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一百四十章:决战前夕2

  当第二天的族会李苟宣布众人要迁徙去北极圈的一个不知名小岛时,全体高层集体反对了。
  “真嗣大人,我反对这个提议。”一个长老站起身恭敬的说道。
  “理由呢?有了快递,我们绝对能在北极圈活下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同意?”李苟问道。
  “我也反对!”
  “我也反对!”
  李苟看着所有的高层都反对,他把视线看向了自己的妻子步美。
  “真嗣君,我也反对!”步美咬了下嘴唇,最后严肃的回答着。
  李苟没想到就连朝夕相处的妻子都会反对这个提议。他看着激动但又不愤怒的众人有些不解。
  这时步美站起身开口说道:“我知道真嗣君是想保护我们。也知道这不是我们能参与的战斗!但我想说,宇智波不会让全体人员都跑掉,丢下族长一个人去战斗的情况出现。这并不是我心目中的宇智波。”
  接着另一个长老会成员也站了起来,他拄着拐杖激动的说道:“真嗣大人。您这几年做的一切,众人都看在眼里。宇智波从来就没有过粮食吃不完而发愁的日子。也没有出现过孩子可以在安全没有等级划分的公平环境里读书的情况。甚至没有出现过残疾的老人可以享受医疗条件这种事。这都是您带给我们的。您就是宇智波历来最伟大的族长,没有之一!
  请您抬头看看会议室外的一切,那些快乐的孩子们!那些幸福的讨论今晚吃什么的成年人。那些天赋不好也可以平等的和天赋好的人恋爱的世界。
  是您教会了我们人除了点头哈腰的活着,还有着挺直了脊梁骨说话的选择!您就是教育我们做事,甚至是做人的父亲!
  这安稳的日常才是宇智波一直追求的幸福!请让我们为您战死!”
  他的话刚落,所有人都陆陆续续的站了起来,包括宇智波泉奈。
  “请让我们为您战死!”
  “请让我们为您战死!”
  “请让我们为您战死!”
  “请让我们为您战死!”
  …………………
  ………
  ……
  越来越多的高层人员站了起来,他们集体对着李苟跪下了。并不只是会议室的人,就连会议室外边,也跪着一群宇智波的族人。他们每个人都有秩序的排着队伍跪在会议室的门前。甚至就连不懂事的婉儿也跪在了会议室的门前有样学样的说着要为李苟战死的话。虽然她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整个宇智波本部的300人全都跪下了。并不是要下克上,只是用着言语和真情进行逼宫。
  “你们……”李苟看了眼跪在第一排的泉奈。这种有组织的逼宫绝对是泉奈提前授意的。
  “妈的,昨天谈的时候这小受不动声色不支持不反对,原来今天在这里摆了他一道。这几年的生意工作让这二愣子学鸡贼了。”李苟已经不知道接什么话了。看着大帐外边跪满的族人,就连他这个会念正能量短语的家伙也有些被触动。
  “族长,我们可以为您提供后勤物资!我们可以做好幕后的战斗,我们可以让您在前线有保证的战斗。我们绝对对您有帮助!请不要丢下我们,丢下您的族人!
  您不是教过我们,所有人都有他的价值,无论天赋好与不好。人都有活着的价值吗?请让我们参与进去吧!”元太带着一帮穿着白大褂的科研人员集体发声道。
  这些宇智波科研人员大的也就15岁,小的才8,9岁。但是他们确是李苟一把手带大的。无论是学习还是科研工作,甚至是思想教育!他们都是填鸭背书流派的接班人!也是李苟最亲近的班底。
  李苟没说话,他背着手穿过了会议室跪着的人群。来到了族会的大帐外,看了看远处窑洞中忙碌的雇工。又抬头看了看天空叹息了一口气。
  他转身用着洪亮的声音说出了每届族长上台都会说的话,那句他上台时因为觉得栽面儿没说的迟到的话:
  “宇智波最强(赛高)!”
  当李苟这句话说完以后,跪地的人群瞬间欢呼了起来。他们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那就是李苟答应他们参与进去送死了。
  因为按照传统,这句话说完就是宇智波发动猪突冲锋的时候。这句话只有族人面对外敌压制或者战场上的长官才有资格喊出来。例如中忍联合考试二柱子在面对敌方忍村忍者打脸时说的这句话。这句话尤其以从族长之口中说出来最为隆重。
  只要听到这句话,宇智波上到70岁老头,下到3岁幼儿都会和打了鸡血一样发动自杀冲锋。
  这是宇智波和千手干架几千年留下来的传统。也是一种荣誉!
  ……………………………
  火之国后世木叶村火影岩
  “妈妈,我们就要成功了!”漩涡面麻看着一颗参天巨树兴奋的说道。
  “嗯,太棒了!我相信你就是最棒的!”玖辛奈亲了面麻额头一下。这让这个杀伐果断的中二少年一阵脸红。
  “干什么啊,好尴尬啊!我已经是大人了!”面麻脸红的嘟囔着。
  “等一切结束后你打算回到未来?还是留下来?”玖辛奈问道。
  “回去!雏田还在等着我!”漩涡面麻握紧了拳头坚定的说道。
  “也许,也许…也许你回去后雏田已经变得不一样了呢?毕竟我们做出了这么大的事改变了历史!面麻酱~抱歉,让你背负这么大的重担。”玖辛奈犹豫的说道。
  “说什么傻话?雏田不会变得!她一定在等着我,我相信着!”面麻眼神里都是柔情。
  “也对,一定是这样的。我太多心了…”玖辛奈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说道。
  “你说爸爸会复活吗?如果我们改变历史的话,那爸爸就不会死了吧?”面麻问道。
  “大概吧…”玖辛奈犹豫闪躲的说道。
  “妈妈好像很悲伤,难道你不希望爸爸复活?”面麻说道。
  “我也不知道。总感觉世界改变后的水门就不是那个水门了。”玖辛奈说道。
  “不会的,爸爸一定还是那个爸爸!”面麻天真的说道。
  “也许是我穿越这个世界太久了吧?待的久了就爱胡思乱想。”玖辛奈想到了那些她杀死的忍者。那一双双不甘心仇恨的眼睛一直烙印在她的脑海里。
  她已经不在年轻,也不在中二。无法和儿子一样那么杀伐果断了!人一上了岁数就爱心软。尤其是一位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