这些忍者并没有对李苟有多少厌恶。
  就连火影一脉的卡卡西也是一样。他本人就是李苟的粉丝,甚至李苟还时不时的请过他吃饭。
  “居田同志,不居田大人。请不要在说了。你是不可能改变忍界的。你根本就不知道黑暗的可怕。”佐井说道。
  “那你觉得你就可以吗?你们这些所谓的强者就可以吗?你们除了比我强,随时可以杀死我以外。你们又能做什么?让忍界大陆的人吃饱饭?还是能让人民安居乐业?所有的忍村都一样,都只是为了自己!你们心里都懂,也知道按照报社的方式可以让忍界真的和平。现在回头还不晚,孩子们,你们需要得到救赎。你们的灵魂也会因此得到宽恕!”
  李苟尝试洗脑这帮之前的部下反正。不能说效果没有,每个人或多或少都被李苟的话弄的很难受。
  但也仅此而已。李苟为什么要尝试说服这些人反正?并不是真为了忽悠他们放自己逃跑,而是对自己嘴炮的测试。
  到底什么样的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通过嘴炮让对方狂热信仰自己。嘴炮也是一种技能,而是技能就需要练习。
  但李苟知道这样做的结果是失败的。这些根部虽然同情自己,但却并没有丧失智商。
  其实这在三字经里也有过论断!
  李苟使用的是传销大法的:教之道,贵以专!
  但三字经里还有一句话那就是:昔孟母,择邻处!
  这说的是为了教育好自己的孩子,孟母搬了很多次家。就为了给孩子一个好的教育环境。
  而李苟的教育环境并不好,因为他算是体制内的教育。而他又不是当权者,在这种情况下嘴炮的威力会大打折扣。
  现代世界和火影世界看似是两种科学体系。根本毫无关联。但李苟发现让他成功的并不是那些本地忍术。而是从现代社会带过来的科学理念和思维方式。这其实也算是一种金手指,一种叫做九年义务教育的金手指。
  根部的洗脑虽然失败了。但有一个人的洗脑却并没有失败。这个人李苟甚至都没有和他见过面,也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但他就是在看了一篇李苟的文章后被洗脑了。
  这个人就是漩涡长门!
  ………………………………………
  木叶村外围。
  小南对着漩涡长门问道:“我们已经到了木叶了。接下来如何找到这个居田?而且找到居田后,我们要做什么?”
  漩涡长门沉默了一会,然后他说道:“我准备让居田政治当我们晓组织的顾问。我看了他的文章,虽然里面对我进行了大肆讥讽,但不得不说他的观点是对的。但前提是他透露的信息是真实的。”
  “如果这个居田不愿意加入晓组织当顾问呢?”小南问道。
  “不愿意当顾问?如果是居田这个人的话,我愿意退位让他来做晓的首领。我会尽心尽力的辅佐他!”长门说道。
  “什么?为什么?那弥彦的梦想呢?而且这个居田据说只是一个波之国的贫民,甚至还是一个残疾的贫民。怎么可以?”小南不敢置信的说道。
  “小南,我相信弥彦一定也会这么做的。还记得我们三个人在雨之国乞讨的日子吗?你还记得弥彦说过什么吗?”长门站在高处对着小南说道。
  …………………………………
  那是长门,小南,弥彦不堪回首的日子。也是三个孩子结下友谊的日子。
  “这帮忍者真可恶,除了制造祸端他们还能做什么?只因为我们是弱者就要过的生不如死吗?”长门拿着一块偷来的面包对着弥彦说道。
  “不要气馁,长门。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以后一定会有一个人人都吃饱饭,人人都能平等的生活在这片大陆的世界。无论是贫民还是忍者,大家都能和睦相处的世界。我相信着!”弥彦对着长门坚定的说道。
  ………………………………………
  “小南,在弥彦死后我们的做法是错误的!而且贫民又怎么了?我们不也曾经是弱者吗?还记得弥彦为什么建立晓组织吗?那是为了保护雨之国的贫民啊!既然是保护贫民,为什么不能让贫民当首脑?
  虽然没有见过这个居田政治。但他那句使用刀剑,最后必定死于刀剑的理念,我是认同的。
  甚至就连他的尾兽威慑理论(核威慑)也和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甚至他的做法比我们更加有条理和数据支撑。这个人才是真正的救世主!即使牺牲自己,我也要救下他!”
  一个人可以因一篇文章就崇拜另一个人吗?因为一篇文章,一个理论,一个主义就愿意为对方去死。即使连面都没见过?
  这在和平的年代几乎不会发生。但这并非不可能!在地球的中国古代就有着很多的这样的案例。
  民国时候的学生运动,清明朝的上书运动都是佐证。在特殊的年代,特殊的背景下。真的会有人为了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的一篇文章,抛头颅洒热血。
  他们忠诚的并不是那个文人,而是文人笔下描绘的世界!
  漩涡长门自从有了轮回眼就一直有一种使命感。这种使命感在弥彦死去以后已经达到了狂热的地步。从他自称为“神”就可以看的出来。
  然而李苟的檄文把他的自信击碎了。自以为命运托付给自己的轮回眼其实从始至终就是一个阴谋。这不能不让长门迷茫。甚至是连他要做的事业都产生了迷茫。
  而在他迷茫无助的时候,是李苟的檄文让他知道了未来该如何去做。可以说李苟是他的引路人,是前辈,是先知。
  在这种情况下,狂热又颓废的长门成为了李苟的粉丝。而且是最狂热的那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