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一百二十七章:蜜之国第一强兵

  步美坐在用布料围起来的禅正本阵中,拿着一个卷轴不停背着书。作为李苟明媒正娶的正房太太,虽然只有一个竞争对手,还是自己的亲妹妹。但步美的危机意识却很强。
  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妹妹自从加入到水户的科研队伍之后,李苟对她的态度变得好了。甚至回到家以后李苟还会关心的问下妹妹的工作情况。
  女人的情感比男人要敏锐的多。李苟对妹妹的上心让步美很紧张。尤其是姐妹俩都没有小孩的情况下。
  在这种情况下,步美迅速的成熟了起来。她知道李苟对宇智波小孩的教育非常重视。甚至知道李苟对这些孩子有着大用。
  既然自家男人重视教育,那她就做一个宇智波的人民教师。但作为一名教师并不容易。尤其还是不教体育的教师。
  别说那些李苟时不时颁布的科研习题了。就是简单的算术题,步美教起来都感觉非常吃力。从小就被誉为家族天才的她并不服输。既然当初因为扔手里剑荒废了学业。那现在边教孩子边补回来就是。
  所以在蜜之国发生数百年才能见到的巨型战役现场。一个爱学习的家庭主妇就这么在本阵里背着99乘法口诀。
  “8乘9等于72。没错,终于背诵完8字头了!”步美揉了揉因为长时间背书有些发涨的太阳穴。一脸认真的开始钻研9字头的乘法口诀。
  禅正看着外边已经乱起来的暴民冲击着城门,又看了看在这种环境下认真修炼的步美。他因为战争有些紧张的情绪平复了。只有这种大战中还不忘修炼的强者才能用出那么可怕的术吧?
  这种气量的人居然只是那位大人的妻子。看来自己好像追随了一位不得了的大人物。
  城门很快就在暴民的冲击下打开了。一群武士打扮的人开始对着闹着要粮食的暴民呵斥着。然而就在武士准备在暴民面前装一波的时候。几个带头的人突然间冲了出来把这几个武士用苦无扎死了。接着受到鼓动的暴民一窝蜂的从城门往天守阁进发。
  禅正坐在大帐里手拿指挥军权象征的团扇紧张的手心冒汗。他知道城门被打开后,小次郎的忍者就要趁着武士被吸引过去的时候奇袭天守阁了。成败在此一举。
  绝世高手的小次郎看着5米高的天守阁围栏,拿着一个钩子不停的轮着。接着钩子准确无误的抓住了城墙剁口。
  小次郎揪着绳子一点点的往上攀爬。在他后边是他们一族其它的忍者有样学样的攀爬着。由于大部分武士被城门口的暴乱吸引了过去。使得小次郎等绝世高手轻松的爬上了城墙。
  他穿着一身忍者的夜行服。矮身朝着天守阁的最高处跑去。当遇到有守卫的时候。小次郎的同族就会拿着苦无和守卫周旋。而作为绝世高手的小次郎根本就没时间关心这些杂兵。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刺杀蜜之国大名!
  当小次郎来到了三楼一个拐角处的时候。一个跪坐着穿戴好红色铠甲的武士已经闭目养神的等待着他。他的周围是几个同样的武士。
  “果然有人想对大名大人不利!”武士没有抬头看小次郎。而是用手摸了摸身前的摆着的武士刀和那六文钱家徽。
  “你是?第一强兵真田幸村!”小次郎知道这个人。蜜之国就没有不知道这个真田幸村的人。他的强大早已经深入人心。
  “一群只会躲躲藏藏的老鼠。就让我真田幸村守护大人吧!”红色铠甲的武士拿起了武士刀摆出了一个居合剑术的起手式。
  “小次郎大人?”几个同族忍者看着真田幸村有些恐惧的问向小次郎。
  “你们退下。这不是你们能参与的战斗!”小次郎掏出一根苦无也摆出了战斗姿态。
  场中一边是真田幸村带领的武士助威团。一边是小次郎带着的忍者拉拉队。
  所有人都主动的给中央的俩人让出了单挑的空间。毕竟俩人的战斗不止是关系到自身。还关系到蜜之国广大的人民百姓的未来。这不只是一场校园单挑,还是一场把国家民族命运赌上的决战。
  忍者对武士!
  新势力对抗旧势力!
  无论这场决斗的结果是什么?俩个人都知道他们的名字必将会被传唱。
  绝世高手小次郎拿着苦无往左做了一个假动作。真田幸村的右脚重心有所偏移,但瞬间他就发现了小次郎这个动作是佯攻。他又把重心收了回来。
  小次郎又朝着右侧来了一个假动作。同样的已经把武艺练习到极致的真田幸村还是发现了小次郎的意图。俩人一个不停试探,一个沉着应对。
  在这种焦灼中周围的拉拉队屏住了呼吸。没有人发出一点动静。两个人在那里试探了有3分钟,谁也没有出手。外边夜色和火焰燃烧的混乱仿佛也静了下来。一种名曰日本武士道的禅意仿佛在空气中生成。
  当然这是两个当事人的看法,要是李苟在这里肯定觉得俩人不停抖动身体不进攻简直是帕金森症犯了。
  “哼,不愧是真田幸村!果然名不虚传!”绝世高手小次郎在哆嗦了15次以后还是找不到对面的破绽,他开口说了一句。
  “你也不错!我认可你了,报上名来!”真田幸村回到。
  “小次郎!”
  “小次郎嘛?你是我见过的最强大的忍者,我真田幸村愿意称你为忍界最强!”真田幸村的话音刚落。
  小次郎这边的拉拉队都开始乱哄哄的交头接耳起来。能让真田幸村这样的强者记住名字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且是忍界最强!这简直太强大了!
  小次郎听到对手对自己的肯定决定莽一波了,毕竟人家都给他带了这么高的帽子。他还站那里帕金森的抖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小次郎运起了查克拉朝着真田幸村冲了过去。有着查克拉的小次郎速度已经突破了人类肉体的极限。他仿佛一道虚影一样朝着真田幸村的心脏扎去。
  “好快……但是…”
  真田幸村动了,右手从刀鞘里拔出了刀。一阵白色的光幕从真田幸村的眼前形成。
  一击定胜负!
  这就是居合剑术的奥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