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夜圣妖雨 > 第一百零七章 哀乐起

  吴乘风站起身来,对来宾谢道:“今日是小儿吴擎苍与雨凝雪大婚之日,首先,万分感谢楚言皇子和八公主驾到,愿楚皇万寿无疆!”
  楚言和楚锦颀代表的是楚皇,所以,吴乘风作为臣子,要第一个言谢。
  行了一礼,吴乘风目光转向慕容落染三人,行礼道:“央秦国皇子和公主远道而来,能亲临小儿婚礼现场,真是荣幸之至,特别是辛龙先生,你的到来,让吴家蓬荜生辉!”
  慕容落染拱手道:“吴王不必客气!”
  一旁的辛龙随意的摆了摆手,让在场之人无不惊讶。
  他们多是有身份之人,却不知辛龙到底何人,以至于吴乘风特地言谢,似乎地位还在央秦国皇子之上。
  这一点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夜雨深深皱眉,心中更是隐隐不安,这个辛龙,会不会成为一个不稳定因素?
  “梳玄兄,吴家和雨家很快就是一家人了,你们远道而来辛苦了,今日你我不分主次,皆是吴王府的正主!”
  吴乘风万般的得意,并给足了雨家面子。
  雨梳玄面色喜悦,轻轻点头道:“多谢乘风兄了,吴家盛情,雨家永记,愿两家结永世之好!”
  听闻此言,夜雨恶心的差点吐出来了。
  又将目光转向所有的宾客,吴乘风继续行礼道:“此次能请来二十二位城主、四位将军、七大掌门,还有其他各位好友,吴某荣幸之至!”
  宾客们纷纷回礼,夜雨不禁感慨,吴乘风的面子真是大!
  在楚国除了楚皇,能同时请到这么多城主的,就只有吴乘风了。
  “吉时将至,婚礼开始!”
  答谢完毕,吴乘风一声喝下,婚礼终于开始。
  远处乐队奏起欢乐的音乐,在两排侍女的花雨之下,吴擎苍笑脸盈盈,与新娘拉着同一条红绸慢步走入。
  新娘子凤冠霞帔,头上顶着红盖头,虽然看不清楚模样,但是身姿莹莹,不愧七绝女之名。
  经过客席之时,客人纷纷道喜,吴擎苍也是得意洋洋的一一回应。
  婚礼场上嘈杂无比,可夜雨莫名的两耳清明,似乎能听见有人轻轻的啜泣声,和绝望的叹息声。
  他目光一滞,久久落在红盖遮颜的雨凝雪身上。
  一种极其复杂的感觉在心里纠缠,让他分辨不清。
  圆脸的司仪走到高台中央处,扯着尖利嗓子喊道:“良辰吉日,佳偶天成,请两位新人面对天地台,一拜天地,天长地久!”
  吴擎苍和雨凝雪对着不远处的天地牌位叩首。
  “二拜高堂,感谢父母养育之恩!”
  吴擎苍和雨凝雪对着雨家众人,还有吴乘风纷纷跪拜。
  “夫妻对拜,乾坤交泰鸳鸯比翼!”
  吴擎苍和雨凝雪转身对立而站。
  要是再一拜,可就礼成,这一对新人就是世人认可的夫妻了。
  “动手!”
  就在这关键时刻,夜雨往前探了探身子,在楚锦颀耳边轻声说道。
  楚锦颀翻了个白眼,但还是催动了魂力。
  那些乐人本还演奏着喜庆的音乐,忽然皆是身子一怔,随即停了音乐,反手演奏起一段极其悲伤的哀乐来。
  一直喜庆的婚礼现场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惊讶地落在演奏的乐人身上。
  他们演奏的哀乐,极其的哀婉,让人闻之悲伤,正是人人皆知的殡葬之乐。
  所有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居然有人在吴王世子的婚礼现场演奏哀乐,简直匪夷所思。
  吴乘风的脸难看到了极点,他右手握着拳头,骨节咔咔作响,左眼里的石头咕噜噜的转着。
  雨家之人也是面色极其不悦,纷纷耳语相问。
  只有雨梳玄十分淡定,安静的坐着。
  “这是不是叶雨他朋友做的?简直太刺激了!”
  慕容秋灵小声说道,竟然面露兴奋之色。
  慕容落染点头道:“看来今天会有一场很有趣的戏码!”
  辛龙一直咬着指甲,只是偶尔瞥向愤怒的吴乘风。
  “你们是不是疯了!”
  吴擎苍咬牙切齿,忍将不住,一手扔掉红绸,几个跃步奔到乐人身前,一手卡住了一个吹唢喇之人的脖子。
  那人瞬间清醒过来,惧怕的哀嚎着。
  吴擎苍这才发现这几个人的额头处,似乎都有一丝魂力游荡。
  他爆喝一声,气浪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将其他乐人吹倒在地。
  霎时,他们额头上的那一丝魂力皆是散去,全部醒了过来,茫然的不知所措。
  “将他们全部拉下去,给我剁了喂狗!”
  吴擎苍恶狠狠的大声喊道,冲出来数个护卫,将惊惧求饶的乐人们拉走了。
  站在贵宾席的吴乘风,双眼扫看一圈,随即意味深长的说道:“我不管今日是何人做下这恶事,我吴乘风在此立誓,必定将其碎尸万段!”
  眼看游戏已经到了第一个高潮处,夜雨这个主角终于从高台上慢慢走了下来。
  他冷嘲热讽的说道:“吴家人果然嚣张啊,不但随意杀人,更是随意的恐吓他人,当真是一群畜生啊!”
  所有人的目光皆是落在夜雨身上,只见他闲庭信步的走下高台,来到演武场中央处。
  “是你!”
  吴擎苍冷冷的吐出两个字,他已经从声音听出来人是谁。
  雨梦阳也是一惊,不经意的喊了一声“糟了!”
  而红头盖下的雨凝雪,也是识得这个声音,她浑身一颤,心跳的快了几分。
  “看来吴世子记性不错,没忘了我!”
  夜雨扯下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真容。
  吴擎苍强忍着怒气,看向楚言,极不友好的说道:“楚言皇子,此人是你的护卫,你当真放任他如此肆意妄为下去吗?”
  楚言虽然年纪小,但很是沉稳,说道:“此次前来参加婚礼,也没有带什么礼物,此人是我的朋友,善于讲故事,今日讲一个背信弃义还有阴狠毒辣的故事给大家听,全当我的礼物了!”
  “你......”
  吴乘风知道,这件事必然蓄谋已久,而且必定是楚皇撑腰。
  他哪能给夜雨再说话的机会,一挥手道:“给我将他拖下去,乱棍打死!”
  这话说的很霸气,完全藐视楚言的存在。
  又冲出来几个护卫,冲向夜雨。
  却见夜雨冷笑道:“怎么?这么害怕,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的故事可是很精彩呢,谁要是阻拦我讲故事,那就是死!”
  他催动魂力,霸气的右手一挥,径直从灵戒里甩出早已经布好的阵法,雪龙死域!
  阵法落地,法纹氤氲的能量四溢而去,径直扩散到演武场的边缘还不停止。
  法阵的控制范围,就是法纹能量氤氲的范围,吴家的演武场已经足够的大,这也侧面衬托出夜雨所布法阵的强大之处。。
  除了范围广,法阵能量氤氲之地,顿时寒气四起冷风凛冽。
  更是乌云裂天,竟纷落的飘起雪花来,所有人似乎一瞬间跌入冰窖,无不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