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乱宋奇缘 > 第29章 柳庄之行⑷

  【欠更了呢╮(•́ω•̀)╭今天去医院打点滴了,好像是感冒引起的发烧,脑袋嗡嗡的,像团浆糊(因为是临时加的情节,没有存稿,嗡嗡的脑袋又码不出字,只能厚颜无耻地欠更了)另外,变季了,大家记得保暖哦,别像辰叶一样任性哟(˘̩̩̩ε˘̩ƪ)阿嚏】
  蜀国兴州,兴元城,戌时过半。
  东城门右边离街道较偏的一处高墙大院内,聚集着三天里陆陆续续悄然潜入的几十号人。
  “高先生,我们已经在蜀国找了将近一年,至今没有半点消息。”
  “郡主怕是……怕是已经凶多吉少,国内现在尚不安定,可离不开高先生。”
  说话的是一个年轻人,眉清目秀,穿的是灰白色儒袍,却也遮掩不住他的刚毅凌厉。
  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中年人,在大厅的主位上昂首而坐,也是一袭儒袍,面目和善没有一丝戾气,双目睿智,仿佛可以洞穿一切,屋子里的人都唤他高先生。
  高先生姓高,字道明。
  “不行!邱卫使,没有郡主的消息我是不会回去的。”
  “我朝已经丢过一位公主,绝不能再丢了郡主,否则我无颜面对皇上,无颜面对大皇子。”高道明的语气很果决,没有商量的余地。
  “可是……”
  邱卫使还想继续劝说,高道明却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别再说了。我意已决。”
  “况且我们这大半年来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我们基本确定郡主不在绵州、剑州、利州等地,蜀国以东也就差凤州没有去过,我准备这几日便去往凤州找找。”
  他神色凝重,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谁又敢说郡主尚在人世,但他还是不想就这么放弃,至少他还心存希翼。
  “不行高先生,这万万不行!凤州现在是蜀国的战事前线,太过凶险,使不得。”出言反对的是谭歌,谭卫使。
  一个不惑之年的高瘦男子,肤色有些黝黑,发髻凌乱,乌丝随意垂落,佝偻着身形,麻衣披身,还打了几个补丁。
  他的妆容跟宅院里的人格格不入,不知道的人指不定以为他是从难民营里跑出来的。
  “危险怎么了?你怕你可以不去,没人逼你去,高先生有我护着就行。没想到谭叔也是个胆小鬼,切。”
  是个少女的声音,语气有些桀骜不驯。
  她束着单发髻,一袭墨色锦衣,却无半分雄武,玉带环腰更加突现了她的娇小。
  明显是女扮男装。
  白净的脸蛋还隐隐透着红晕,两片诱人的粉唇更是彻底地出卖了她。
  她一条玉腿躇在地上,一只玉足踩在红木椅上,右手持着佩剑,胳膊肘压着大腿,完全一副响马贼的做派。
  邱卫使闻言没好气的嗔怪起少女。
  “霜儿,你就别再胡闹了成么?”
  “哼……”
  少女不以为然,冷哼一声挪开目光。
  邱卫使虚长少女十个春秋,已是双十有五的年华,一向喜欢说教,训斥起少女大道理一套一套的。
  少女最是烦他这一点。
  邱卫使淡淡撇了她一眼,有些无奈。
  “我们身在蜀地处处透着危险,小心点总没错。”
  “就你大道理多。”她嘟着小嘴,右手的佩剑抬起又落下,“砰”重重地砸在了红木椅上,宣示着她的不满。
  “好好好,我们不说旁的,就说说你,你女扮男装就算了,还一身匪气,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还赶紧把脚放下来!”
  “要你管!”少女不甘示弱,冲他翻起了白眼。
  少女姓秦,单名霜,一向我行我素,在这里只有高先生的话她还愿意听一听。
  “你……”
  邱卫使对她是真的头疼。
  不,应该说这里就没有人对她不头疼的。
  也就邱卫使、谭卫使武功比她好,没能让她讨到便宜。
  其余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吃过她的亏,对她是发自内心的惧怕。
  眼见邱卫使作势又要一通说教,一众随从心底一沉,面露惧色,急忙上前求饶。
  “邱卫使,你就行行好别再招惹这小姑奶奶了。成吗?”
  “对呀对呀,她一生气倒霉的还不是我们。”
  “对对对,邱卫使,你可不能再惹恼了姑……秦小姐。”
  “邱卫使,你就行行好,放过我们吧?”
  邱卫使:“……”
  秦霜:“……”
  邱卫对她微微的翻了个白眼表示无语,便不再搭理她。
  秦霜也冲他重重的回敬了一个鱼眼白。
  她小手环抱于胸前,屁股一撅就坐到了椅子上,扁着小粉唇鼓着淡桃腮,无处不彰显着她的恼怒,两边被挤得高高隆起、在快速的做着起伏运动的胸脯就是最好的证明。
  高道明见势不妙,只好出言解了尴尬。
  “邱卫使,我们还是先聊聊正事吧?”
  “好,我看高先生心中似乎已经有了主意,不妨直说,一切听高先生的。”
  高道明右手指尖轻轻叩着梨花木做的红墨色茶几,须臾,停止了手指的动作,面色严肃了几分。
  “邱卫使,你说得对,我们出来的时间太久了,皇上和大皇子应当是等急了。”
  他顿了顿,然后又继续道。
  “这样,你先带一部分人回国复命。千万千万注意措辞,别让皇上和大皇子过于担心。”
  邱卫使知道他的性格,既然劝了没用也不好再勉强,看来也只能是自己先回去复命了。
  于是,他作辑施礼道:“是,属下遵命。”
  秦霜一早就削尖了脑袋侧耳倾听,闻言顿时乐了。
  “好诶好诶,讨厌鬼终于要走了。”
  她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拍着小手高兴得有些忘乎所以。
  邱卫使一头黑线,却也没有理会她,带着几个随从就往大厅门外快步走去。
  “等等!”
  他刚想踏出门口就被高先生突然喊住。
  在秦霜幽怨的小眼神中邱卫使又折了回来。
  秦霜“……”
  她表示很失望,讨厌鬼竟然没走成。
  “你这是什么表情?”
  高道明对她的表情表示费解。
  秦霜一时不知如何作答,眼珠子贼溜溜的转了几圈,言辞间支支吾吾的。
  “啊,呃,没什么。”
  “高先生啊,你不用管我,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说着又坐回了椅子,端起茶盏凑在嘴边,也没有喝,只是拉拢着小脑袋瓜,侧耳偷……倾听。
  “你回去转告皇上,就说蜀宋边境交恶几无修好的可能,蜀国都城以东大乱,北面和西番人僵持不下,南面又有南汉巍然耸立,蜀国眼下无暇他顾。”
  高道明的眼神突然变得深邃起来,语气也凌厉了几分。
  “但皇上万不可作他想,中原这滩浑水绝不能趟,而应趁此机会尽快稳定国内的局势,秉承先祖遗志‘修缉城堡,练兵养民,以观时变’,”
  他顿了顿,又恢复了人畜无害的随和。
  “就这些,记住了就回吧,注意安全。”
  邱卫使点了点头快步往门外走去,没一会儿就消失在夜色中。
  “耶耶耶,终于……”
  秦霜的欢呼声戛然而止。
  一个她最讨厌的身影又出现在她的眼前,看着邱卫使去而复返,她娇嗔不已。
  “你有完没完?逗我玩儿呢?还走不走了?真讨厌!讨厌死了!”
  邱卫使给了她一个“我喜欢,不行吗?”的眼神,而后直接掠过她走到高道明跟前。
  高道明疑狐地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邱卫使面露诡笑,语气变得阴柔。
  “高先生,我们何不给蜀国这东面加一把火?让它烧得更旺些。”言语间杀意顿生,凌厉阴寒。
  秦霜“不小心”听到他的建议,不以为然的别过脸去,她觉得依着高先生的谨慎,这事他不可能同意。
  而事实证明她还是挺了解高道明的。
  高道明面露怒色,‘噌’的一下站起身,呵斥起邱卫使。
  “不可不可!万万不可,你休要胡来。”
  “为何?”
  “为何?这么浅显的道理你看不懂吗?”
  反问总是比陈述更具气势。
  邱卫使鞠躬着腰身辑礼道:“还请先生教诲。”
  为了让邱卫使打消这个不成熟的念头,高道明还是一一给他点明了其中的利害关系。
  “其一,蜀地以东本就民不聊生,此举有违人道。”
  “其二,这不是我们的主要目的,我们当以寻找郡主为重。”
  “其三,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旦东窗事发,我们非但找不到郡主还会祸引国土,中原这趟浑水可是会要命的。”
  “其四,我观蜀国气运已尽,蜀国一亡我们首当其冲,如何防止强宋对我国用兵才是重中之重。”
  秦霜意有所指的插话道:“有些人啊总是自以为是,吃瘪了吧?呵呵呵……”
  说完她还一个劲的傻乐。
  高道明闻言,笑呵呵地嗔怪起少女。
  “好啦好啦,你就安分点吧,可别邱卫使一走你就给我捅出篓子来。”
  邱卫使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面露愧色,拱手辑礼。
  “是我莽撞了,高先生深谋远虑总能洞察一切。我这就回去复命,先生保重。”
  高道明望着他欣慰的点了点。
  邱卫使领着几个随从又一次走出了厅门。
  秦霜一溜烟跑到门口,趴在门框上探头探脑的。
  邱卫使没有走正门,而是领着几个随从走到一处视野死角,轻轻一跃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他们本就不属于这座宅子,又因为宅子地处偏僻,从视野死角翻墙进出是最不易引人注意的方式。
  总不能告诉别人这座本应只有十几人的宅子竟是门庭若市,那不是摆明了引人非议,招惹官府吗。
  秦霜眼看着几人消失在夜色中却还是不甚放心,趴在门口一会儿撅着屁股,一会儿探头探脑,好半晌才回过头来拍着高高隆起的胸脯嘟囔着。
  “哎呀玛呀,这回可算是走了。”
  高道明和谭歌端坐在红木椅上,闻言,顿了顿推盏的动作,苦笑着摇了摇头。
  秦霜迈着轻快的步伐坐回了椅子,给自己沏了杯茶,给了两人一个“你们继续不用管我”的眼色,便自顾自的端起茶盏浅尝辄止。
  但不管在做什么,她永远不会忘记侧耳偷听。
  “谭卫使,你对凤州怎么看?”
  高道明放下茶杯,语气很平静,眼神也很柔和,好似聊的是家常,而非提着脑袋过日子的任务。
  “凤州的情况很复杂,是个险地。”
  谭歌回答得很笼统,眼神有些深邃又有些意味深长,和高道明的睿智不同,他的眼神更加的让人琢磨不透。
  高道明没有接话,只是重新端起茶杯轻轻啜了一口。
  谭歌的气息突然变得凌厉,眸中泛着精光。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凤州不同其他州城,是蜀国的战事前线,危险更甚。”
  他左手四指微微叉开,缓缓的敲击着自己的左腿,仅仅几息的功夫便停了下来。
  “既然高先生一定要去凤州,我准备先带几人去一探究竟,也好提前安置落脚地。如果事不可为,我们人少目标小也还能安全撤离。”
  “你说呢?高先生。”
  他此刻的睿智跟他的妆容相当违和,秦霜看着有种说不出的别扭,还有他那跟高先生如出一辙的叩击动作,难不成他们这一类人都有这习惯?可是那讨厌鬼邱卫使好像就没有,岂不是说……
  “呵呵呵……”想到这里她情不自禁的傻乐。
  高道明余光瞟了她一眼,嘴角似笑非笑的微微上扬。
  “好,那谭卫使注意安全。我迟你七日出发,如事不可为,则需命人远离州城,侯在我们必经之路,我们可不要做了那瓮中之鳖。”
  “是。”
  简单的一个字,便已是领了命,这事就算这么敲定了。
  秦霜收回小心思蹦跶了起来,雀跃的叫喊道:“好耶好耶,我可以去凤州了。”
  “不行!”
  谭歌直截了当地否决了她的想法。
  “凭什么?你去得我就去得。”
  很显然,她并不是在征求他的意见,只是在陈述自己的决定。
  谭歌见状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显得相当庄重,眼神戏谑的嗔怪起她。
  “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邱卫使回国复命,我又要去凤州,高先生的安全怎么办?”
  “我一走这里就数你跟阎卫使和风卫使的武功最好。”
  “你要学会有担当,肩负起护卫高先生的使命。”
  秦霜有些意动。
  “真的?”
  “真的!”
  她见谭歌很认真的点了头,便欣喜地应道:“好,那我听谭叔的。”
  高道明在座椅上品着茶,笑而不语。
  “那高先生的安危可就交给你了?”
  嘴上这么问着,心里却想着小丫头片子,跟你谭叔斗你还嫩了好几十年。
  秦霜重重地点了点头,还装作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嗯!谭叔,你安心去吧,一切有我。”
  “噗……”
  高道明没憋住,刚喝进嘴里的茶水噗嗤一下全给喷了出来。
  谭歌一脸黑线。
  ‘你安心去吧’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细想又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他见稳住了秦霜,转身跟高道明道了别,便领着几人也作势翻墙而去。
  刚跃上墙头,忽听身后传来一声“一路走好。”
  脚下一个踩空,便消失在了墙头。
  “哎呦……嘶……”
  趴在门口跟谭歌道别的秦霜听着那怪异的“嗷嗷”声,不明所以的蹦蹦跳跳着回了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