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七十一章:我要保护你

  就在顺子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居然用麒麟臂把推车扔飞的时候。巨量的水一下子淹没了迁徙队伍。从陆地到海洋只在数秒之间。这就是会使用查克拉的超凡者的可怕。
  “敌袭!敌袭!敌袭!”宇智波一族的护卫队反应很是迅速。许多的人在大瀑布之术冲击过来的时候,跳了起来,用查克拉踩水的方式站立在水面上。
  这之中并不包括李苟。不是李苟没有踩水的查克拉控制力,也不是他没有反应过来大瀑布之术的冲击。而是他故意的和贫民一样选择被水淹没冲走。
  “这次敌袭是个机会!”
  李苟虽然有时候喜欢过度yy,但机会来了他并不是思前想后的犹犹豫豫之人。
  他决定趁着敌人袭击自己队伍的空档,逃跑叛出宇智波一族!
  这样事后,宇智波巡逻队找不到自己和母亲,会以为他们母子被水流冲击碎了身体呢。
  这绝对是个机会,而且是成功率在半数以上的机会。李苟打算尝试着冒一次险。如果被抓住,他也可以用自己吓尿了在外边乱跑为理由胡扯。
  就这样李苟在水底拉着宇智波顺子的手跟着水流的冲击力朝远处游去。至于英二,他只能说无能为力。
  能救下顺子已经是李苟的极限了。如果事不可为,他甚至会抛弃掉自己这个便宜母亲。毕竟自己叛逃第一个受牵连的就是这个母亲,能救一下就尝试着救一下。
  就这样,顺着水流。俩人很快的远离了那边吵吵嚷嚷的战场。甚至李苟都能感觉水的深度在一点点变浅。这时水的高度只有2米了。在往前游游,他都能站起来呼吸了。
  看着远处宇智波一族火遁忍术和不明袭击者的水遁交火。所有人都被战斗吸引住了。根本没有任何人注意他这个贫民弱者被水冲到了战场边缘。
  李苟看着自己逃离的方向的远处那座山林。知道这一波稳了!
  只要走到山林,他就准备抱着顺子全速的用忍者的方式赶路。届时正在交手的族人根本顾不上他!
  “计划通!欧耶!”
  就在李苟拉着被水流击晕的母亲的时候。一只手提着他的脖子把他从水里拉了出来。
  “别怕,我绝对不会让你淹死的。我会保护你!”
  能在战场还关注角落里逃跑的李苟的人没得说,只能是他那个便宜妻子。
  “你妹的,你个碧池!我用你救?!你成心是要搞死我才满意是不?”
  步美又一次在危难时刻对着李苟来了个公主抱。她抱着李苟几个跳跃离开了水流区域。至于宇智波顺子这个婆婆也落水了?
  不是有个故事讲的就是婆婆和媳妇都落水怎么救人的难题吗?
  步美只是冷淡的用脚踢了一下顺子,把昏迷的她一脚踢到了一个漂浮的木箱上就不在管她的死活了。
  李苟在步美的怀里特别恶心,救他的人是好意。而且也是真心的,李苟这点还是能看出来。但他李苟真的不需要啊?
  就在李苟考虑要不要给步美来一下偷袭,然后自己跑路的时候。前方一下子围过来20多名带着面具的忍者。
  “把宇智波真嗣交出来!”为首的一名狗脸的忍者对着步美喊道。
  “卧槽?叫的出我名字?这帮人是找我的?怎么可能?”李苟愣住了。
  他飞快地思索着前因后果。他肯定穿越后除了那该死的指腹为婚,自己绝对低调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所以说应该没有人会针对他。
  除非这帮人是因为那个指腹为婚才针对自己的!而会对指腹为婚不满意的只能是宇智波的高层。也就是说这次的迁徙遇到袭击是宇智波高层的谋划?
  “你妹的,怪不得非要来这个海边和别的忍族挤着住呢。这里面肯定有高层借助这些忍族来清理我的原因。原来宇智波并不是大傻子,是我把他们想成了大傻子!”
  就在李苟想着脱身之策的时候,他感觉自己被步美一把从公主抱背在了后背上。接着步美打开了双勾玉写轮眼,回头对着李苟说道:“抓紧我!”
  看着步美被20多个忍者包围,李苟赶紧说道:“小心,他们应该是宇智波一族的。至少对写轮眼不陌生!”
  “恩,我知道!”步美严肃的回道。
  “恩?你知道?!难道这才是为什么以你的身份会参与进这次迁徙护卫的原因?”李苟吃惊的问道。
  “恩,我就是为了保护你才来的!”步美一个错身躲过了几发射击过来的手里剑说道。
  “不惜和村子为敌也要嫁给我吗?这是为什么?”李苟在被敌人包围的时刻终于问出了这个让他疑惑的问题。
  这女人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如此的中二?
  ………………………………………
  “爸爸,你看我已经学会了豪火球之术了!大家都夸我是个天才!”步美插着腰对着父亲炫耀着。10岁能掌握豪火球的宇智波,已经算是族中的天才了。
  “恩,步美真是好样的!”父亲摸了摸步美的头关爱的说道。
  “对了,爸爸最近要和源堂叔叔一起去出任务。你要在家好好听话。有空的话去源堂叔叔家见见你那个未婚夫吧。”父亲对着步美说道。
  “啊?那个真嗣?我已经见过了,他太矮了。而且修炼查克拉很笨,这种人以后绝对是个干粗活的贫民。我才不会嫁给他这个废物呢!”步美不满的撅着嘴说道。
  “不行!你必须嫁给真嗣!这是我和源堂的约定!”父亲严厉的呵斥着。
  “凭什么?约定有那么重要吗?连你女儿的幸福也可以不顾?”步美含着泪对着父亲吼道。
  但父亲没有任何软弱,而且突然间打开了三勾玉写轮眼对着步美严厉的说道:“我说过了,你必须嫁给真嗣。这是我和源堂的约定!不能遵守约定的人都是渣子!”
  “可是,爸爸你都是三勾玉的强者了,为什么还害怕源堂叔叔那个一勾玉的家伙?所以说作为强者的您可以随便违约的!”步美轻松的说道。
  “啪!”
  父亲一个大嘴巴子扇在了步美的脸上。从小没有对步美严厉过的父亲因为这个源堂叔叔打了自己的掌上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