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一百七十七:天下布武

  “刚田大人,砂隐村的使者来了!”狗腿子的骨川小夫带着一个红头发的中年男性走进了李苟的行军营帐。
  “刚田将军您好,我是风之国砂隐村的使者,我叫做井畑胜。是千代的儿子!这次来您这里是想问一下您为什么会擅自带人来到我砂隐村的管制辖区一事。您的行为已经构成了雨之国与风之国的外交纠纷。”胜很有礼貌的对着李苟行了一个礼节说道。
  虽然言辞很礼貌,但他眼中的轻视一直都有。在他来到李苟的大帐的时候,他观察过李苟的营地。几乎都是普通人,只有很少的人有查克拉反应。而且那些有查克拉反应的人很弱小,和砂隐村忍者学校的孩子差不多。
  这种级别的敌人,砂隐村是不放在眼里的。之所以千代没有直接派人打杀了李苟,还是因为李苟是正经的将军的原因。
  没有忍村会无故杀害一个会搞经济建设的将军的。毕竟那可是他们接任务的大金主。
  所以她派了她的儿子,蝎的父亲来谈判。以图让李苟知难而退。
  “砂隐村的使者?你见到本将军为何不跪?”李苟看着这个胜说道。
  “跪?我可是风之国大名的下属,为何要跪你一个雨之国的将军?”胜有些糊涂。这个满脸凶相的将军是不是傻啊?不行,我要露一手吓吓他。让他知难而退。
  胜手中开始飞快结印,在一阵烟雾过后。一个身高3米的木头巨人出现在他的面前。木头巨人有着两个头颅,四只手臂。他的木头眼睛还不停的咔嚓咔嚓的对着李苟眨着眼睛。
  这是一具傀儡,胜用这个傀儡击杀了很多木叶的高手。其中不乏一些修炼多年的上忍。
  胜手中查克拉线一抖动,木头傀儡的口中就射出了三发苦无。第一发射击在了李苟座椅背后摆放的将军铠甲的头盔里。第二发射击在了大帐高处挂着的仁义牌匾上。第三发擦着李苟的脸颊而过,穿透了大帐飞到了远处的天空中。
  这是打脸!这是装逼!
  井畑胜对自己这三发苦无射击非常满意。无论是高大的傀儡释放速度,还是苦无的投掷精准度他都超水平发挥了。想来这个将军已经吓呆了,看他一动不动的样子就知道了。
  既然对方已经吓傻了,那后续谈判应该就会轻松很多。
  正当胜yy的时候,李苟站了起来。他巨大的身高一站起身就给了胜无形的压力。在李苟身后的弥彦三人眼中都是一副看死人的样子看着这个装逼的胜。
  “你,你,你要做什么?”胜有些恐惧于李苟的颜值。他有些口吃,但很快他就对自己的口吃觉得丢脸了。
  “这人只是长的恐怖,其实就是一个普通人。不用害怕!不用害怕!”虽然内心不停的安慰自己,但胜的腿还是不自觉的哆嗦起来了。
  李苟一句话也没说,他慢慢的抬起了一只手对着空气虚空弹出了一击脑瓜崩。
  然后“啪”的一声巨响,木头傀儡炸成了碎片。整个过程,胜完全都没反应过来。但李苟那恐怖(丑)脸却深深的烙印在他的心里。
  这他妈是人的脸??!!
  “好害怕,妈妈,我想吐!!!”胜的身高大概在160厘米左右。站在李苟面前才到李苟的腰部,他不敢抬头看走过来的李苟。因为李苟身上出现了一股气流,一股堪比尾兽的查克拉气流。
  胜像鸵鸟一样的低着头,仿佛这样他就能避开李苟的视线。
  这时李苟巨大的手捏住了胜的下巴,把他的嘴巴捏开了。然后两根粗大的手指伸到了胜的嘴巴里掏了掏。很快的一根鲜嫩的舌头就把玩在李苟的手指中。
  胜的眼睛里都是恐惧的泪水,这一刻他丧失了思维能力。成为了一具任由李苟摆弄的洋娃娃。
  李苟轻松的随意一动手指,胜的舌头被他暴力的扯了出来。然后他把带着血的舌头随意的扔到了大帐的碳火里。
  “下次学学说人话再过来谈判!”
  李苟面无表情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伸手从旁边小南托举的盘子里拿了一瓶清酒咕咚咕咚的灌下了肚。
  暴力,残忍,血腥!
  大帐里只有胜跪在地上的哀嚎。和骨川小夫的谄媚声音。弥彦,长门早就吓呆了。反倒是被李苟睡过的小南面色风淡云轻。两个男孩头一次见到如此暴力的师傅。
  “滚回去告诉千代,敢于入侵雨之国的风之国小鬼子,男的杀,女的音!我说到做到!”
  李苟说完,吓得胜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大帐,期间他还吓得绊倒了一次。然后飞快地又爬起来,中间连头都不敢回一次。大帐中只有骨川小夫不停的狗腿子的谄媚之词。
  …………………………………
  胜的遭遇很快的传到了雨之国的各个交战区。先是千代像疯了一样把周边和木叶交战的忍者都聚集了回来,准备和李苟决一死战。
  然后是半藏得知消息后喜出望外的准备亲自往李苟地方聚集部队。他要支援这个敢于和别国忍村交战的将军。毕竟大家都是一国人,李苟还支援过他粮食。他可不想因为缺少超凡力量让这个盟友被砂隐村击溃。
  在砂隐村的力量调离以后,木叶腾出了大量的人手。他们趁着岩隐村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公然撕毁了三国共同讨伐半藏的条约,偷袭了岩隐村。这一战导致了岩隐村损失惨重,岩隐村至少10名上忍陨落在这里。主张偷袭岩隐村撕毁盟约的就是冷君大蛇丸。
  李苟随意的扯了一个人的舌头,忍界的历史就出现了大变动。他已经不是那个需要小心翼翼忽悠别人的弱者了。这一世他的形象是一个强硬的铁血(丑)硬汉。
  “弥彦,长门你们在质疑为师的行为吗?质疑我扯掉对方使节的舌头这件事?”李苟对着弥彦,长门问道。
  “弟子不敢…”弥彦低着头恭敬的回到。
  “你们有疑虑是无可厚非的。但要想让世界和平不是靠着一两句理想的口号就能做到的。只有展现出实力,对方才会惧怕我们。雨之国的百姓才会远离战争。好好缓解一下情绪,我们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是为了雨之国,全天下人民的幸福而做的,不要迷茫。”李苟拍了拍两个男孩的肩膀用着教之道贵以专的洗脑大法洗着脑。
  “我知道了!师傅,你不会在看到我们的软弱了!对不起!”两个男孩恭敬的对着李苟鞠了一躬。
  这时一旁的小南带着10个漂亮的女人来到了李苟的身边说道:“师傅,该吃药了!”
  看着这十个美女,李苟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做的不错,小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