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三十二章:弱者的宿命

  “呐,泉美真羡慕你这样的家族子弟啊。从小就能受到家族的教育,还长的这么漂亮。不像我,是一个笨蛋。”小时候的早莲婧对着一个金发的女孩说道。
  “不要放弃啊。你会成功的!”叫做泉美的小女孩对着早莲婧说道。
  “对了,你有喜欢的人吗?”泉美好奇的问向一旁的早莲婧。
  “我,我,我……”早莲婧害羞的低下了头。
  “怎么了?告诉我呗,我们不是朋友吗?”泉美好奇的问道。
  对于十多岁情窦初开的少女。初恋总是能让人爱的刻骨铭心。
  “有!”早莲婧插着手指声音微小的嘟囔着。
  “哎?告诉我,告诉我!是谁?”泉美好奇的问道。
  “是,是,是宇智波止水大人!请不要告诉别人,我知道以我的身份是不应该高攀止水大人的。但止水大人实在是好帅,成绩又那么棒。而且在战场上又立了功。”早莲婧说到止水,满脸都是兴奋与崇拜。
  “泉美?泉美!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早莲婧看着愣神的泉美有些害怕的问道。因为吊车尾的她只有泉美这么一个朋友。除了泉美,没有一个人会看得上一个贫民吊车尾的,更别提和她做朋友了。
  吊车尾的早莲婧童年和鸣人一样受尽欺负与孤独。只有泉美这个大家族的女孩愿意帮她,愿意和她沟通做朋友!
  “恩……没事。”泉美被早莲婧叫回了神。
  “对了,泉美有喜欢的男生吗?”早莲婧好奇的问道。
  “我?我……没有!对了,明天我们就要上战场了,一定要活下来啊!”泉美仿佛不想在谈男朋友的话题,转而叮嘱着早莲婧。
  “恩,安心吧,我被分配在辎重部队。不用上前线交战的。”早莲婧回道。
  “那就好!一定照顾好自己,我不在身边。要保护好自己!”泉美说完就离开了早莲婧,只是在离开的时候,她突然亲吻了一下早莲婧的额头。
  这弄的早莲婧一阵错愕。
  …………………………………
  “怎么了?我刚才的话,让你想起不好的回忆了?”李苟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对了,我用您说的方法让逆手印实验成功了!”早莲婧收回了回忆,对着李苟说道。
  “真的?”李苟问道。
  “对,明天您去我家里看下吧!”早莲婧回道。
  第二天,李苟并没有先去早莲婧的房间。而是去参加了猿飞日斩的葬礼。因为这是村子的硬性规定。即使多么着急逆手印的成果,李苟也只能参加猿飞日斩的葬礼。
  黑心老板因为职业歧视和克扣员工工资,终于付出了代价。而此时的木叶迎来了一个权利真空期。一些水面下的人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躁动,准备付出水面了。
  ……………………………………
  “这就是你家吗?”李苟站在一个忍具店门口问道。这个忍具店并不大,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2层日式别墅。面积大概和哆啦A梦中野比大雄家差不多。
  和大雄家不同的地方,只是一层是一个敞开式的商铺门脸。上边挂着一个早莲忍具店的招牌。此时由于众人刚参加完猿飞日斩的葬礼,又加上木叶重新维修战争的损失。忍具店到是很冷清。
  “婧,回来了?是居田大人来了吗?”一个中年美妇人对着屋外的2人喊道。
  “妈,我回来了!”早莲婧开心的回道。
  刚才问话的是早莲婧的母亲,早莲亚希子。
  美妇人年龄大概在33,34左右。因为肌肤很白,保养的也很好。看上去像是28,9岁的样子。和早莲婧站在一起,更像是姐妹。
  “这位一定就是居田大人吧?欢迎,欢迎,我家婧真是承蒙居田大人的照顾。”亚希子对着李苟客气的说道。
  “不敢当,不敢当。早莲婧同志非常努力,我认为她很有天赋。”李苟真诚的说道。
  “您可真是客气。居田大人,您稍作休息。我去准备一下茶点,稍后就来。”亚希子给李苟行了一个日式的礼仪就离开了。
  李苟坐在客厅里打量着早莲婧的家。可以看得出,早莲婧家打扫的很干净。布置的也很温馨,只是客厅正中摆着的一个男人遗像很扎眼。
  “这是我父亲!在战争中牺牲了。一个努力修炼了一辈子的普通中忍。父亲死后,家里多亏了族中的叔叔伯伯们的支持。我和母亲才能把这个忍具店经营好。”早莲婧摸着父亲的照片眼睛有些湿润。
  ……………………………
  “快跑,婧!敌人袭击了我们的补给营地。我来断后!”父亲对着毕业没多久的早莲婧喊道。
  “坚持住,爸爸!止水大人一定会来救我们的!”早莲婧被一个同伴拉着往回逃去。补给点中一片混乱,到处都是同伴被杀戮的身影。
  “为了木叶,为了我的女儿!即使赌上性命,我也要阻止你!”父亲全身爆发出一股查克拉。查克拉里透露出一股温柔的保护情绪。
  “爸爸,不要啊!”早莲婧朝着断后的父亲喊道。
  “婧,是时候让你看看我努力的成果了!我拼命修行了数十年的成果!我要保护大家,就用三代大人说的努力与根性!这就是木叶的火之意志!”父亲的身体里冒出了巨量的查克拉。此时没有什么比保护同伴更重要的了!
  那一刻,看着奋死保护自己的父亲,早莲婧觉得他是那么的伟大!原来当一个人无惧生死以后,会爆发出那么伟岸的能量。
  在父亲查克拉爆发准备奋死反击的时候,敌方阵营中出现了一个高大的男人。
  “噗叽!”
  男人只用了一拳就把拼出性命要保护早莲婧的父亲贯穿了心脏。
  “嘁,真是个废物!”男人随手扔掉了父亲的尸体,就和扔掉了一块破布一样。
  “父亲!不,父亲!”
  没有主角气运,没有金手指。努力与根性就是一个笑话。早莲婧看着这个高大的男人,眼神里全是仇恨。
  “要恨,就恨你的弱小吧!记住我的名字,我叫艾!”肌肉兄贵男伸出了查克拉手指,刚才他就是用手直接穿透父亲的胸膛的。
  “止水大人,请救救我!”早莲婧内心祈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