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二十四章:我有一个梦想

  “居田大人!”小李痴痴的看着李苟喃喃嘟囔着。
  “我是一个残疾人,修炼查克拉也很不顺利。甚至一辈子能不能使用变身术这种简单的忍术我都不知道?但我有一个梦想,即使托着残破之躯,我都没有放弃!”李苟不在讨论小李,转而开始谈论起自己。
  他的话吸引了屋内所有人的注意力。就连屋外观看佐助咒印病情的,卡卡西,漩涡鸣人,春野樱也被默默的吸引住了。
  “我希望忍界能通过我的努力迎来永久的和平。我知道这个梦想比起你的成为一名伟大忍者的梦想要难上万倍!但你看我放弃了吗?”李苟温和的看着小李说道。
  “居田大人,我?”小李低下了头。
  “报社不会要放弃梦想的败犬!报社只会要身在炼狱也要向往光明的人!报社才不是退休养老忍者的避难所。而是勇敢人才能待的地方!站起来,即使所有人都不相信你的梦想,但你只要记住,我相信你就够了!站起来,告诉大家,努力是可以改变命运的!”李苟的呵斥犹如一击重拳,打在了小李的心中。也同时打在了凯皇的心中。
  “是啊,我这个师傅居然怀疑了小李。在这个他最需要支持的时候,我居然选择了给他找什么退路?居田大人,我错了!”
  李苟并不知道自己的嘴炮不但洗脑了李,连身后这位凯皇都给忽悠了。
  他在演说着,这话不止是说给李听。也是说给自己。李苟比任何人都知道忍界大陆的残酷与黑暗。小鬼子设定的扭曲世界,简直不给人留下一丁点的活路。无论你是贫民还是忍者,都不能脱离这个设定。
  淳一夫妇的死,他现在还记得。这不光是表演,也有着真情实感在里面。既然小鬼子已经把天道规则用乌云遮住,那他就要捅破这天见到光明!
  “李,我一定会找到能治疗好你的办法!请坚持下去!”凯皇此时真情流露的跪在小李的床前,抱着李失声痛哭着。
  “加油,小李!大叔你讲的太好了!”屋外的漩涡鸣人也哭了起来。他的鼻涕甚至都甩到了小樱的身上,这让小樱一阵恶心。卡卡西也因此默默的距离鸣人远了一些。
  “身处在炼狱,也要向往光明吗?”窗外佐井和根部监视者喃喃着这句话。
  ……………………………
  在太子爷等一众挂逼面前刷了波好感度以后。李苟接下来的工作进入了平稳阶段。
  中忍考试的复试还有一个月才能展开。而这段期间就是他李苟发育的好时机。
  一周的时间,不但和火之国的大名达成了加盟协议。也和各个地方的将军幕府达成了加盟协议。报社也因此收到了一笔加盟费。
  大部分的加盟商都没有选择净利润分配的方式,而是直接买了2到5年的经营权。这种情况是因为这帮统治了忍界数千年的贵族们实在是富得流油。
  他们压根也没打算靠报社挣钱,而是因为喜欢斗破苍穹才花钱买的加盟商。在他们看来,这笔钱是打赏给李苟的稿费。这也让猿飞日斩高兴坏了,直接把李苟叫去要给他发奖金。
  后来李苟用身在木叶村,有村子的供给,不太需要钱为由拒绝了这个提议。转而要了一个B级忍术,这个忍术就是影分身之术。
  李苟虽然得到了猿飞日斩建立实验室的首肯。但一些高深的忍术并不会对他开放。这其中就包括绝大多数的B级以上的忍术。
  其实三代火影根本就没指望李苟能研究出啥东西来。所以给他的权限也只是一部分C级和以下的忍术的查阅资格。
  甚至连封印班的忍者,也被告知了不能传授B级以上的忍术协助李苟办公。
  李苟拿着影分身之术的卷轴,只用了一个下午就完全学会了。接着他就把这个卷轴又还给了三代。
  别误会,李苟的学会并不是能使用影分身。以他一天一克的查克拉提炼量,别说影分身了,就是分身术也不是那么容易学会的。
  他的学会只是死记硬背的把影分身的要点和结印使用顺序记在脑海里而已。
  由于多次重生,李苟的精神力并不算是差的。虽然还没有达到过目不忘,但熟读几遍背诵下来一篇3000字的文章的记忆力还是有的。
  影分身的知识要点统共不超过500个字。这种信息量,李苟一下午的时间已经算是很认真的去看了。
  “学完了?”猿飞日斩看着上午送出的卷轴,下午就被还回来有些好奇的问道。哪个忍者要走忍术卷轴不是拖到最后一天才还?
  “只是看了看。您知道的以我的体质是用不了这样级别的忍术。”李苟如实回答道。
  “恩!”猿飞日斩知道这是实话。当初李苟借走卷轴的时候,他还好心的提醒过李苟,他可能学不会影分身。
  “三代大人,我有个疑问希望您能解答。”李苟对着准备赶人的三代问道。
  “哦,怎么了?是什么问题?”
  “卷轴只记载了影分身的结印顺序和使用技巧。但并没有说为什么影分身会拥有本体的思想和记忆。不知道关于这点您有什么看法吗?”李苟之所以要影分身来看,就是对这个凭空创造一个意识体的忍术感到好奇而已。
  “这个嘛……”猿飞日斩抽了口烟,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其实这点我也没有考虑过。但影分身的创造者曾经和我说过,这个术的特点是把自己的精神意识灌输在查克拉中。所以施术者在使用这个术之前灌输的情绪决定了影分身的性格。
  例如你内心很想保护同伴,这个时候你分出的影分身就会以这个原则而行动。你很想击溃敌人,这个时候使用的影分身破坏意识和战斗意识就最强。”猿飞回道。
  “意识可以灌输进查克拉里?”李苟吃惊的问道。
  “恩,是的。你还是第一个问我这个问题的人。”猿飞日斩说道。
  一般的忍着都会问一些使用技巧或者实战技巧,但问忍术的本质的人却很少。
  看着李苟一脸求知欲的样子,猿飞日斩突然间想起了自己的一个徒弟。当初他也问过类似的问题吧?
  “师傅,人类为什么会死?”
  猿飞想起了当初那个拿着一条死去的小蛇发问的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