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之我能复生 > 第五十五章:乱战2

  和佐助对团藏一样。带土看见卡卡西那张男模的脸就智商降到最低点。什么他能用神威空间的能力,早忘的一干二净。就是要拿着苦无捅死这个抢走他心中女神的家伙才解气。
  而卡卡西当然不会站着不动让带土捅死。他的思想是带土是他的好兄弟,只是做错了事。作为他的兄弟我要打醒他。
  别看俩人年龄不小了,但其实中二值并不低。尤其是宇智波带土,中二值简直高到天际去了。从他一句“世界已经绝望腐朽”就能看出来这人脑子不正常。
  正常人谁会考虑世界绝不绝望的事?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两个人一顿拳脚交错。周围的暗部和根部都躲得远远的。并不是这些人不近人情,或者政治斗争才不帮忙。而是忍界约定俗成的东西。
  好基友单挑,如果别人跑过去插手会被记恨,甚至俩人一起打死那个帮架的都有可能。这就和开车上路,机动车要礼让非机动车,无论非机动车是否违反交通规则一样。这在忍界属于潜规则。
  只有实力低微的忍者才会群殴,高手都是一对一。单挑出结果了,第二个人才会出手继续打。这和校园里的初中生爱单挑一样。这是一种气节。
  而看押李苟的忍者都是木叶的精英,这点道理规矩都懂。所有人退的远远的围城了一圈看着两个人在场中斗殴。
  “火遁凤仙火之术!”
  “水遁水阵壁!”
  这边带土一个火遁,那边卡卡西就斗法似的来个水遁破解。俩人的战斗模式还处在木叶63年之前。都是回合制的战斗方式。
  双方你来我往放了10多个低级忍术,体术也是碰撞了不下30次。看到试探的差不多了,按照传统可以开大招了。但不能不说一声就直接开大招,那样就和开车转弯不打灯一样,除了没素质,还是违法行为。
  “哼,卡卡西看来你这些年并没有什么长进。”带土对着卡卡西说道。
  “带土,你却成长了不少。”在卡卡西的印象中,带土还是那个班级吊车尾。但几番试探下来,他觉得带土的基本功已经可以和自己相提并论了。
  “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绝望的力量!”带土摆出了一个双手平伸的jojo立。这相当于告诉对手,我要开大招了。
  “轰!”
  就在俩人打的关键时刻,一个巨大的爆炸声传了过来,接着场中的所有人都被爆炸波吹飞了。甚至就连关押李苟的墙壁都被狂风吹碎了。
  在爆炸中,一个机甲人乱入了进来。
  “师傅,请看看我的觉悟!”
  周围的暗部全都看着这个制造爆炸的机甲人。这个人是一个身材性感的女性。半边身体用的是金属铠甲,一只右眼冒着红色的光芒。
  “你是?早莲婧?”佐井看着早莲婧不可思议的说道。
  “你来干什么?你的行为相当于背叛木叶!”一个狐狸脸的暗部对着早莲婧问道。
  “背叛木叶?那算的了什么?我来看我的金手指了!”早莲婧一脸暴虐的说道。
  而当烟尘过后,李苟也终于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他穿着一身囚服,平静的坐在监狱的一个角落里。手中的钢笔在纸上写着一些东西。
  “哦?你来了?”李苟放下钢笔,看着早莲婧说道。
  “师傅,我来了!”早莲婧对着监狱里的李苟喊道。
  “好,让我看看你为了变强的觉悟吧!”李苟对着早莲婧说完这句话之后,早莲婧的眼睛流下了一行热泪。她想起了李苟那句让她去死的话。然后她抿着嘴对着李苟重重的点了下头,眼神中都是坚毅。
  “下忍早莲婧背叛木叶证据确凿。无需审判,直接当场格杀!”一个暗部上忍说完拿着宝剑朝着早莲婧冲了过去。
  “木叶流剑术胧月夜”暗部的宝剑因为幻术出现了很多的虚影。这是一个幻术与剑术的结合。这名暗部努力修炼了10多年才学会的技能。
  面对这只有上忍才能用的出来的剑术,早莲婧平静的抬起了机械右手臂。对着无数的剑光推了出去。
  “大玉螺旋丸!”一个直径5米的螺旋丸朝着暗部打了过去。
  “哼,虽然威力很大,但这么一颗螺旋丸休想打中我!果然是下忍,上来就用出如此消耗查克拉的术,这一击过后你该没有查克拉了吧?”暗部内心一阵窃喜。这是战斗经验上的差距。
  “30连发!”早莲婧娇喝道。
  “什么?不可能!”
  早莲婧的机械臂一口气发出了30枚大玉螺旋丸,这之中她的身体任何查克拉反应都没有出现。仿佛查克拉不是从她的身体里提炼的一样。
  30颗大玉螺旋丸在小小的地下室爆炸。让这里的空气一下子都出现了紊乱。到处都是螺旋丸引起的旋风,每个人都被这股狂暴的旋风割伤。
  这还没完,早莲婧自己的机甲突然发出了“滴滴滴滴滴”的声音。接着一个巨大的蘑菇云在地下室里出现。
  这名暗部以及还没来得及发动忍术的其它忍者,佐井,甚至早莲婧自己都在这个蘑菇云里灰飞烟灭了。场中除了卡卡西和带土用了写轮眼的神威留下一命以外,其它的人都泯灭了。
  这当然包括弱者的李苟。
  没错,李苟也灰飞烟灭了。
  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读者感觉后续还有很多剧情的时候。李苟就这么死了!连台词都没说几句。早莲婧就和李苟自爆了!
  这就是早莲婧的觉悟。只是她忽略了她的觉悟的威力,把她的老爷爷也炸死了。
  …………………………………
  “我去!!!!可恶,可恶!!可恶!!!”李苟在黑色的意识空间里不停的咒骂着。
  他死的好突然啊,本来还可以做的更多的。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挂了?这种展开真的合理?
  早莲婧也真是的,自爆就自爆呗,为啥非要弄的这么大?
  连自己都给波及进去了。这真是太倒霉了!
  李苟此时内心一万个吐槽形成。除了吐槽,还有着不甘心。明明局都已经布置好了,怎么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