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一百一十四章:忍界的游牧民族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既没有人反驳,也没有人赞同。因为大家的脑回路都还没跟上李苟那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呢。
  李苟平静的拿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同时拿出了烟斗点上开始一口一口的吸着。
  他知道让这帮小学都没上过的屌丝去理解这事还挺难的。他甚至都没有说出这套计划的后续发展。他怕他说完直接把宇智波一族的人吓成心脏病。
  “我,我们怎么联系四散而出的族人?”泉奈问道。
  “我们之前在战场都怎么传递讯息的?怎么一不打仗你们就都忘了?”李苟拿着烟斗抽了一口,面露不屑的说道。
  “我们用忍猫通灵,哦,我懂了…”
  泉奈自己说完就明白了如何在游牧生活的情况下进行全族的掌控了。通灵之术最大的bug在于那忽视空间的量子纠缠性。
  “还有谁有疑问?我一次性都解答了!”李苟对着众人说道。
  “我,真嗣大人!这样的游牧生活虽然能保证存活。但也会让宇智波一族实力大减。我们什么时候能反攻漩涡一族?难道这被灭族的恨就忍了吗?”一个独臂男人站起来问道。
  “说得好!游牧生活只是因为实力不济的保命。但容我不客气的说一下,在座的各位都是无法参与到反攻计划的人。你们应该有人见到过斑大人和神秘人交手了。你们觉得以你们的实力能参与到那样的战斗?”
  “……您说的对,我们不能!”独臂男人低下了头。
  “所以我们需要发育!还记得我承诺的教大家仙术吗?”李苟问道。
  “记得!”所有人都看着李苟兴奋的说道。
  “我现在就可以透露出一些仙术给大家了。麻烦你们去帐篷外朝南看。”李苟叼着烟斗说道。
  接着大帐里的人都跑出去了。然后所有人在大帐外站定以后,突然李苟对着天空发射了一个豪火球作为信号。紧接着众人面朝的南方无人区就出现了5朵蘑菇云!
  和这帮中二晚期患者还是用蘑菇交谈比较有效果。当众人欣赏完蘑菇回到大帐以后,再也没有一个人敢提问(找茬)的了。
  李苟的计划全票通过!
  “被我选择加入本部游牧生活的人我会一视同仁的传授刚才的忍术!当然这术很难,短期内以你们的资质可能学不会(没打算好好教)。不过没关系,只要有10年,我保证大部分人可以学会的?毕竟学习我的术,天赋并不是最重要的。等你们有了力量以后,和漩涡一族战斗就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在李苟的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诱之以利的情况下,在蘑菇那狂暴霸道的姿态下,李苟接下来的人事认命和族规的改变几乎是满票通过。因为在座的人没一个不想加入到那300人的李苟本部之中。没一个不想搞好和李苟的关系学习蘑菇的。
  ………………………………………
  “好厉害!原来这就是真嗣的手腕!”泉奈最担心哥哥口中的众人不服真嗣管教,下克上发生。甚至他都做好了大开杀戒的准备。
  但没想到只是开了一个普通的晨会,宇智波不但解决了面前的所有难题。甚至众人都和打了鸡血一样发自内心的崇拜真嗣。这和父亲和哥哥用血脉,实力与威望压制族人不同。
  这也不是用一句“宇智波是最强的”话鼓舞士气。这是用着威逼利诱,划分等级,拉拢派系的办法。
  这是,这是,这是给众人画了一块饼!
  饼虽然是画出来的,众人也知道它是画出来的。但没有一个人不想要吃这张饼的。
  看来哥哥不但没有高估真嗣,甚至还低估了他!
  …………………………………
  整个宇智波在李苟回来的第二天忙碌的不可开交。到处都是托关系想加入到李苟那300人本部的。
  鉴于宇智波真心想种地的人实在太少。李苟做出了承诺,凡事加入到大名麾下去种地的人,可以得到族中的忍术以及秘书卷轴复刻版本。甚至是他李苟的仙术。
  本部也可以通过通灵之术把研究出的最新种地忍术教给大家。只要大家不在大名治下暴露身份,不在大名治下乱用忍术。只要踏踏实实的种地缴纳赋税,本部就会把忍术资源向这些人身上倾斜。
  甚至李苟还做出规定。300人本部采用积分淘汰制度。每3个月做一次cpi统计。最后的10名将会面临去下放到大名治下种地的待遇。
  同时种地的族人也可以通过本部下发的打听情报或者生产任务获得积分。积分积攒够了可以加入到李苟本部和李苟学习仙术。甚至李苟还承诺每一年就新组建一只300人商队。鼓励大家在大名治下多结婚生子开枝散叶。毕竟宇智波不能只有李苟这么一只商队。鸡蛋也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
  这种奖惩机制一出立马调动起了宇智波的积极性。无数的忍者开始忙着找路子与将军疏通关系为宇智波安插贫民。
  因为第一波加入300人队伍的最重要指标就是安插贫民的数量。而不是李苟的喜好。现代化管理最重要的就是大数据。凡事都依照数据进行。无论我和你关系好不好,数据完不成我也不可能带你走商。
  各种指标的制定李苟甩手交给了泉奈和长老会的人去做了。他只负责当泉奈制定完指标后审核就可以了。
  接着李苟带着水户开始了下一步的科研工作。
  “抱歉,因为漩涡给你们带来了这样的灾难。”水户心有愧疚的对着李苟说道。
  “没关系的,这不怨你。再说你也是受害者不是吗?你父亲不就因为这个漩涡面麻死了吗?”
  “是的。”
  “你好像并不想复仇?”李苟看着平静的水户问道。
  “父亲一定不希望我那样活着。没了族人,我也要活的更幸福。而复仇的终点绝对不是幸福。”
  “哦?想不到你有这么高的觉悟?没关系的,你不用太伤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好了,该工作了,我们接下来的课题有两个,第一个就是研究出尾兽的资料。第二个就是无土种植技术。你觉得我们从哪个方向入手比较好?”李苟拿着一只铅笔在手上不停的转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