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战衣能超神 > 第九十四章 四强首战

  次日一早,四强赛的对阵名单出炉。
  和之前八强不同,四强的对战完全是随机分配的。因为最后作为代表参赛的选手有三个,只有一个人会被淘汰。
  就算有谁运气不好、首轮就遇到本届冠军被击败了,他也有着从败者组杀回来的机会。
  换个角度说,走到这一步已经很大程度上跟运气无关了。尽管四强距离省代表席位其实已经只有一步之遥了,但要迈出这最后一步所能依靠的也只有真实的实力。
  今天的对战一共有两场。苏耀被排在了上午,他抽到的对手是后星涛。
  也就是说下午的那场,自然是由后星云对战江晓月了。
  由于赛制的原因这倒也谈不上谁的运气好,但这样一来比赛基本上就没什么悬念了。
  包括观众在内的人们基本上都已经看到了结局——决赛在后星云和后星涛兄弟之间对决,而江晓月将会在败者组击败苏耀、争得最后的省代表名额。
  这样的话从结果上来说出战名单倒是和赛前预测的相同,只不过这样的分配对江晓月而言稍微有一点可惜。
  因为假如她首轮抽到的是后星涛而不是后星云的话,说不定还能争取一下亚军的荣誉。而照现在这样的对战分配,她只能拿到季军了。
  上午九点整,苏耀再次回到了这个赛场。作为他对手的后星涛也正从对面的选手通道里缓步走出。
  来自观众席嘈杂的喊声再次地几乎淹没了一切。
  苏耀走到擂台上指定的位置,后星涛也站到了他的对面。
  呐喊声逐渐小了下去。
  “他们都觉得你毫无胜算,”后星涛平静地开口道,“觉得你没有和我一战的资本。”
  “哦?那你觉得呢?”苏耀随口问道。
  “我知道你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容易应付。”后星涛认真地道,“你并不仅仅是所谓的‘力量系觉醒者’而已,我知道你还有别的能力。”
  苏耀笑了笑,没有答话。
  后星涛说的倒是没错,可惜他也不知道苏耀的能力具体是什么,自然也无从事先准备。
  “但我要说的是,那都无所谓。”后星涛骤然提高了音调,“我知道你和外面的人说的不一样。你很强,绝对有此时此刻站在这个赛场上的资格。
  但是!那改变不了任何事。我必须打败你,也唯有如此。这场比赛对我而言不过是通往真正目标的跳板而已,和我之前去每一所学校的每一次挑战都没有任何区别。我一直赢到了今天,这次我也会继续赢下去!”
  他语气坚定,眼中毫无迷惘,视线有如一把披荆斩棘的利剑,让人难以直视。
  苏耀看着他,语气波澜不惊地提醒:“事实上,你之前挑战江晓月那次输了......”
  后星涛:“......”
  他的气势突然间像是垮了一截。
  苏耀微笑:“还有,你的手恢复得还行吗?”
  之前在城堡里苏耀径直飞跃全场去拿那个任务奖励时,后星涛试图中途拦截,结果非但没有成功反而送了苏耀一程。当时他的胳膊也硬吃了苏耀的外骨骼战靴一腿,被踢得当场骨裂。
  虽说当时局势复杂,那一个照面也不能算是正儿八经对打,但从结果说起来后星涛毕竟是输了一招。
  所以一定要说起来的话,他也能算是苏耀的手下败将。
  后星涛哼了一声:“别得意。上次只是我大意了,今天你可再找不到那样的机会了。我说了,我不会小看你,但我也不打算输掉这局比赛。我会打败你,登上决赛的赛场。”
  ......然后击败那个人,向全世界证明我不比他差。
  铃声响起,宣告着首轮比赛的正式开始。
  擂台上的双方同一时间动了。
  仿佛瞬间移动一般,后星涛的身形“咻”地一声消失在了原地,整个擂台上无迹可寻。
  同一瞬间,苏耀回身,抡起了拳头。他手臂上暗红纹路浮现,无数装甲零件凭空冒出,精准定位、移动,在他的手臂上完成了组装。
  闪耀着金属光泽的铁拳上迸出了淡蓝的电流。
  轰!!!
  那是钢铁之拳从半空轰落、狠砸在擂台地面上的声音。
  湍急的气流在场中回旋,将漫天飞扬的尘幕搅拌成了漏斗的形状。赛场上有如飞沙走石,坚固的擂台在怪力轰击下开裂,无数细小的碎石在强震下被高高抛上半空,被卷入疾流,被射穿尘幕四下吹飞到了擂台之外。
  全场哗然。
  “什么情况?那是怎么回事?”解说李海东大声道,“苏耀选手刚刚做了什么?是什么能力有如此惊人的破坏力?”
  导播十分“贴心”地立刻给到了专业解说张指导镜头,却只拍到了张指导眉毛拧成一团的苦瓜脸。
  张指导表示你们都看着我有个毛用啊,我特么还想知道那是啥嘞!
  这让所有一直笃定苏耀是“力量系觉醒者”的人都大跌眼镜。
  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那样的破坏力绝不是F级的力量系......不对,按理说应该不可能是任何F级觉醒者能达到的级别才对!
  觉醒者的能力强度都是受源能级别限定的,这是人人都知道的常识。F级的觉醒者无论拥有哪种能力所能发挥出的效果都很有限。
  至少在迄今为止的记录中还没有任何一个F级觉醒者拥有如此强悍的破坏力。
  此时此刻,赛场上。
  黑色的残影切开了厚重的尘幕,以极高的速度抽身飞退,拉到了和苏耀相距十米之外的位置停下。
  后星涛半蹲在地,望着眼前夸张的飞尘,地板上那像是被手雷炸出的坑洞,脸色有些凝重了起来。
  因为他的移动速度太快、所以观众和解说多半都没有看见,但唯有作为当事人的他自己才知道刚刚凶险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要不是他反应速度够快,在那千钧一发的瞬间决定了收招后撤,刚刚那一击毫无疑问肯定会把他卷进去。
  看着擂台地板上被轰出的坑洞,他甚至都不想去想象如果被那一招正面击中会是个什么样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