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一百五十五章:父慈子孝

  漩涡面麻和玖辛奈火急火燎的赶到了小田原城。他们先是去了德川家康的势力中,探查到家康确实遇害的准确消息。接着又赶到了丰臣秀吉的营地,看到了被土矛刺穿的丰臣秀吉尸体和德川家康的尸体。
  面麻已经确定,俩人都是死于查克拉。无论是丰臣秀吉胸口被土矛扎出来的大洞还是德川家康的尸体上都残留着查克拉。
  “妈,德川家康有被幻术控制过的痕迹!”面麻对着玖辛奈说道。
  “嗯,这里面很古怪。俩人同一时间战死!这种几率实在是太小了。”玖辛奈说道。
  “是千手柱间做的!”就在俩人思考着情报的时候。一个少年从他们的身后说道。
  “你是谁?怎么会知道千手柱间这个名字?”面麻惊讶的看着这个孩子。
  “我是丰臣秀吉收留的养子。那个死去的人正是我的养父。”团藏面色哀伤的看着丰臣秀吉的尸体说道。
  “面麻酱,这个孩子对我们有敌意!!”玖辛奈警惕的说道。
  “哼,险些被你骗了。你不用在演戏装悲哀了。你到底是谁?”面麻警惕的看着团藏问道。
  “演戏?要不是你们,我的父亲会死??都是你们这些自诩为神的家伙害的!!你们居然敢说我对父亲的爱是演戏?”团藏穿着一身孝服眼泪从眼睛里飚射了出来。他的哀伤并不是演戏。
  他真的是很爱他的养父。感激他的收养!感激他的教育!感激他教的武士道精神!这种感激化作一种真爱,那就是杀父证道!只有这样他才能报答丰臣秀吉的栽培。
  同时他并不觉得是自己的阴谋害死的养父。后世团藏在木叶坑死的人多了去了,你看他有过内疚吗?
  没有内疚,没有困惑!这哥们脑回路本就异于常人。他团藏没错,错的都是面麻这帮自诩为神的家伙把他的父亲当棋子一样摆布。
  他只是帮他的父亲从这个虚假的强大中解脱而已。他团藏是为了父亲好才杀的他。他是个好人,是个父慈子孝的大孝子。至少他自己是真的坚信这点的。
  “这个孩子没有说谎。他的内心充满了痛苦!”玖辛奈对着面麻说道。
  “抱歉,弟弟。刚才怀疑了你。”面麻听完母亲的话,赶紧给团藏道歉着。
  “孩子别难过了。你能告诉阿姨你是如何知道千手柱间这个名字的吗?”玖辛奈看着这个散发着无穷哀伤痛苦的孩子不好意思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知道是因为我见过千手柱间本人,是他亲口告诉我的!”团藏说道。
  “什么?你到底是谁?”面麻问道。
  “我叫做志村团藏,我就是那个你一直想杀的孩子!!!!”团藏对着面麻吼道。
  “志村团藏??!!!”面麻和玖辛奈互相看了一眼。他们为什么要通缉团藏这个不懂事的孩子?
  原因嘛,当然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团藏做了什么?又或者得到了什么绝密的情报。而是因为在面麻那个世界,波风水门正是被这个成年版的老硬币害死的。
  所以他们才通缉他,因为恨!可以说这个时代的团藏为未来的自己背锅了。
  这种背锅属性即使隔着多个多元宇宙,也无法洗清。这个时代的团藏自从出生就自带着一口锅。而且他还乐于背锅,乐在其中。
  “你就是团藏?!!该死的家伙,要不是你,我父亲会死!!未来会变成那个样子??”面麻听完这个名字立马不理智了。之前的大度包容再也不能存在了。
  “你要杀了我吗?哈哈哈哈哈,你这个伪神。杀了我也是无用的!!你们种的那棵树此时早就被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窃取了!!!你们的计划完蛋了,活该。这就是你们害死义父,害死志村族人的下场。
  活该!!活该!!!活该!!!!!活该!!!!!!!咳咳咳咳,欧~”
  团藏穿着孝服一脸扭曲的笑着,同时脸上还带着痛苦的泪水。他笑的有些用力,以致于最后都呛到了咳出了浓痰。
  这种入戏至深的演技绝对奥斯卡小金人妥妥的没跑了。在这个世界没有人能和他竞争这个位置。他的扭曲笑容已经和原著中宇智波三杰的扭曲笑容有一拼了。
  ps:宇智波三杰的笑容分别是宇智波斑,宇智波带土,宇智波鼬。喜欢的可以去b站搜索。
  二柱子笑的虽然也很鬼道,但和宇智波前辈比起来还有差距,毕竟家族灭亡太早,他偶像包袱又太重。没有传承的二柱子自己一个人领悟这种战力级别的笑容有些力有未逮。
  “不好,神树!!!!”面麻听着团藏这渗人的笑声,立马想到了自己被坑了。
  “别急,虽然木叶很远。以你的实力用飞雷神之术去木叶应该还来得及。不用管我,你先去吧。一定要保护神树,那是人类的希望。”玖辛奈对着面麻说道。
  “可是母亲,预言,预言。那个我们分开就要……就要………”面麻眼睛里有些红。
  “别哭了,面麻。你是个男子汉了,雏田还在等着你。”玖辛奈也流着眼泪的垫着脚尖的亲吻了面麻的额头。
  “去吧,我的儿子。预言之子,你就是人类的希望!!!拯救世界!!!”玖辛奈推了面麻一下示意他快走。
  ………………………………………
  六小时前——木叶村
  吃完面的李苟叫上基友斑和柱间推开了面馆的门帘。李苟走在第一个,他的身后是打开轮回眼的斑和眼睛已经充满了自然能量花纹的千手柱间。
  空气中一首月下三兄贵的BGM响起,(阿姨压一压)魔性的音乐和jojo中才有的独特走路姿态很快的就吸引了巡逻队的主意。三人的动作仿佛电影中升格慢放一样。他们的后边是步美和曜子两个抱着孩子的家庭主妇,同样的也是升格慢放的jojo画风。
  李苟大步朝着神树走去。一个日向家的巡逻忍者看到这几个自带音乐的人想要上前阻拦。柔拳和白眼已经打开,他看到了几人身体中大量的查克拉。
  李苟不慌不忙的把吃碗面剔牙的牙签朝着这个日向族人一弹,牙签毫无意外的弹歪了,扎到了平时老和他抢水果摊位的敌对老板脸上把这个老板击倒了。
  这一幕看的千手柱间直摇头,他用出怪力拳对着这个用柔拳的日向挥舞了过去。
  日向日足的父亲亡!
  牙签弹歪了虽然栽面儿,但此时最重要的事是要压上音乐的节拍。并不是牙签(手里剑)扔的准。李苟不慌不忙的jojo韵味儿的行走,绝对暗含逻辑与天道。
  这一波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