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尖碑漂流记 > 第九百八十一章 苏醒后的马克里
    文起的心里多少是得意的,因为他知道白色球形舱中不单单有大量工具,更重要的是,一直沉睡的马克里就在其中。
  
      虽然及不上瑟米尔孔武有力,身材高大,但马克里可要比文起的身体结实的多,不过它的情况文起并不清楚,按照麻醉药剂与思维意识改造源的情况分析,球形舱中的马克鲁早该苏醒,若是真的这个样子,只怕饿都能将它饿死。
  
      想到这里,文起不禁沮丧起来,那本来出现的一丝得意,转眼间变成哀愁,竟然凄凉地叹息起来。
  
      老实说,自从将马鲁克放入球形舱之后,文起就在没管过这个家伙,本来想着很快可以从罗兰香谷中走出来,并回到部落,哪怕回不去,到山石族居住地也能将这个投靠自己的家伙放出来。
  
      只是没想到的是,罗兰峡谷出现的虫头怪,以及后到虫女,将他原本的计划打破。
  
      罗兰峡谷的时间他是知道的,可等到了大地心脏这里,经过多少天,文起就不知晓了,因为在地底实验室,文起感觉不到外界,也就无法窥探时间的流逝,这或许要老乌鲁,或虫女等人的告知,他才有可能知晓。
  
      “试试吧!”文起叹了口气,垂头看着自己手中那掌心大的球形舱,紧皱的眉头没有丝毫舒展的迹象。
  
      他尝试着按照记忆点向球形舱开启的位置,并将它放置在脚下的木地板上,这件木屋足够大,释放球形舱不会受到阻碍,只是比较拥挤而已。
  
      他避开了躺在地上沉睡的凌奉等人,在那口冒着绿色气泡的大锅旁,将球形舱放下。
  
      下一刻,刚落地的球形舱便已疯长的速度变大,最终还原了本来样貌,够文起自由出入,且舱门在球形舱恢复大小时,竟然自己打开了,像是里面的人亲手打开一般,有些诡异。
  
      迈步想要走入的文起,忽然顿在原地,失声道:“马克里,是你开启的舱门吗?”
  
      文起下意识的呼喊并没得到回应,这让他那紧皱的眉头完全连在了一起,就连中心高高隆起的皮肤也仿佛看不到了。
  
      “马克鲁?”文起再次唤起了长尾猿的名字,但仍是没有回音。
  
      他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向着球形舱内缓步走去,而那一双闪动的目光,凝视着球形舱,向着内部张望起来。
  
      在走到球形舱开启的门前,文起可以清晰地看到舱室内,只见马克鲁已然处在昏睡之中,并没有苏醒,那熟睡的模样像是进入深度睡眠,若不是起伏的胸膛,完全是一具死尸,而且姿势也会让第一眼看来的人这般认为。
  
      见到马鲁克安详地熟睡,文起紧张的心忽然平复下来,这是最好的结果了,至少没有因为空间间隙,以及之前发生的种种影响道球形舱中的马克里。
  
      文起多少是恐惧的,自从罗兰峡谷遇到触须怪,这个没有人样的怪物后,竟是些稀奇古怪的家伙,让他不禁对此恐惧与抵触起来,深怕开启的球形舱中,马克里已然变了模样,到时帮不了自己,反而回想那些丧失自我意识的怪物一样,危害到自己。
  
      “马克里…”文起推了推这个熟睡中的长尾猿,试图想将其唤醒。
  
      他知道马克里的状态与仓室外的凌奉与虫女等人不同,是麻醉药剂与思维意识改造源的结果,所以唤醒它并不是什么难事。
  
      当文起看到沉睡中的马克里,不禁心里一凛,想到当时欺骗马克里的话,竟然在后来虫女的出现变的真实,那就是马克里一行人的举动的确是神秘人所为,并不是德兰祖树的意思,这让文起松了口气,不需要继续撒谎或圆谎,只要虫女醒来,这件事便会顺其自然地解决。
  
      明亮的舱室,文起站在其中,身前是沉睡中的马克里。
  
      文起再三呼唤,不过马克里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他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想到一个通常会用到,或许性质有的的方法,那就是用水浇醒这个死水不起的家伙。
  
      他不敢用这个方法去唤醒凌奉等人,因为他并不清楚凌奉等人现在所处的状况,一起痛苦程度,是否在用水唤醒时,造成他们二次伤害,导致一些永久不可磨灭的病症产生,但马克里不同,消除麻醉药剂的效果最好的便是水。
  
      文起早想到了这里,只是想通过正常的呼唤,将马克里唤醒,却不想用这个方法迫使它苏醒。
  
      而早已准备好的水壶,在文起第一眼见到沉睡中的马克里时,便拿在了手中,就是为了唤醒它准备的,这是文起在离开那片湖泊时,灌满的最后一袋水,具有微弱恢复精神力的功效,是虫女带他来此地之前,沿途休息的地方。
  
      深吸一口气,文起拧开壶塞,将水壶中的水缓缓倒在马克里的脸上。
  
      侧躺这的马克里,睡得正沉,忽然被清凉的水浇在脸上,仿佛生命之泉唤醒了它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每一寸肌肤,全身充满了活力与朝气,意识猛然苏醒,掌控身体的一瞬间,霍地站起身来。
  
      瞬间的腾身而起,将毫无准备的文起,他手中的水壶撞翻了出去,好在文起反应及时,将还未落地的水壶接了回来,重新拿在手中。
  
      不过,突如其来,让文起不由紧张地呼呼喘了两口气。
  
      他手中的水壶,可是现有唯一一袋水,这件小型实验室虽然瓶瓶罐罐比较多,但文起可不认为都是可以食用的水,想要从这里出去,首先确保有水有吃的,有了力气才有出去的希望。
  
      “我这是在哪里,这是哪里?”
  
      就在文起心惊,接住水袋的同时,身旁苏醒后的马鲁克惊惧地看着眼前,不安地大叫起来,“我怎么会在这里,我的同伴,还有……”
  
      声音戛然而止,马克里忽然看到了眼前的文起,脑中像是天崩地裂一般,爆炸起来,那些记忆一股脑地疯狂涌入它的脑海,本来处于迷茫与困惑之中的马克里,一双木然的双眼陡然闪动明亮且熟悉的光彩来。
  
      “文…文…文起…”它想了起来,想起了文起的名字,也想起了之前几人之间发生的事,最终记忆停留在这个球形舱中,直到现在睁开眼,再次见到熟悉的人文起。
  
      马克里不知是该欣喜,还是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