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夜圣妖雨 > 第一百零一章 可怕的吴乘风

  喷炎尖甲兽一冲出湖面,径直往已经烧毁的柴房而去。
  救火的下人们顿时惊慌失措四处逃窜,躲避魔兽!
  吴擎苍看着头顶的庞然大物也是皱眉,将楚锦颀往地上一扔,快速的闪开了身子。
  喷炎尖甲兽刚一落地,就张开嘴巴,瞄准站在远处的吴擎苍,喷出一口火岩浆。
  “怎么回事?喷炎尖甲兽是针对我的!”
  来不及多想,吴擎苍快速开启自己的兽血沸腾状态,化成狼形,速度加快许多,躲开了攻击。
  火岩浆贴着地面炸裂开来,四处激荡,一片狼藉。
  六甲护卫落在吴擎苍身侧,其中一人道:“少主人,喷炎尖甲兽是主人饲养的魔兽,此时已经发狂,以它的破坏力,让它肆意妄为下去,可能将整个吴王府毁了!”
  “还用你说!”
  吴擎苍一怒,随手一个耳光打在那人脸上。
  他看着肆虐的喷炎尖甲兽,无法理解的说道:“公主莫名其妙的驾到,柴房莫名其妙的起火,喷炎尖甲兽莫名其妙的发狂,这些难道真的是巧合?”
  就在此时,两个拖着长尾之人落在吴擎苍身旁。
  其中男子说道:“怎么回事?出去偷了个腥,回来这副模样了!”
  女子推了一下男子道:“偷腥是偷情,我们是吃人去了,可不是乱搞那女关系!”
  “行了,你俩别吵吵了,快去看看关的那个人怎样了?要是他跑了,可就是大事了,父亲回来,你们知道后果!”吴擎苍提醒道。
  两人这才正经几分,点头离开,往人工湖去了。
  喷炎尖甲兽肆意的破坏着,却始终没有离开柴房的位置。
  因为这可是夜雨交代的,制造混乱,救出楚锦颀。
  他实在没想到,刚随喷炎尖甲兽出来,会看到吴擎苍制住了楚锦颀。
  “快跟我趁乱走!”
  逃离吴擎苍恶爪的楚锦颀拼命的咳嗽,却被一个人拉起手臂。
  “你害死我了,你害死我了,呜啊!”
  当她看清来人时,委屈的哇哇大哭,一手拼命的在夜雨胸口捶打。
  夜雨笑道:“好了,我这不来救你了么,谁让我们是面具侠侣呢!”
  楚锦颀破涕而笑,又是狠狠给了夜雨一拳。
  吴王府已然大乱,根本没有人发现夜雨三人,他们轻松的跃出吴王府的高墙。
  楚锦颀这才发现还有一人,指着安阳道:“这是谁啊?”
  安阳瞥了一眼楚锦颀,压根没有理楚锦颀的意思。
  被无视的楚锦颀顿时一怒,骂道:“你个胡子怪物,敢如此怠慢本公主!”
  听到公主二字,安阳眼神有神几分,问道:“你可是阜南国的公主?”
  此人要是阜南国的公主,那就是楚流曦的妹妹了。
  “废话,这里是阜南国,还有哪的公主?”楚锦颀瞪着安阳说道。
  安阳态度转了一百八十度,笑道:“刚才不是安阳自视甚高,只是......原因复杂,此后再讲,请公主见谅!”
  “切!”
  楚锦颀冷哼一声,不再理他。
  不知何时,夜雨已经趴在墙头上,幸灾乐祸的看着吴王府的一切。
  他笑道:“这个喷炎尖甲兽,简直是在放烟花呢,漂亮啊!”
  魔兽的等阶虽然有时候决定了他们的实力,可是,谁都不敢否认,任何魔兽的毁坏力都是顶级的。
  而且虽说二阶魔兽衍通之上的修为就能对付,可是那样的对付并不意味着能制止魔兽的破坏,或者说是杀死魔兽。
  那是因为魔兽没有智慧,空有巨大的身形和强大的毁坏力。
  要是魔兽有智慧,实力起码提升一两个等阶。
  所以,一时半会,吴王府的人也拿这只魔兽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安阳和楚锦颀也是爬上墙头,看着混乱的吴王府,楚锦颀一个劲的鼓掌,终于出了口恶气。
  而安阳也是笑道:“这只魔兽是吴乘风养的,这也算是他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三人看的正高兴,却见混乱的吴王府众人皆是往一个方向围去。
  “吴乘风回来了......”
  安阳双目一瞪,忽然开口。
  ......
  ......
  吴擎苍奋力的阻击喷炎尖甲兽,却收效甚微。
  喷炎尖甲兽的背壳坚硬无比,关键时刻就将整个身子像乌龟一样缩进去,让所有的攻击化为泡影。
  而它的火岩浆攻击又是无以阻挡,小半个吴王府都遭受损毁。
  “多少年了,还是如此废物,这点简单的事都处理不好!”
  传来一个声音,让吴擎苍浑身一颤。
  他忙是恭敬的弯着身子,仰头瞥向一个很是霸气之人。
  此人身穿一身黑色的长袍,拖在地上,整个人雄姿挺拔,颇有威武之气。
  而他的左眼之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一直开到嘴边的嘴角,左眼的眼珠子无神阴鸷,咕噜噜的转着。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吴王吴乘风。
  他从儿子身边无视的走过,一步步的走向发狂的喷炎尖甲兽。
  还在破坏的喷炎尖甲兽忽地发现了吴乘风,径直呆在原地,不敢动弹了。
  “你这个畜生,我养了你十年,你怎敢如此放肆!”
  一道短芒飞空而去,划破天际,看似朴实无华,却直接将喷炎尖甲兽整个身子从中间割开了。
  “嗷~”
  一声哀嚎,喷炎尖甲兽分成两半,残破的身躯分倒在两边,血肉一地。
  “这......”
  趴在墙头的三人,看到这一幕后,皆是被震惊了。
  强大的二阶魔兽喷炎尖甲兽,号称拥有强大的防御之力,竟然一招之下就被吴乘风杀死了。
  不仅如此,还是硬生生的被切成了两半。
  这等实力,简直骇人听闻。
  吃惊之余,夜雨更是兴奋,吴乘风使用的必定是刃极之物乌金飞刀的强大力量。
  乌金飞刀不愧其名,简直可怕到了极点。
  “我们快走,去皇宫!”
  看到这一幕后,已然不可多留,以免生出变数。
  三人趁着月色遁走而去......
  吴擎苍浑身打颤,他这一辈子最害怕之人,莫过于自己的父亲吴乘风了。
  吴乘风一旦发起狠来,简直六亲不认无比狠辣。
  “我就几天不在,你就将家里搞成这个样子,大婚在即,是想让整个郢都之人都来嘲笑我们吴王府吗?”
  吴乘风厉声呵斥,一脚将吴擎苍踹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去湖底探查的男女蝎妖来到吴乘风身边,男子对吴乘风道:“启禀吴王,在湖底密室没有发现可疑之处,只有一滩血迹,应该是我弟弟的,我弟弟和那个囚犯好像被魔兽吃掉了,看来此次事件是魔兽发狂所致!”。
  “去,在魔兽肚子里找一找,验证你所说,找到你弟弟和安阳的尸骨!”
  吴乘风双手背后,深沉的看着人工湖......