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五十四章:乱战

  佐助看着熟悉的宇智波族地,看着熟悉的画面。看着鼬又一次的杀死了自己的父母和族人。但这一次佐助并没有多愤怒。
  他从始至终都冷眼看着这熟悉的一切。这部哥哥屠村的大片儿已经不是佐助第一次看了。
  在好看的电影当看了五六遍以后,也失去了原有的味道。佐助这一次在看族人被杀时居然有时间思考这其中的不合理点。
  当然以2柱子的智商是发现不了这些违和点的。但架不住团藏之前都说了啊。有团藏的影评,佐助再看这部电影时果然感觉不同了。
  例如他哥哥杀族人的时候,为什么周围没有木叶别的忍者帮忙救助族人?又为什么族人没有一个逃跑的?都上赶着去送人头。
  而且人头送的特别夸张。3个开了三勾玉的上忍,面对宇智波鼬的时候,居然被鼬随意的苦无挥砍杀死了。
  苦无能杀人?
  看到这里,佐助甚至产生了一种我之前是有多2会信以为真的赶脚?就这个烂电影和居田政治做导演拍的斗破差好多个档次好不?
  ……………………………………
  鼬随手解决了弟弟,朝着干柿鬼鲛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这个人交给我吧,你去对付其他人。”
  看上去强壮魁梧的干柿鬼鲛听了鼬的话和个小媳妇一样。乖乖的朝着一旁离开了,甚至连被抢了对手的恼怒都没有。
  这也就是腐忍村的叛忍,要是迪达拉这种的,早当场彪了。你不知道初中生打群架的时候对手选好了,你还随便插一手要遭人恨?信不信我当场为了面子直接按下氢弹发射按钮和你自爆?
  鼬看着团藏沉默着,他把一切都献给了村子。父母亲,族人的命,以及自己的命。他只有一个要求,别动他弟弟。
  但团藏是谁?
  锅王!
  历史上第一个主动握住豪火球之术的人。
  他能遵守诺言?
  “你刚才是想夺取佐助的写轮眼吧?就和止水前辈那次一样!”虽然鼬说的是疑问句,但他的意思很肯定。
  “哼,宇智波果然不可靠。你们就是木叶的毒瘤!要不是猿飞日斩的软弱,我早除掉你们了。”团藏一副我早知道的样子。
  而鼬没有答话,只是默默的摆出了战斗姿态。
  两个人看这阵势要莽起来了。
  同时在一旁打酱油的干柿鬼鲛看到了一个绿色西瓜皮。他非常兴奋的朝着这个西瓜皮而去。
  没错,这个西瓜皮就是凯皇!
  这时候就要说一下了,为什么团藏在这里和佐助打的这么激烈,连鼬都发现了,木叶却没人过来支援团藏?
  其实这个问题可以反问回去,为什么猿飞日斩和大蛇丸打生打死的时候,根部都没露面?
  这不明显的吗,政治斗争呗。
  你真当凯皇没看见团藏在这边打?你真当木叶忍者追着蝎满街跑的时候,但就是发现不了团藏在木叶内部受到袭击?
  这不是动画片,这是真实的世界。
  背的锅不是不需要还,只是团藏一直苟在根部没机会而已。这不就是一个机会吗?所以凯皇看见了当没看见。
  阿斯玛这样的干脆就直接去找迪达拉了。而作为火影的纲手则是朝着蝎而去,大有一副一问三不知的做法。
  所以当凯皇看见干柿鬼鲛一副我好想找个人干架的样子朝着自己跑来,凯皇感觉特恶心。
  “妈的,划水都能被发现。看来只能拉远和团藏的距离了。我绝对不是不救援团藏。而是被敌人缠住了而已。”怀着这种心情,凯皇和干柿鬼鲛一起越战越远了。留下了团藏一个人面对宇智波兄弟。
  ……………………………………………
  戏份回到一直躲躲藏藏的宇智波带土这里。和别的吃鸡选手不一样。带土喜欢一间房子一间房子的找物资。然后鸟悄的往圈里走。期间遇到谁都不出手,这种猥琐发育的做法让带土很快的超过了佐助成为了吃鸡第一名。
  他已经很顺利的来到了关押李苟的牢房最前端。看着一众根部忍者守卫在那里。带土藏在自己的神威空间里就要偷偷的摸过去。
  然而他却失败了。因为看守牢房的除了根部。还有着卡卡西。卡卡西怎么能发现神威空间里的带土?他有这么强大到感知异空间的能力?
  这个问题就要从两个小男孩的友情说起了。
  因为羁绊,所以卡卡西感觉到了带土。就和毛利兰在危机之中总能感觉到工藤新一一样妙不可言。不管你们信不信这个羁绊的理由,反正这本书的作者和原作岸本都信了。那就一点都没有不合理!
  “带土,为什么来了连声招呼都不打?”卡卡西坐在椅子上在一众暗部和根部忍者认为他是不是失心疯了才会自言自语的时候朝着空气说出了这一句话。
  然后让暗部门吃惊的是空间扭曲了,本来可以苟过去的带土真的解除了忍术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我亲眼看见的。”带土对着卡卡西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没错,都是我的错!”卡卡西低沉的说道。
  “报纸说的是真的?”带土问道。
  “那又有什么区别,理由不重要,人确实是我杀的。”卡卡西回到。
  俩人的问答从始至终都没头没脑。但当事人都明白说的是啥意思。这就是羁绊的力量。
  当年琳的心脏上被斑施了符咒,使琳成为三尾人柱力袭击木叶、被雾忍追击。斑的本意是让琳死在雾忍手里,并让带土感受到自己的无力。
  只是出乎预料的是琳没有按照斑的意愿死在雾忍手下、而是选择死在了卡卡西手下。而这一幕居然狗血的让带土看见了。
  从此好基友因为一个女人的死出现了裂痕。带土也开始中二的杀师傅,师娘了。
  没错,和每个韩国言情剧的内容都一样。无非是男女比例不协调导致的悲剧。在言情剧里总会有这种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或者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
  这种比例失调才是这悲剧的原因。不知道为什么编剧总喜欢不把性别比例算清楚。这闹到最后能不坑吗?
  你看美剧就不这样,有俩男的,绝对配对俩女的。这多和谐!
  “没错,这个世界已经腐朽。知不知道真想已经不重要了。”带土拿出苦无准备要和卡卡西刚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